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24章 他又不是酸奶!

第224章 他又不是酸奶!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其实用武力,他封行朗也完全能摆平这三个多管闲事的愣头青;但能用三言两语就解决的事,为什么要使用暴力呢?

    他封行朗可是文明人!

    再说了,力气留着一会儿惩罚这个不听话的女人,岂不是更有价值,更有意义!

    “不,不是的!你们别听他胡说八道!我跟本就不认识他!他是个坏人,他想绑架我,他想对我图谋不轨!你们快救救我啊……”

    雪落拼命的想解释,可发现自己的解释却如此的苍白无力。 因为那三个年青人似乎挺相信封行朗所说的话。

    衣冠楚楚,且丰神俊朗的封行朗,此时此刻俨然一副绅士的模样。很有欺骗性!

    “啊……封行朗你干什么啊?!”

    还没等雪落把话说完,封行朗便使坏的在她的翘臀上重重的拿捏了一把。刺激得雪落立刻失声尖叫出来。

    “你们听清楚了吧,这个女人刚刚喊我名字的时候,是多么的流利!所以说,她说她不认识我,完全是在撒谎!”

    “行了老婆,等我把跑车卖了,就给你换个更大的钻石戒指。别跟我再闹了,乖!”

    封行朗这一捏,再配套上这番话,三个愣头青已经完全相信了只是这个女人为了面子在闹腾自己的老公。不由得开始同情起了封行朗来。

    再一次的用事实证明,在封行朗的面前,她林雪落的道行实在是太浅太浅了!浅到只能被这个恶劣的男人玩戏于股掌之间。

    六目睽睽之下,雪落就这么被男人扛上了肩膀,又甩进了跑车里。动作一气呵成,已经练就得十分的娴熟。

    “封行朗,你别太欺人太甚了!”

    雪落连哭都哭不出来眼泪了。根本就没脸在这个男人面前哭。体力不如这个男人也就罢了,连脑子也没这个男人好使。关键连女人擅长的斗嘴,也败阵了下来。

    “欺你又怎么样,你咬我啊?”封行朗快速且优雅的钻身进来,将内锁径直锁上,“当然了,如果你想咬我,我还是欢迎的!不过最好得温柔点儿!”

    没等雪落脸庞上羞出的俏红化开,男人更让人脸红心跳的话接踵而至。“不过那个地方,还是别咬了,用嘬的比较好!你不是挺喜欢嘬我的嘛!”

    “……”雪落想死。

    自己哪里是喜欢嘬他啊?上一回,还不是为了拆穿他封行朗假扮封立昕欺骗她的把戏,所以才会在他的舌尖上咬了一口做记号,然后才用嘬他的方式揭穿的么?

    从男人嘴巴里说出来,却成了自己喜欢嘬他?他又不是酸奶!

    “封行朗,你能正经点儿么?我还要回宿舍打扫卫生呢!再不回去,公寓楼就要熄灯了。”

    雪落实在没脸跟封行朗继续那些让人脸红心跳的话题。便只能循循善诱的言归正传。

    “丢下胃疼的我,你忍心吗?”男人眯眸看着她。

    “我有什么可不忍心的?你又不是三岁的孩子!”

    雪落发现,这男人矫情起来,简直连脸都不要了。又或许他今天出门,压根儿就没带脸出来。

    “林雪落,你必须认清一个事实:从体力上来讲,你不是我的对手;而且脑子又没我好使,所以你所做的这一切反抗,不得不让人理解成欲迎还拒!你又不是小姑娘了,就别再矫情了!你再这么矫情下去,天都快亮了!”

    这男人竟然反过来说她矫情?

    封行朗手机的突然作响,让雪落有种救星降临的感觉。她巴不得一个电话赶紧的把这个恶劣男人叫走。

    电话是叶时年打来的,“朗哥,那个意大利赌徒被人救走了!我们的人跟丢了!”

    “被人救了?”封行朗俊逸的眉宇冷凝了下去,厉问:“知道救他的人是混哪条道儿的吗?”

    “说的是英语,应该不是本地人!他们应该是初来乍到的,对路况不熟,有好几次都差点儿被我们的人追上……”

    “可最终的结果还是让他给逃了!嗯,活儿干得不错!”封行朗阴森森的冷哼。

    封行朗跟手机里的人说着什么,雪落是没兴趣的。她一直瞄看着跑车仪表盘上的解锁键。刚刚在她看到这个男人按过这个键,便记了下来。

    雪落深呼吸再深呼吸,看准了那个解锁键,想一气呵成的按下,再一气呵成的打开车门逃之夭夭。

    在深呼吸了第四口气息之后,雪落一鼓作气的按下了解锁键,又无比幸运的将车门给打了开来。

    就在雪落几乎想连滚带爬的钻出跑车时,‘刺啦’一声,她上身的针织衫,竟然被男人徒手就这么活生生的扯脱了下来。

    动作快、准、狠!

    而且还相当的有技术性!

    车门被打开的一瞬间,冷凉的夜风灌了进来,雪落一个哆嗦,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的针织衫不见了。

    条件反射的回头之际,雪落便看到自己的针织衫落在了男人手中。

    “封行朗,你混蛋!”

    雪落气急败坏的朝使坏的男人扑了过去,想抢回自己可怜的,几乎不能再穿的针织衫。

    自己总不能穿个小内就在大街上狂奔吧?

    女人扑过来的娇小身体,被封行朗扣住后背往前一带,雪落整个人便滚进了封行朗的怀中。

    “朗哥,你这干嘛呢?”叶时年当然也听到了手机那头又是撕衣,又是女人尖叫的声音。

    “我跟你嫂子玩游戏呢!”封行朗悠然一声的又补充上一句:“少儿不宜的那种!”

    “哦,哦,哦,我懂的,懂的!那祝朗哥和嫂子玩得尽兴,我就不打扰了。等您什么时候完事儿,咱再接着聊!”

    “嗯,明天公司见。”

    叶时年会意的连连应好,很识时务的将电话给挂断了。

    雪落已经无法用言语来抨击这个男人的无耻行为了。只是满眸的怒意瞪着眼前浮魅之极的男人。

    男人微眯着眼眸,像只悠然的猎豹,正惬意的审视着自己的猎物。

    眼眸深邃而晶亮,王者的光芒。

    那慵懒的姿态好似在说:我就看着你,看你接下来还能怎么个闹!

    雪落当然想逃离这个恶魔般的男人,但前提条件是,自己必须要抢回自己的针织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