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14章 我喜欢上了封行朗

第214章 我喜欢上了封行朗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要抵挡住方亦言那蛮牛似的冲撞,势必就要先松开怀里的女人。

    也许方亦言的小打小闹对体魄健硕的封行朗来说,不会造成任何的伤害,但怀里的柔弱女人就难免要跟着一起遭殃了。

    本能的出于对女人的保护,封行朗松开了怀里的雪落,侧身一个矫健的擒拿手,便将方亦言的一只手反剪到他的身后。却没想方亦言并不避让,反而用身体来抵他的腰身。

    “雪落,快走啊!快走啊!”方亦言朝着被封行朗松开后的林雪落大声叫嚷道。

    原来,方亦言是想用这样自投罗网的悲壮方式纠缠住封行朗,从而给雪落赢得逃跑的时间。

    雪落看着扭打在一起的两个男人,在这一刻她的确有逃跑的心,但她更清楚:方亦言绝对不会是封行朗的对手,他会被他打得很惨。

    “方亦言,你打不过他的。”雪落凄凄的提醒着方亦言。

    “你放心走吧!快走!他不可能把我打死的!走啊!”方亦言对着踌躇不前的雪落又是一通催促的厉吼。

    雪落想跑,想甩掉封行朗的纠缠。她很清楚今晚自己已经把那个戾气的男人给惹怒了,等待她的,肯定不会是什么好果子!

    更何况她现在还是个有身孕的人,更加经不起封行朗的暴戾之气。她不想肚子里的孩子出任何的意外。这个小生命对她来说实在是太重要太重要了,俨然已经成了她今后生活的精神支柱。

    但看到处在劣势中的方亦言,雪落又迈不开了逃离的步伐。自己走了,想必方亦言一定会挨上封行朗的一顿好打。

    “林雪落,乖乖的去车上等着我。不然……”

    封行朗一记左勾拳,重重的打在方亦言的侧腰上。方亦言立刻像只大虾米一样蜷缩了下去。

    “封行朗,你快住手。”

    雪落急声惊呼,冲上前来就想拉扯开被封行朗紧紧钳制住的方亦言。

    “雪落,别管我!封行朗他不敢打死我的!他打死我,他自己也要把牢底坐穿!”

    方亦言一边催促着林雪落离开,一边挑衅着封行朗。任由他封行朗如何的在申城掌控或白或黑的经济趋向,也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

    雪落是担忧方亦言的,亦是关切封行朗的。

    如果他封行朗因为故意伤人罪坐了牢,那封立昕怎么办?面对虎视眈眈的封一明,还有那群封氏集团蠢蠢欲动的元老,要是封行朗坐牢去了,他们会把身体残疾的封立昕给活吃了的!

    封立昕离不开封行朗;而林雪落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

    “封行朗,你别打了。我跟你走!我跟你走还不行吗?”雪落冲上前来,一把抱住了封行朗的一条劲臂,“你放过方亦言吧,我跟你走!”

    在雪落看来,这样才是最好解决问题的方法:方亦言不会继续挨打,而封行朗也不会因为他的暴戾做出故意伤人的事来。

    可在方亦言看来,雪落的做法,无疑是最傻的。她这么的委曲求全,将他的一片心意付诸东流不说,还白白又挨了封行朗的一记左勾拳。

    而封行朗眼里的女人,却成了对前男友念念不忘,并舍己救人的悲情前女友。

    “雪落,你能不能别这么贱啊?你怎么可以这样任由封行朗来欺辱你自己?你的尊严呢?你的理想呢?你的自尊心呢?都哪儿去了!雪落,我求求你,快走吧,别再这样糟贱你自己了!”

    方亦言一针见血的刺中了雪落心里的疼点。

    对啊,自己的尊严呢?自己的理想呢?自己那点儿可怜又可悲的自尊心呢?

    从自己答应舅舅夏正阳嫁进封家的那刻起,恐怕就已经被人践踏在了脚底下了吧!

    “方亦言,如果你跟你说,我喜欢上了封行朗,你肯定不会信吧?而事实就是这样:我跟封行朗所发生的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的。”

    雪落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就鬼使神差便了对方亦言说了这么一番话。但雪落却清楚的知道,只有自己这么说,方亦言才会离开,才会避免再次挨打。

    “什么?你……你竟然喜欢上了封行朗?一个欺骗你,轻薄你的男人?”

    方亦言惊恐万状。他真的不敢相信雪落的话。她怎么可以喜欢上封行朗呢?她应该是被逼的才对啊!她不可能,更不应该喜欢一个欺骗她,并戏耍她的男人!

    刚开始,封行朗还耐住性子听他们俩这琼瑶式的冗长对话;在女人说出她喜欢他时,封行朗难免会欣然惊艳,满眸都是他倨傲又自恋的意味儿。

    但接下来他们的对话,似乎带上了对他封行朗的诽谤和攻击;封行朗便厉声阻止了他们的继续。

    “方亦言,我说过,你再敢觊觎我的女人,我便会见你一次,揍一次。刚刚的那记勾拳,就当是今天送你的见面礼!我着急回去跟我的女人做欢,告辞!”

    封行朗不想跟方亦言继续磨叽下去。或多或少,女人的那句‘我喜欢上了封行朗’,还是让他的心情明媚上不少。着急验证女人究竟是怎么个喜欢自己的,封行朗便不再跟方亦言纠缠。

    微微躬身,封行朗便将雪落扛上了自己的肩膀。

    这一回,雪落没有挣扎,而是任由封行朗这么扛着自己。从方亦言的眼前走过。

    “啊……!”

    良久,身后传来方亦言声嘶力竭的吼叫声。想来,他真的对自己失望透了。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不会再将方亦言这个无辜的外人卷进这场欺骗和阴谋并存的事件中来。

    雪落用一只手护着自己的肚子,以增加男人肩膀对她腰身处的缓冲。

    “伤心了?”见女人一路都默不吭声着,封行朗淡声一问。

    雪落实在是不想说话。似乎在用这样的沉默方式来祭奠自己跟方亦言这两三年来的友谊。

    其实有些事情戳穿了,反而适得其反。就像雪落和方亦言之间:比友谊多那么一点儿,可又比情侣少很多的关系。

    后来雪落才知道:其实方亦言,是她一直渴望的亲情呵护。跟爱情无关!

    “封行朗,以你的智商应该不会误会,我刚才对方亦言所说的‘喜欢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