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16章 被我宠还委屈你了?

第216章 被我宠还委屈你了?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谁花了你的钱,你缥谁去!礼金你给了我舅,你找我舅去!”雪落狠气的反驳一声。

    这女人这是要让他去缥她舅舅夏正阳么?

    “伶牙俐齿!”封行朗冷冽道,“即便我真去找你舅舅夏正阳,他也会把你五花大绑的送上我的庥!林雪落,被我睡还委屈上你了?”

    “……”雪落真够无语凝噎的:难不成被你这个暴戾又变态的男人睡还光荣不成?

    “封行朗,该解释的我都已经解释了,现在能放我下车了吧?”

    雪落不想再跟这个男人争辩什么。

    说多错多!一不小心惹得他不痛快了,自己就要遭殃了。

    “怎么,这就是你承认错误的态度?你深更半夜的跟别的男人一起卿卿我我的坐到一辆摩托车上,而且这个男人还对你念念不忘、图谋不轨,难道你不清楚自己的身份是个有夫之妇么?”

    “被我抓了个现形,竟然还敢跟他一起跑?林雪落,谁给你这胆子的?”封行朗近乎咆哮。

    “封行朗,我只是搭了个便车而已!”

    雪落实在受不了封行朗的欲加之罪。

    “搭便车?难道封家没有司机吗?难道外面没有计程车吗?非要搭乘一个对你有不轨之心的男人的摩托车?”

    封行朗满染着怒意,“别矫情着说你不想用封家的钱,难道他方亦言的钱,以及他方亦言提供的方便,你林雪落就能用,就能使了?”

    “我调查过你跟方亦言的关系,那小子可不简单呢!连你林雪落每年的奖学金,他都能破格给你申请到。这钱换了一种方式,你林雪落就能花得合不拢嘴了?”

    封行朗的这番话,着实让雪落震惊到了。

    “封行朗,你胡说!奖学金是我自己努力争取到的。”雪落有些急切。

    “你们学校的规章制度,你林雪落应该比我更清楚吧?一个体育年年需要开后门才能通过的学生,能拿到奖学金么?而且为了拿奖学金,这‘及格’也能改成‘良好’的,对么?”

    雪落这才意识到,自己拿了三年的奖学金,原来这里面都是方亦言的功劳啊?

    “方亦言变相给你的钱,你就能用得乐呵呵的,却不肯名正言顺的用我们封家的钱?”封行朗冷斥一声。

    雪落侧过头来,愤怒的瞪着男人那张傲慢的冷脸,厉声驳斥道:“但至少人家方亦言从来没有跟我提出过任何变态的要求!不像你封行朗,一边虚情假意的声称敬重你大哥,一边却对我这个嫂子做出无耻之极的恶心事来!”

    “啊……封行朗,你这个禽……”

    雪落的话声未落,封行朗整个人便如一只凶狠的猎豹一般,朝着副驾驶上的雪落直接欺身过来,用他健硕挺拔的体魄严严实实的将娇小的她给压制住了。

    封行朗精健的身姿,是雪落根本就无法承受的沉重,如同一堵密实的人墙一样,将雪落压得个密不透风。

    在燥意的包裹下,男人肆意的啃允着雪落颈脖上的娇肤,故意带上轻噬,滋生起细细密密的小疼。

    雪落用双臂奋力的想支撑开体型健硕的封行朗,可几乎使上了吃奶的气力,都没法儿将身上的男人推开;更密实的故意挤压接踵而至,雪落觉得自己肺部的空气都快被这个暴戾的男人给挤出来了。

    “封行朗,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雪落一边连忙道歉,一边急喘着气息。

    “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男人这才慵懒着姿态单臂支开压制在雪落身上的大半体重。

    这男人都吃什么啊,壮得跟头健牛似的!真是穿衣显瘦,脱衣显肉!

    识时务者为俊杰!更何况肚子里的小乖实在经不起这个男人使坏的故意折腾。

    “我错了,我不应该坐方亦言的摩托车,更不该跟他一起躲你……我错了。”

    雪落连声道歉着。女人的服软,在某些特定的时候还是十分行之有效的。就比如说现在,面对一头暴戾到近乎失控的雄狮时,识相比丢相好。

    “晚了!林雪落,你必须为你今晚的行为付出代价!”

    封行朗菲薄的唇上扬起一抹好看的弯弧,在看向雪落时已经染上男人狼性的眸色。

    一回生,二回熟;吃一堑长一智的林雪落当然知道男人口中的‘代价’指的是什么。她恨恨的咬紧牙关,却又发作不得。自己打又打不过他,骂又骂不走他,该怎么办呢?

    好汉不吃眼前亏,雪落决定智取。

    “封行朗,真不巧啊,我昨天刚来的大姨妈,肚子正疼着呢!”

    为了演得够逼真,雪落微微蜷起身体,将一双手捂在自己的肚子上,做出痛经的痛苦状态来。

    “哦,是吗?原本我只是想让你陪我吃个夜宵,然后再送你回学校的。既然你疼得这么利害,看来现在只能先把你送去医院看看了。”

    封行朗又开始跟撒谎中的女人玩起了猫戏耗子的游戏。他就是有这样的自信,能让女人的谎不攻自破。

    “不用不用!老毛病了,小事一桩。回宿舍躺一会儿就好了。”

    自己是不是想多了?这恶魔男人并不是要强行压了自己,而只是单纯的想请自己吃个饭?

    鬼才相信这个满嘴跑火车的男人真会这么好心呢!

    雪落抬眸扫了一眼正盯着自己的男人,那幽深的眼眸中,满是玩味儿。不由得又心虚起来。

    “那个封二少,知道您时间宝贵,我自己坐出租车回宿舍就行了。麻烦您开一下内锁,让我下车吧。”雪落小声翼翼的跟封行朗商量着。

    “叫老公!”封行朗淡哼一声。

    “你让我叫你……叫你什么?老公?我没听错吧?封行朗,你这么给你大哥又是泼脏水,又是戴绿帽子的,你让你大哥情何以堪呢?”雪落有些忍无可忍。

    这女人真能笨死!

    “你刚刚不是跟方亦言说你喜欢我嘛,叫我声‘老公’,岂不是更能如了你心底的渴望!”

    封行朗悠声道,扬起骨节分明的劲指松动并扯开脖子上的领带。动作优雅又矜贵,可落在林雪落的眼里,却是莫名的惊慌失措。

    这男人想干什么?这是要开脱衣物的节奏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