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34章 微妙的四人关系

第234章 微妙的四人关系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其实刚刚在封立昕说出那句‘雪落,你误会了,其实你跟我之间’的话时,封行朗是来得及阻止封立昕继续说下去的。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可当时的封行朗却没有阻止!

    他的目光,一直落在雪落那微带怨怒的小脸上。

    如果,大哥封立昕说出了真相,封行朗觉得自己应该是会承认的。女人怨怒的小表情,似乎触疼了他。

    可接下来的一切,却似乎带上了戏剧性!

    因为封立昕最终还是选择了隐瞒,并没有继续说下去。

    雪落也因此失去了一次她得知真相的权利!

    大哥封立昕的为人,封行朗是清楚的。

    为了蓝悠悠这个曾经狠狠伤害过他的妖女人,封立昕却选择了沉默。换句话说,大哥封立昕已经深爱这个女人到不可救药。

    何时才能将蓝悠悠这颗毒瘤从大哥封立昕的身上剥离开来呢?

    封行朗一直在等待这个时机,也寻觅着更多的方法。只是现在,目前,还必须用这个女人来维系封立昕的生命,至少也要等他动身去做进一步的植皮手术之后。

    据说现在还有了更先进的激光治疗:可以蒸发疤痕组织,能让后长的畸形皮肤变得平整顺滑,从很大程度上减轻患者的痛苦。

    封行朗朝怨怒盯看着自己的雪落走近过去。

    雪落却本能的后退。这男人该不会是想当着他哥的面儿轻薄她这个嫂子吧?

    如果真是那样,到也好!如果连这样他封立昕这个丈夫都不阻止的话,至少可以让雪落看清楚这封氏两兄弟的嘴脸。

    于是,雪落停止了后退,就这么视死如归的盯看着朝自己走近的封行朗。

    “怎么回来了?是因为学校的伙食不好么?”

    封行朗的声音一下子放柔了许多。这让雪落突然变很不适应;他探手过来习惯性的想触抚雪落柔顺的长发,可手举到了半空,却还是放了下去。

    似乎发现,这蓝悠悠一个女人都这么难搞了,再添上个林雪落这个小白甜,这封家的日子想不闹腾都不行了!

    “封行朗,你这么关心林雪落,你哥会吃醋的。”

    蓝悠悠实在受不了封行朗对林雪落的柔情蜜意。她恨不得将林雪落直接给丢出去。

    “我也很关心你蓝悠悠啊,可也没见我哥吃醋呢!”

    封行朗温敦着声音。听起来还算柔和,但入耳却阴沉沉的。带着似有似无的愠怒。

    或许是刚刚封行朗这亲爸的话太过温柔了,肚子里的小乖一个不淡定,雪落便感觉到胃里的胃液又开始四下的上涌下翻起来。

    要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呕吐出来,就凭安婶的火眼金睛,一眼便能瞄出她林雪落这是害喜的症状。那上回自己好不容易用一大包的大姨妈巾糊弄过了安婶,岂不是要功亏一篑了!

    雪落二话没说,径直朝洗手间一路小跑了过去。

    给众人的感觉就是:她难过了,她伤心了,跑去洗手间哭鼻子去了!

    还哭什么啊,雪落吐都来不及!即便要哭,也是吐得让她想哭。

    雪落将洗手间的门关了个严严实实,一边拧开水龙头掩盖呕吐声,一边已经撕心裂肺般的开吐了起来。

    什么肝、胆、脾、胰、肾,都快被她给呕出来了。难过得雪落两眼泪水连连的。

    雪落瘫在了地砖上,整个人都软塌塌的,提不起一丝的气力。

    虽说肚子里这小东西把她闹腾得够呛,但雪落抚上它的那一刻,心头却是满满的温馨。

    这是她林雪落唯一独自拥有的宝贝,也就更加坚定她想生下小乖的信念!

    ******

    封家客厅里,因为雪落的‘伤心’离开,而显得有些沉寂。

    林雪落这个傻白甜突然住回封家来,封行朗不得不将这一异常的现象跟蓝悠悠联系在一起。

    蓝悠悠的目光一直在封行朗的身上游离着:她很想看清楚这个男人的内心世界!

    是不是正如林雪落那个白莲花所说的那样,封行朗跟她的爱昧,都源于这个男人主动的沟引。

    “行朗,你干嘛又要凶雪落啊?”

    封立昕是愧疚的。因为雪落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姑娘。善良,温婉,并不是个对封家有不良企图的拜金女。

    其实封立昕也看得出,雪落对封行朗有了感情。很纯粹的男女感情,不带任何物质上的污浊。

    继续让这个干净纯粹的女人受委屈下去,封立昕着实于心不忍。

    “哥,您哪只耳朵听到我凶她了?刚刚明明是她林雪落一直在吼我!”

    封行朗邪意着自己腔腔,维持着静观其变的神态。

    看样子,蓝悠悠这个歹毒的女人,竟然也狠狠的愚蠢上了一回!竟然没能嗅出事情的真相来!这到是让封行朗有些大跌眼镜!

    这一刻的四人关系,是微妙的。

    “好了行朗,雪落应该是伤到心了,你去洗手间安慰她几句吧。”

    封立昕的脾气向来温润。虽说偏袒心爱的女人蓝悠悠,但他也见不得雪落独自锁在洗手间里伤心难过。

    “封立昕,你让一个小叔子去洗手间里安慰自己的嫂子,这怕是不合适吧?”

    蓝悠悠最讨厌的,莫过于要封行朗去接近别的女人了!更何况这个女人还是他的嫂子。

    “我去,我去!”

    安婶接过话,连忙朝洗手间一路小跑了过去。

    这大少爷都没肯说出事实的真相,安婶和莫管家做为家仆,就更不会对主子们的事说三道四了。

    至于金医师,他眼里除了封立昕的病况,就再无其它了。尤其是这个女人之间的斗争,他向来是视而不见的。

    年青人嘛,闹腾的就是过剩的荷尔蒙!

    “悠悠,其实我跟雪落的关系,并不像你想的那样……”

    见蓝悠悠误会了自己,而且还在言语中带上了不满,封立昕连忙开口急切的想解释什么。

    “咳咳。”

    封行朗的轻咳声在此时传来,不知是故意的,还是有意的。

    又或者他只是在提醒大哥封立昕:他们两兄弟之间今早刚刚达成的协议。

    “行了封立昕,你不用解释了!我都知道的。”蓝悠悠不耐烦一句。

    封行朗微怔。

    封立昕也是诧异,“悠悠,你都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