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18章 坦诚在男人的面前

第218章 坦诚在男人的面前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封立昕最近身体机能各项指标恢复得都还不错,去美国做植皮手术,已经是可以提上日程的事儿。 封行朗着实不想节外生枝。

    那条大鱼出现了,自己没有三头六臂,也腾不出更多的精力来保护这个女人!

    那就先让这个女人继续傻傻的认为她所嫁之人是大哥封立昕好了,这样可以省下不少的麻烦。而跟蓝悠悠那边的矛盾,亦可以迎刃而解。

    “你们兄弟俩这么连谋欺负我一个弱女子有意思么?封行朗,尤其是你假扮你大哥来欺骗我的事儿,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雪落愤怒的瞪着近在咫尺的男人,似乎新仇旧恨一下子都涌上了心头。

    “你以为我从美国高价量身定做一身皮具是专门儿为了欺骗你?林雪落,你还没那么大的范儿!我是为了帮助我哥稳住封氏集团,不被封一明觊觎!至于你,我只不过是顺道玩了你一下!我想看看,一个选择嫁给我哥的女人,会有多大的胆子!”

    这一番不算解释的解释,只会听着让雪落更加气愤。什么叫‘顺道玩了你一下’啊,这个男人当她林雪落是什么?可以凭他封行朗肆意的玩弄戏耍的么?

    “封行朗,你这个变态!你跟你哥都不是好东西!”气急败坏的雪落,便有些口不择言起来。

    “林雪落,我警告你:你可以骂我,但不许你骂我哥!懂么?”

    正如蓝悠悠所说的那样,封行朗还真是个彻头彻尾的兄奴。其实蓝悠悠夸大其词了,因为封立昕完全值得他封行朗这么去感恩。

    “我偏要骂!你们封家俩兄弟都不是好东西!你是坏在脸上,你哥是坏在心里!他明知道我是他的妻子,却一而再的纵容你这个弟弟轻薄我!还硬把我塞给你当女人,他封立昕跟你一样疯!”

    这便是所有问题的关键点:因为雪落并不知道自己所嫁之人是封行朗,而非封立昕!

    所以当封行朗说出那句:她是他哥硬塞他封行朗的女人时,雪落的内心是崩溃的!

    哪有丈夫会把自己的妻子硬塞给弟弟的?这完全是失心疯的,为人所不齿的行径!

    但如果雪落知道了自己是他封行朗的妻子时,便不会这么冤枉封立昕的为人了!

    关键就在这里!这便是所以问题扭曲的死结之处!

    但封行朗就是不肯将这个死结从雪落的心头解开!而且还让封家上上下下一起帮他隐瞒着这一事实真相,让雪落在封家的每一天,都饱受着道德的煎熬!

    情感上的深深负罪感!

    “林雪落,总有一天,你会发现我哥的好!他对你的关爱,都快赶上我这个亲弟弟了!甚至在割脉自杀的那一刻,他都不忘跟莫管家交待,要把自己名下的所有不动产赠送于你!”封行朗的这番话沉甸甸的。

    雪落着实一怔,真没想到封立昕还惦记着自己这个只是挂名的妻子。

    其实吧,你林雪落连挂名的妻子都不是!你只是封立昕看中的弟媳妇而已。

    就在雪落沉默自责之际,男人的一句极不和谐的话传了过来:“都润了,最近是不是太想我了。”

    雪落想死的心都有了!这才意识到,封行朗的那只正贱手还覆盖在自己的细软处。

    林雪落啊,你这得有多犯二啊,竟然让这个男人维持着那种动作聊到这会儿啊?

    你是木头么?雪落快被自己的行为给蠢死了!

    “封行朗,你混蛋!”雪落又羞又恼,开始奋力的挣扎起来。

    因为那层象征清白的东西已经被他封行朗亲自给顶破了,所以这一刻的封行朗并没有怜香惜玉。劲指上的力道也就加重了一些。但足以让雪落承受的力量。

    毕竟这个女人还是自己法律上的妻子,他当然不会太过粗暴。怜香惜玉还有另外一种方法,就是狠狠的爱她一回。

    其实这个想法,在雪落面对方亦言说出的那句‘我喜欢上了封行朗’时,便已经在心里蠢蠢欲动了。

    女人说她是违心之语,但封行朗却觉得:女人这句话真得不能再真!

    封行朗相信自己有这样的魅力,能让女人对他倾慕深情厚爱。

    “乖点儿,配合点儿,不然疼的,还是你自己。”

    男人的话,就是这么带有蛊惑性;好像她林雪落要是不配合他做这种没脸没皮的事儿,就成大逆不道的罪过一样!

    要真配合他,那才叫大逆不道呢!

    雪落愤恨的咬牙,卯足了劲儿用自己的额头朝男人的匈膛上撞了过去。一阵眩晕袭来,雪落这才用铁一般的事实感受到:男人精健的匈膛,要比她的脑门还要坚实!

    打,自己肯定是打不过这个男人的!雪落觉得自己唯一的希望就是智取!

    可关键是,这个男人的脑子好像也比自己好使多了!自己该怎么从他的魔掌里逃脱掉呢?

    别人都是一孕傻三年,可到了雪落这里,她却发现肚子里的小乖将她刺激得更加聪明。

    雪落决定赌一把:看看自己在封行朗眼里,究竟是不是一文不值。

    如果她赢了,自己跟肚子里的孩子也就不用饱受他的欺凌了,她的状态实在是承受不起这个男人的野蛮。

    但如果自己输了……

    雪落阻止自己继续往下去想。

    她决定孤注一掷。或许不见棺材不掉泪,不撞南墙不回头,便是这个道理。

    “封行朗,我自己来吧!”

    雪落按住了男人那只上举她针织衫的手。满眼里都是视死如归,即将赶赴刑场壮烈。

    “那你继续。”

    封行朗撤回了自己的手,饶有兴趣的打量起了凄殇中的女人,菲薄的唇上轻溢出几个玩味的字。

    雪落没有犹豫,果断的将上身的针织衫给脱解了下来。宽松的针织衫下,便是贴身的小内。

    “反正在你封行朗的眼里,我也只不过是个为了金钱而出卖自己身心的女人!”

    艰难得雪落的手都在不自控的哆嗦。牙齿间的嘴唇,都快被雪落给咬破了。

    雪落知道,成败在此一举。便一鼓作气的将那件小内给扯了下来,坦诚在男人的面前。

    “封行朗,你快点儿吧!做完了,我还要回宿舍打扫卫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