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27章 现在的小姑娘不好哄呢!

第227章 现在的小姑娘不好哄呢!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看着女人一脸烫红的小脸,封行朗的俊脸上满是玩味的邪气笑意。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你这害羞的模样,真让人看着想狠狠的柔躏!”

    封行朗没有刻意去遮掩自己的体魄,偶尔他也会如此放任自己的身体。只是今天多了一个看客。“封行朗,你能先把衣服穿上吗?”

    雪落实在受不了这般跟男人坦诚相待。虽说不是第一次见他这般不着寸丝,但雪落就得羞于抬眸看他,哪怕是一眼。

    休息室的门外,传来两声轻浅的叩门声,不会惊扰到里面的人,却又能起到提醒作用。

    “进来。”封行朗沉声应。

    什么?进来?这男人一丝不缕的,就让外面的人进来么?

    在雪落的惊讶状中,门被打了开来,可又随即自动关上。

    进来的女人雪落认识,是封行朗的秘书之一,nina。至于有没有更深层次的关系,或许只有他们两人自己心里知道。

    从男人能这么一缕不着的就这么坦然面对进来的nina,便可想而知,他们之间的关系非同一般。

    而封行朗呢,似乎对nina的存在毫无一丁点儿的害羞感。

    或许在这个男人的眼里,被女人看光自己的身体,是一件很习以为常的事儿。

    雪落记得当初在封家的时候,明明这个男人知道门外的是她林雪落,可当她进来的时候,他也是这么不遮不掩的。

    这男人是爆露狂么?

    “封总早安。封太太早安。”

    nina更加的大方得体。在看到封行朗的赤身时,丝毫没有作何的羞涩之意,言行举止无波无澜。

    真是两个大奇葩人物啊!

    说实话,这一刻的雪落,羞愧得简直要遁地而逃。她真的没想到封行朗竟然可以如此不知羞耻的就将一个陌生人放了进来。

    好吧,或许在雪落看来,nina的确是个陌生人;但这个nina跟封行朗的关系,说不定已经好成一个人的地步。

    一声‘封太太早安’让雪落浑身都笼罩在了深深的负罪感里。

    封立昕的太太,却出现在了他弟弟封行朗的休息室里。而且男人还是这副一丝也不着的不要脸不要皮的模样。

    雪落觉得自己今后不戴上面具,怕真的是没法子出门了!

    她深深的低垂着头,以减少自己的存在感。她都快无地自容了。

    nina先从衣橱里拿出一件睡袍来,披在了封行朗的肩膀上。

    目光从封行朗的某处一扫而过,轻浅的调侃道:“封总,您昨晚没办事儿呢?”

    女人的目光何其犀利,只是浅扫一眼,她便被看出封行朗跟林雪落昨天晚上并没有做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亲密事儿。

    “这你也能看出来?”封行朗似无奈的调侃一声,“现在的小姑娘不好哄呢!”

    “怎么没霸王硬上弓啊?还真少见你这么怜香惜玉的。”

    那个叫nina的女人风情一笑,柔情且似水的将封行朗腰际的带子束好。

    “你这么说,封太太会误会的!”封行朗意味深长的若有所指。

    简直就把她林雪落当成了透明人啊!竟然当着她的面儿,聊这么霸气且脸红心跳的段子?

    雪落不想多想都不行。这nina对封行朗也太了解了吧?

    从工作,一直了解到了身体!

    “封太太,这是封总让我给您准备的衣服,您试试吧。我相信封总的眼力,这身衣服你肯定合身!都洗烘过了,您就放心穿吧。”

    等忙完了封行朗后,nina才将带进来的精致纸袋送至雪落的面前。

    这衣服是给自己的?雪落怔了一下,本能的伸手接了过来。有女人的衣服那最好了,总比自己穿着这身不伦不类的男式睡袍出门强上很多了。

    “谢谢。”虽说羞得没脸见人,但雪落还是感激一声。

    “不谢。”nina职业的微笑。

    “封总,您跟封太太的早餐,已经准备好了。是给您送进来呢?还去吧台用餐?”

    “送进来。”封行朗哼应。

    想来女人也不会大方到能跟他一起去吧台用餐。

    “对了封总,叶助理8点会到。”

    “嗯。”

    ******

    质地柔软的及腰羊毛开衫,休闲又舒适的哈伦裤,连上下的小内都刚刚合身,雪落真的很喜欢这身衣服。

    不似职业女装那么干练古板,又不像学生装那么稚气,休闲又舒适。

    “nina的眼光不错,这身衣服很适合你。”

    等雪落穿好衣服之后,封行朗才绅士的走进更衣室里,温情的张开双臂,从身后环过雪落的腰。

    雪落本能的想避让,可却扯不开男人那铁钳似的双臂。他总是这样,用蛮力禁锢她的反抗。

    “那个nina,也挺适合你的。”

    不知为何,雪落脱口而出了这句涩意的话来。所谓‘适合’,当然是另有所指。

    “我可没重口味儿到那种程度!”

    “消受不了!”封行朗又补上一句。

    “还有什么女人,是你封行朗消受不了的?”雪落挖苦一声。

    “我还真没那方面的嗜好!”封行朗在雪落的脸颊上浅啄了一口。

    “封行朗,你不装会死吗?她都对你了如指掌成那样了……”

    雪落实在没好意思说:你封二公子的那家伙,也没少被nina看光吧?还好意思在她面前装纯?

    “她跟我一样,也有上那么一根!我还真没想过要消受她!”

    封行朗将下巴搁在雪落的肩膀上,用略带胡须的嘴唇亲蹭着她的脸颊,享受着她的细滑。

    也有过那么一根?这是什么意思啊?

    难道……难道nina是男人?可她明明就是女人的样子啊!

    “nina她……她……她是变……变姓人?还是人妖?”雪落惊讶的问道。

    “别说得那么难听!她是两姓人,天生的!其实准确的说,应该叫双姓发育畸形。”

    “天生的?”雪落惊愕到了。

    “她很努力。工作认真,很忠诚。所以我一直留着她”

    “可……可我明明看着她……她就是个女人啊!就连说话的声音,也是女人的那种娇柔,根本就看不出来她有一丁点儿男人的痕迹啊!”

    “你扒了她的裙子就知道了!这事儿叶时年干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