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25章 她在我的怀里

第225章 她在我的怀里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可男人那浮魅不羁的模样,哪像是要还她针织衫啊!这个男人实在是太可恶了!

    意识到男人的目前已经在自己的细软上注视了好久,雪落才本能的用双臂环住了自己的前身,将自己的曲线遮掩了起来。

    “封行朗,你不这么捉弄我会死吗?”雪落怒目瞪他。

    本以为男人只会专注着跟别人打电话,却没想他竟然能一心二用,把她的逃跑路线尽收眼底。然后在不动声色的情况下,再将她捉弄得想一头撞死。

    “死到不至于!但至少你能增加我的乐趣,不至于一个人太寂寞难耐。”

    没想到封行朗的话会如此的坦诚。听起来挺像那么回事儿的。真切的表达了他捉弄雪落的目的所在。并不避讳,亦不掩饰。

    雪落还想跟封行朗理论什么时,她手包里的手机也跟着突然作响了起来。

    愤恨的瞪了男人一眼,雪落才一手环在前身,一手从包包里把手机拿了出来。电话是袁朵朵打来的,算时间她应该已经回到了宿舍里。

    刚一接通,就传来袁朵朵那火冒三千丈的怒吼声,“林雪落,你死到哪里去了?让你先回来打扫宿舍的,你又去哪里逍遥快活去了?”

    那声音,着实震颤着雪落的耳膜。她本能的将手机拿离开耳际一些,才不至于被袁朵朵那杀伤力极强的穿透声给震刺到。

    “对不起啊朵朵……”

    雪落道歉的话还没说完,手中的手机便被封行朗一把夺了过去。

    “她正在我怀里逍遥且快活着呢!宿舍里的卫生,就麻烦袁小姐你了。日后谢上。”

    封行朗绅士着磁性之极的声音,怎么听怎么舒服。尤其是在情窦初开的少女面前,就更显魅力。

    “啊……雪落跟封先生您在一起呢?”

    袁朵朵似乎惊讶了一下,随后连忙善解人意道:“那就祝你们玩得逍遥,玩得快乐!”

    等雪落夺回手机时,那头的袁朵朵已经把电话给掐断了。

    好吧,刚刚的那个叶时年,现在的袁朵朵,都知道她林雪落跟跟这个恶劣得没人性的男人在一起。

    并快活着!

    雪落真不知道自己明天拿什么脸去面对袁朵朵!自己一个劲儿的在她面前想撇清自己跟封行朗的关系,现在好了,封行朗这一个电话,直接回到了三十年前!

    任凭她林雪落张上多少张嘴巴,估计也说不清自己跟封行朗这个恶魔男人的关系了吧!

    见女人情绪低落的默着,封行朗微微浅叹一声,“乖点儿,今晚不碰你。”

    这话,怎么这么耳熟啊?好像某个不堪回首的晚上,这个满嘴跑火车的男人也这么说过。

    结果呢?还不是被他折腾得要散架!

    雪落才不相信这个男人的鬼话连篇呢!

    可自己现在该怎么办呢?穿成这样下车奔跑?还是跟封行朗拼命,从他手里夺回自己的针织衫?

    雪落不想再做任何徒劳的反抗!如果男人不想放过她,她能想出一百种逃跑的方式,他就能用上一千种的强势方式来压迫她!

    针织衫已经被男人撕开了一条口子,俨然已经不能正常的穿上身了。男人将身上的西服外套脱了下来,抛盖在了雪落的身上。

    “披上吧,别凉着。”

    男人体贴入微的将车里的温度上调了一些。暖意聚拢过来,却化不开雪落心头屈辱感。

    这男人一会儿人,一会儿鬼的,实在是太难让人琢磨了。

    或许是跟封行朗折腾够久累坏了,或许是跑车里的温度暖温又舒适,一直默着的雪落,竟然慢慢的就进了梦乡。

    跑车停在了gk集团的地下停车场里。看着副驾驶上睡熟的女人,封行朗深深的凝视了女人一会儿,良久才微微的轻叹一声。

    自己陪这个女人闹腾了这么久,最后就以这个结局告终?

    睡没睡成不说,还要伺候这个睡得跟小憨猫儿似的女人!

    封行朗下了车,小心翼翼的将女人从副驾驶上捞抱进自己的怀里,打横着将她稳稳的托抱住。

    因为这半年多来已经习惯于照顾病重的封立昕,封行朗的动作细腻又温情,似乎没有惊动到酣睡中的女人。

    一路抱着憨态的睡美人,封行朗稳健着步伐朝gk顶层的总裁休息室走去。

    他当然也想跟怀中的女人缠绵再悱恻一番,但一系列迫在眉睫的事儿纠缠着他,让他很难放松心境来愉悦自己。

    ******

    顶层办公室里,封行朗临窗而立,站得挺拔。

    因为准确着给封立昕做植皮手术,他的一身皮肤保养得极好,饱弹而紧绷,淡蜜色的肌肤,漂亮流畅的肌肉线条,结实而匀称的身材散发出成熟男人特有的健壮美。

    在暗淡的灯光下,染出淡淡的光晕。

    清冽的五官中带着一抹戾气,帅气中又染着一抹邪意!

    封行朗的指夹着一根烟,时不时的送至唇边吸吞着,优雅之至。

    居高临下的绚丽夜景,并没能进入封行朗深邃肃然的眼底。脑海里浮现的,却是那张清秀且纯净的小脸,很干净。没有过多的浓妆艳抹,清澈的眸子,长长的睫毛,一张时不时咬上他一口的小嘴,恬美得如一首抒情诗。

    封行朗微眯上眼眸:自己这是怎么了,女人就在休息室里躺着呢,自己要是真想睡她,进去就是了!

    可似乎今晚的封行朗并不想这么去做。

    半个小时后,封行朗有了一个周密的,引蛇出洞的计划!

    自己在明处,那条大鱼却在暗处,一味的防守,只能将自己跟大哥封立昕的境地越逼越局促。

    也许在这一刻,最好的防守,就是主动出击了。

    既然突破口在蓝悠悠身上,那就从她开始下手。

    其实封行朗一直怀疑这条大鱼跟蓝悠悠的关系。连那个意大利的赌徒,他们都能从叶时年的眼皮子底下捞走,更何况一个半自由的蓝悠悠呢!想从封家捞走她,岂不是更容易?

    ***

    雪落是从一个暖意融融的好梦里醒来的。

    以为只是个梦,扭动半睡半醒中的四肢,却发现这样的温实怀抱一起都在。

    “别乱动!晨起难受着呢!”是封行朗磁性慵懒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