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30章 雪落觉得自己心机好重!

第230章 雪落觉得自己心机好重!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仇恨容易让人蒙蔽双眼,爱情也一样!

    虽然封立昕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不至于做出伤害雪落的事儿,但他却不得不默认了弟弟封行朗的所作所为。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无疑,这也是对雪落的一种间接伤害!

    封立昕当然也想过让安婶,或是莫管家跟雪落去提及,但又担心封行朗会迁怒于他们。

    看来自己只能另寻一个适合的机会,去跟雪落说明这一切!让她不再饱受道德的困扰。

    正如封行朗所预料的那样:叶时年把蓝悠悠给跟丢了!

    只是过了一趟洗手间,叶时年明明等在女洗手间的门外,可还是让蓝悠悠给逃离了。

    “朗哥,蓝悠悠逃跑了!”

    这女厕所也闯了,整个商场也兜了一圈儿,叶时年最终还是没能找到蓝悠悠。

    像爬空调外机这种技术活儿,蓝悠悠在十岁的时候就练就得炉火纯青。想想一个戒备森严的佩特堡都没能困得住她,便何况这么个大商场呢!

    幸好,还有丛刚这个黄雀在后!

    其实叶时年是封行朗派来故意跟丢蓝悠悠的。目的就是为了蓝悠悠逃跑去找那条大鱼。

    丛刚擅长跟踪这种技巧。

    对于丛刚,其实封行朗了解得并不是很多。从唐人街捡回丛刚之后,他便一直跟着封行朗。

    就连丛刚这个名字,也是封行朗给起的。这是他在香港的新身份。

    在封行朗的认知里,丛刚一直都是个很无趣的人。

    沉默寡言,死板的生活,如一潭死水一样。

    在封行朗和封立昕两兄弟出事之际,丛刚刚好被封行朗派去护送一批储备黄金去澳门。

    如果当时有丛刚在,封行朗可以肯定:被大火烧伤的绝对不会是大哥封立昕。

    并不是说严邦当时贪生怕死了。他接到一个神秘电话赶过去救封氏两兄弟时,封立昕和封行朗都已经受了伤。除了要手动打开逃生的闸门,外面还有一个沉重的铸铁门需要有足够的力气打开。

    当时的严邦很果断。毫不犹豫的从封家两兄弟之间选择了封行朗!

    多年之后封行朗才知道:严邦之所以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带着他逃离,还有其它的原因。

    ******

    中午,雪落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去食堂吃午饭了。

    因为袁朵朵今天中午不在,第四堂课的时候,好像被一条短信给叫走了。而且还是从后门开溜的。

    雪落总结出了一个规律:吃饱饱后,只要不开口说话,不让嘴巴灌风,一般情况下都不会吐出来的;二般情况下就难说了。

    宿舍公寓的门前,雪落刚刚拿出口袋里的钥匙准备开门,却发现门只是虚掩着。

    难道袁朵朵已经先回宿舍了?也不知道她吃过午饭了没有,早知道就帮她打包点儿饭菜带回来了。

    “朵朵……”

    当雪落把宿舍门推开的那一瞬间,她着实惊愕住了。

    宿舍里的确坐着一个人,但却不是袁朵朵。

    “蓝悠悠?你怎么会在这儿?”

    在看到蓝悠悠的那瞬间,雪落是心生畏惧的。不知道为何,她总觉得蓝悠悠看她的时候,带上了浓浓的杀气!

    对!就是那种赤倮倮的杀气!

    如果目光能杀人,雪落觉得自己已经见上帝去了!

    更让雪落惊悚的是:蓝悠悠竟然直接进来了她的宿舍里!她又是怎么进来的呢?

    “林雪落,你嫁给了封立昕,却又做着沟引封行朗的勾当,你就不觉得脸红吗?”

    蓝悠悠冷生生的话随后传来,带着兴师问罪的凌厉。

    雪落的确很脸红,而且背负着深深的道德负罪感。

    但在蓝悠悠责问自己的这一刻,雪落决定守口如瓶,来个死不承认。

    “我没有沟引封行朗!是他一味的在试探我对他大哥的忠诚!既然你爱封行朗,就麻烦你看紧他!我也好落得清净!”

    本能的,几乎是条件反射的,雪落在面对蓝悠悠时,第一反应就是要保护自己,保护自己肚子里的小乖。

    因为蓝悠悠盯向她的目光,实在是太不友好了。甚至于有种在一秒就会把她给弄死的腾腾杀气。

    不知道是肚子里的小乖刺激了她的机智,还是情敌当前的本能反应,总之,雪落在这一刻变得伶牙俐齿了起来。

    她把所有的黑锅一股脑的都往封行朗一个人身上推。

    因为雪落知道,蓝悠悠深爱着封行朗,铁定不会把那个男人怎么样。

    再说了,自己也没有摸黑他封行朗啊!假扮他哥欺骗她的感情,简直就是罄竹难书。

    蓝悠悠是信的。

    她相信封行朗会做出试探林雪落对他大哥是不是忠诚的事情来!因为封行朗现在俨然就是个‘兄奴’,为了他大哥,他又有什么事儿做不出来呢!

    “你跟他上过庥了吗?”蓝悠悠再问。

    似乎这个问题,蓝悠悠不止一次的问过雪落了。

    “差点儿就被他得逞了!或许是他顾及我是他嫂子,是他大哥的女人,最终还是放过了我!”

    雪落真想咬了自己的舌头。自己竟然违心的在帮那个恶劣男人说好话?

    从一开始,自己嫁进封家的那一刻,他有过一丁点儿尊重过她这个嫂子么?还不是想羞辱就羞辱,想扛着走就绝对不会拉走着么?

    “这么说来……你对封行朗没意思啰?”

    蓝悠悠阴飕飕的追问。

    要是说自己对封行朗一丁点儿意思都没有,这女人会信吗?

    “我好像记得跟你说过,我喜欢阳光开朗的,明媚得像晨曦一样的男人!”

    随后,不等蓝悠悠作答什么,雪落又机智的反问一声,“其实,你不用这么对自己没信心的!”

    这句话,似乎有一针见血的功效!

    蓝悠悠明显的震颤了一下:是自己太没信心了吗?好像真是这样!

    不然自己也不会对一个处处都不如自己的女人产生这么大的恐慌和敌意。

    “蓝悠悠,你跟封行朗之间最大的障碍,就是封立昕!只有封立昕能恢复健康,封行朗或许才能慢慢的接受你!”

    即便被封行朗欺骗戏耍成这样,雪落心中还是顾全着封家的大局:一切以封立昕的身体健康为重!

    “要不然,即便封行朗内心有多么的爱你,他也无法接受你!”

    雪落突然觉得,自己心机好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