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93章 由不得她不爱!

第193章 由不得她不爱!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知道是听懂了妈妈的话,还是替妈妈心疼花出去的钱,小东西乖乖的安静下来,不再闹腾妈妈;雪落四下翻腾的胃部也好受了许多。

    宝宝,你真乖。抚着自己的腹处,雪落的鼻间又泛酸了起来。

    没人分享自己的喜悦,更没人分担自己的烦恼;或许雪落能做的,就是带着肚子里的孩子去偷偷摸摸的吃一顿必胜客。

    她没脸去告诉丈夫封立昕,更不敢去告诉孩子的亲生父亲封行朗;一个会被道德谴责得无地自容;一个或许会被残忍的拖去堕掉!无论是哪个,雪落都无法去承受。

    错的是她,她的孩子是无辜的。雪落不想肚子里的孩子一起跟着她受辱!

    对于这个冷不丁怀上的孩子,雪落似乎有些手足无措。她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来面对这个已经孕育的孩子。她真的好困惑。

    下了bus,雪落拎着必胜客的打包食品袋沿着景观大道朝申大的女生宿舍楼慢挪过去。已经快晚上九点了,正值女学生回寝室的时间。

    在路灯的照射下,树荫斑驳中,年青的男男女女们,或相拥,或相抱,亲密无间的你侬我侬着。整个的景观大道,似乎成了情侣们最后送别思想的长廊。

    雪落孤零零的在这群相拥的男男女女中走过,心间泛起的不仅仅是酸意,还有细细密密的小疼。

    雪落知道,从她答应舅舅夏正阳嫁进封家时,这一切青春的美好时光,都将与她划清界限。

    往高尚了说,她是为了帮舅舅夏正阳解燃眉之急而去跟封家联婚,从而为夏家的公司争取到更为辉煌的前景;往卑微了说,她只是被逼迫着偿还夏正阳这么多年来对她的抚养之恩。

    女生宿舍公寓的必经之路上,依旧缠拥着荷尔蒙爆棚的男女学生。雪落微微低垂着头,加快步伐从这爱昧得让人脸红心跳的‘爱情之路’上通过。

    迅猛的,一抹挺拔的身姿,快如猎豹一般从树影中飞扑而出,径直将雪落兜抱了个满怀。

    “这么晚才回来,又野哪里去了?”男人低嘶着声音,发出不满的厉斥。

    “封……封行朗?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个男人怎么会守在这里?今晚的雪落,似乎格外的心虚。的看到封行朗时,变得分外的多愁善感。惊慌失措中,似乎又有那么点儿小小的惊喜。

    “在这里等着抓你!”封行朗凛冽一声,恨不得将这个小女人揉进自己的身体之中。

    “这一下午,去哪儿野了?”又是一声责问的低嘶,封行朗俊逸的脸庞上染着显而易见的怒意。

    “去,去吃必胜客了!”雪落心虚的扬了扬手中的必胜客打包盒。

    “吃顿必胜客需要一下午、一晚上的时间么?跟谁去的?”

    封行朗将臂膀上的力道加重了一些,将雪落娇小的身体更紧的圈在里面。动弹不动,亦挣扎不得。男人蛮横起来,就跟头不讲理的蛮牛一样,就知道用他的健硕体魄来压制她。

    雪落不想说。当然也不能说。更懒得说!

    “不肯说是么?看来,是我给你的自由过了火!怎么,是不是怀念被锁在封家三楼阳光房里的滋味儿了?”封行朗生冷着声音。

    这个男人又想锁着自己?雪落苦涩的冷冷一哼:“封行朗,我是个活生生的人,我有属于我自己的人生自由!”

    “人生自由么?从你选择嫁进封家的那刻起,你就失去这东西了!你林雪落的一切,现在就只属于封家!懂么?”封行朗故意使坏的用自己精健的匈膛去挤顶雪落的俏挺。

    男人的话,让雪落听了更加的难过起来,或许是今天格外的多愁善感,雪落忍不住的泪眼迷蒙。

    “封行朗,在你的心目中,我是不是特别的不堪?拜金,虚荣……卑微得像尘埃?”

    或许从一开始,这个男人压根儿就没有看得起自己过。也是,一个能被他肆意欺骗情感的女人,又怎么可能得到他的尊重呢?

    说来说去,还是她林雪落不自重不自爱,才会让男人一次又一次的有机可乘,也一次又一次的沦陷在男人的霸情之中无法自拔。

    似乎,封行朗并不想跟女人讨论这个尘埃的问题。他只关心女人一下午都去了哪儿。因为袁朵朵告诉他,女人说是要去医院的。但一下午,他都没能在医院里等到女人过去。

    所以,去医院看望大哥封立昕只是她的借口。她跟袁朵朵撒谎了。

    “你还没回答我,你这一下午,外加半个晚上都去哪里了!”封行朗的耐心见底了。连眸光都变得骇人起来。

    “我本来是想去医院看你大哥的。想跟他谈离婚的事儿。可后来……又不想去了。就随便走了走。”

    雪落的话,半真半假。目的就是让男人相信她说的话,不再去追究她确切的行踪。因为雪落知道,如果男人真想调查出她的去向,就一定有能力查个水落石出。

    “为什么又不去了?”封行朗追问一声。

    看来,男人并没有完全相信自己的话。如果自己不说出几句真话来,以封行朗狡诈,他肯定是不会相信的。

    “我觉得你哥挺可怜的。那个蓝悠悠根本就不爱他……她爱的是你封行朗!”

    说这番话的时候,雪落是难过的。她真心替封立昕感到悲哀。跟他有关的女人,都与他的宝贝弟弟有染。其中也包括她林雪落。

    “由不得她不爱!”封行朗的话,泛着深深的寒意。

    真是个霸道又狂妄的男人!这爱与不爱,能是他暴力所控制的。

    “怎么,吃醋了?”封行朗撩声一问。满眸里都是深邃的辰光,有着迷人的光亮。

    吃醋?自己为什么要吃醋?又凭什么吃醋?真够倨傲得可以!一如她最初见到的那个邪肆男人!

    “对了,喉咙里卡的鱼刺怎么样了?”封行朗用骨节分明的手指捏住了雪落的腮帮,迫使她的嘴巴张开。

    果然,袁朵朵什么都会跟这个男人说。俨然跟这个男人沆瀣一气了。所以向袁朵朵保密自己怀孕的事儿,是多么的必要和机智。

    “验一下就知道。”不等雪落作答,男人便狠狠的吻住了雪落被捏开的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