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19章 这么主动?

第219章 这么主动?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雪落并不是个耍计谋的高手,这招儿‘欲拒还迎’用得实在是太冒险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更何况雪落要面对的这个男人,还属于骨灰级的狡诈之辈!

    将自己的身体坦诚在男人的面前,还说着一些恭迎男人的话,着实很具危险性。万一这个男人獣心大发,那她林雪落此时此刻的行为,不就成了羊入虎口了么?

    而且自己这只小绵羊还在主动的往虎口里逞送美味的自己!

    但雪落却不得不试。不为自己,也为肚子里的孩子。

    如果这个男人已经泯灭到没人性的地步,那自己这冒险的试与不试,都是一样的恶果。

    但如果,这个男人尚能对她林雪落有那么一丝丝的怜悯,自己就能免于承受这不能承受之重了!

    女人的话,着实刺扎封行朗的耳膜。

    让他做快点儿,好回宿舍去打扫卫生?这女人当他封行朗是什么人?还真当他是给钱的缥客呢?

    封行朗微眯着眼眸,慵懒着姿态盯看着女人的艰难:女人的曲线之美,因为没有了衣物的遮挡,在空气中微微轻颤着。

    很明显,女人并不像她嘴巴上所说的那般放纵她自己。她是害羞的,更是害怕的。

    “这么主动?着实把我惊艳到了!”

    封行朗蜷起食指,在雪落的雪点之上使坏的轻轻刮蹭了一下,惊得雪落整个人都不自控的打起了哆嗦。

    雪落很想用自己的衣物将自己坦诚的上身包裹起来,但她知道,如何自己这么做,那就功亏一篑了。她要在他面前表现得越放任自己,就越能博得男人的厌恶感。

    自己竟然沦落到要用这样卑劣的方式去让一个男人讨厌自己,她林雪落也真够悲催的。

    脱都已经脱了,还用得着矫情什么劲儿?如果现在悬崖勒马,那她林雪落岂不是白脱了一回,亦白被这个男人看光一回!

    雪落把心一横,直接躺在了副驾驶的座椅上。大敞着自己的前身,一丁点儿都没有遮掩。

    “封行朗,你少磨叽了,快来吧!做完了我还要回宿舍打扫卫生呢!”

    这一刻的雪落,在言语上没有了一丝一毫的美感,听起来就像是一个水兴杨花的女人,正在催促一个付费的缥客快点儿办事儿,办完事儿她还要做家务活呢!

    封行朗一张丰神俊朗的脸阴寒得好不难看,整张俊朗冷凝得几乎能刮得下一层冰霜来。可这冰霜的后面,却又是那冲天的怒火,演绎着冰与火的两重天。

    “林雪落,你真想我弄死你吗?”

    女人的放任自我和作贱的言语,着实把封行朗给惹毛了。或许女人跟他来个又挣又扎,半推半就,男人还会欣然接受。可雪落这般直接的吆喝声,实在是让封行朗听着刺耳。

    不但刺耳,而且还刺目!

    原本那个含羞带怒的矜持女人不见了,副驾驶上躺着的,却成了一个水兴又杨花的女人。

    雪落没有吭声。抿紧着自己的唇,把头侧到一边。

    一双手紧抓着座椅的侧边,紧张得她连呼吸都不再顺畅。可雪落就是不肯把自己的胸前春意给遮掩起来。她就是要让封行朗看看,她林雪落是个多么随便的女人!

    封行朗当然不相信女人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变得如此的放任自己。她本就不是个放纵自己的女人。而现在的这一切,只不过是女人装出来惹怒自己的!

    想让自己对她心生厌恶,接着推她下车,好饶过她一回?

    想都不要想!他封行朗岂是她林雪落能够捉弄的?

    于是,男人发狠的啃上了女人的前匈,在上面用牙齿制造出一片的红痕。有的地方甚至都染出了点点的血丝。

    一开始雪落发出一声惊恐的尖叫声后,便咬紧牙关不在吭声。连哼都没有哼出半声来。一直咬牙强忍着这样的疼痛和羞辱。

    似乎过了一个世纪似的漫长,雪落都快把自己的嘴唇给咬破了。

    突然间,那种羞人的疼痛消失了。雪落不敢睁眼,更不敢去看男人此时此刻的表情。

    但雪落知道,封行朗现在一定讨厌极了她!

    果不其然,下一秒,男人发出了低嘶的咆哮声,“滚!快给我滚!”

    像木头一样躺在副驾驶座椅上的女人,或多或少让封行朗感觉到了深深的厌恶。他不会跟一个没有生趣的女人做那种事!那会有伤他男人的自尊心!

    自己的耳朵没听错吧?这个男人竟然叫自己滚?难道说,自己的委曲求全成功了?

    雪落不敢暗自窃喜,淡漠的睁开双眼,冷生生的瞄看了男人一眼,嗤声道:“不做你到是早点儿说啊,浪费我这么长时间!我还要回宿舍打扫卫生去呢!”

    “滚!快滚!”封行朗几乎是怒不可遏。

    让她滚是么?雪落真好求之不得!于是,她快速的穿套起上身的衣物,深呼吸再深呼吸,在男人启下路车内锁的那一刻,立刻快速的下了车,朝车灯密集一些的柏油疾走而去。

    自己的忍辱负重最终赢得了胜利。雪落应该高兴窃喜才对,可心里怎么会如此荒凉难受呢!

    “咝……啊!”等雪落跑出了男人可能的视线范围之外后,放松下来的她,这才感觉到自己的这双细软被男人啃得有多疼!尤其是那顶之点处,都快被那个暴戾的男人给咬掉下来了似的。

    这个杀千刀的暴力男,别什么时候落到她林雪落手里,不然她会加倍奉还他施加在自己身上的耻辱和疼痛。也让他尝尝被人啃咬的滋味儿!

    滚他封行朗的蛋!她才不会去啃那个卑鄙又无耻男人呢!还是留着给大哈去啃吧!

    大哈,封家养的一头呆萌又犯蠢的哈士奇。不过好久没见着它了,也不知道这些天是谁在陪它一起遛弯。

    直到女人下车离开,封行朗似乎在聚拢起自己的因怒意而发散开去的思绪:自己真的把那个女人给放走了?

    似乎有那么点儿不合乎情理呢!自己之所以追过来,不就是想好好的惩罚女人一回,让她再次臣服在他的身之下么?!怎么又反其道而行的将她给放走了呢?

    隐隐约约间,封行朗似乎嗅出了那么点儿被女人戏耍了的意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