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00章 年青人就爱瞎折腾

第200章 年青人就爱瞎折腾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可这边还未消停,另一边便接踵而来。

    “立昕……”

    随着一声干净急促的叫唤声,林雪落一身运动休闲装轻盈而至,风华正茂的年龄,怎么看怎么觉得朝气蓬勃,满满的都是生活正美好的恬美气息。

    雪落急喘着粗气,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径直奔向轮椅上的封立昕。

    对于雪落来说,这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封立昕没有被隔离起来,就坐在封家客厅里的轮椅上。

    封行朗英挺的眉宇沉沉的敛起:这小白甜的女人不是死活都不肯离开学校么,今天怎么敢主动送上门来了?

    就在雪落径直朝轮椅上的封立昕冲过来时,一抹黑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飞奔而来雪落扑了过去,径直将女人兜在了自己怀里。

    “封行朗,你干什么?快放开我!我不是来找你的,我是来找你大哥的!”

    雪落愤怒的瞪了封行朗一眼,奋力的挣扎起来。也没敢使出全身的力气,毕竟肚子里还有刚刚才孕育的小宝贝。

    “找我也一样!”封行朗当然不会给雪落单独面对大哥封立昕的机会。

    别说没使全力了,就她十个林雪落,也抵挡不住封行朗那劲臂的圈制;将她拎离地面,只是轻而易举的事儿。

    “我不找你!我找你哥!封行朗,你放开我!”

    雪落拔扯着封行朗环在她腰际的劲臂,任由她都把他手臂上的表层皮肤都挠破了,封行朗都没有要松开手臂的意思。

    “你只能找我!”

    封行朗凌厉着声音,带着霸道狂妄,近乎毁天灭地的气场。他径直环着雪落的腰,把她拎出了封家的别墅客厅。比拎一只小羊羔来得还容易。

    客厅里的金医师和封立昕,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封行朗把林雪落拎离了封家,以狂风扫落叶般的强势,容不得任何人劝阻。

    “雪落找我,应该是有什么急事吧?”封立昕淡淡一声。

    “大少爷,您就别超这份儿闲心了。这年青人,荷尔蒙过剩,就爱瞎折腾。我和金医师推您上楼休息。”莫管家上前一步,打断了封立昕的继续询问。

    莫管家似乎隐约意识到:雪落太太回封家找封立昕的意图。同时,他也看到了隐身在屏风后的蓝悠悠。

    莫管家是何等精明之人,他当然能够察觉出这个蓝悠悠小姐中意的并非大少爷封立昕,而是二少爷封行朗。其实就凭蓝悠悠对二少爷封行朗言行举止中的爱昧生媚,是个人都能看出来。

    关键安婶跟莫管家还提起过蓝悠悠曾对雪落太太说过的一句话:所有惦记封行朗的女人就要死!

    以莫管家多年来的嗅觉足可以判断:这个蓝悠悠绝非善类!所以,他不得不顾及到雪落太太的安全。以雪落太太的单纯,根本就不是这个蓝悠悠的对手。

    正如莫管家所看到的那样,蓝悠悠刚刚的确是隐身在屏风后。只是一闪而过,现在的她,已经闪身到了客房里,正凌厉的眼眸盯看着院落外正打情骂俏的一男一女。

    情敌相见,万分眼红。

    在刚刚听到林雪落的声音时,原本还困意中浅睡的蓝悠悠立刻警觉的睁开了眼。

    是那个白莲花!她怎么来封家了?

    这个疑惑着实奇怪:雪落原本就是封家的太太,她进出封家,在正常不过了!

    潜意识里,蓝悠悠便已经以封家的女主人自居了。排斥和敌意其它的任何女人。

    差点儿忘了,她还是封立昕用来冲喜的老婆呢!

    ******

    封家院落里,沁人心脾的花草悠香,一草一木都沐浴在暖阳之中。

    封行朗依旧环着雪落盈盈一握的腰际,用劲臂收紧着他与她的距离。想让她乖顺的服帖在他的怀里,似乎有些事与愿违。

    雪落一个劲儿的挣扎着,想摆脱开封行朗铁臂的束缚。

    “林雪落,你就不能乖点儿么?非要这么闹腾?”男人有些不满怀中女人的桀骜不驯。

    老让她乖点儿?他以为自己是他养的宠物狗么?

    “放开我!我是来找你哥的!与你无关!”雪落用双拳抵在封行朗的匈膛上,想撑开自己跟他的距离。

    “你找我哥干什么?”封行朗厉问一声。

    “要你管!这是我跟他之间的事儿!”雪落顶了一句。

    她当然不会再告诉他自己来找封立昕是谈离婚的事儿。不然这个男人铁定会百般阻挠。

    封行朗冷哼一声,“林雪落,你跟我哥之间,不会有任何事儿,也不可能有任何事儿!这几天,乖乖的住回学校去,别老来封家瞎晃悠!听到了没有?”

    谁给了这男人这般跋扈的气焰了?真够受不了的!

    “那你让我跟你哥离婚啊!离了婚,我就永远不回来你们封家瞎晃悠了!”雪落反驳道。

    离婚?又是离婚!这女人脑子坏掉了么?动不动就提离婚的事儿?

    “这婚,是你林雪落想结就结,想离就能离的么?”

    封行朗的一张俊脸阴森森的冷凝了下来,寒意得能刮得下一片冰霜。

    “两个亿的礼金呢!你林雪落这身肉换成黄金,恐怕也值不了这个价吧?!想离婚是么?让他夏正阳先把那两个亿的礼金给吐出来再说!至于这段时间产生的利息,就当是我睡你的睡资吧。”

    男人的那张脸,依旧丰神俊朗;可落在雪落的眼里,却陌生得厉害。

    跟他抱过了,亲过了,也睡过了,可落在男人的眼里,自己最终却成了只是个睡完要付缥资的女人!

    这一切又能怪谁呢?怪将自己推进封家的舅舅夏正阳么?可他养育了自己二十多年!

    怪他封行朗么?一个拜金的女人,一个虚伪的女人,一个用利益交换回来的女人,他用得着尊重么?人家可是花了两个亿的真金白银!

    还别说,她林雪落真值钱!两个亿呢,她想都不敢想的天文数字!

    怪她林雪落吗?她只不过是个连自己的命运都被人掌控了的小女人罢了!

    怪只怪她林雪落自己不自尊,不自爱!

    竟然幻想着能在这道德的漩涡中寻找到真爱?!被人欺骗了,被人戏耍了,甚至于被这个男人给睡了……

    自己竟然还恬不知耻的来质问他: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