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88章 太无趣

第188章 太无趣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过得紧凑而有序。

    该休养身体的休养身体,加上每天都会煲上三四回的电话粥。封立昕这一个星期,也就靠跟这个蓝悠悠模仿者情意绵绵的电话活下去了。

    该上学的上学;雪落最近忙着最后一次英语六级考试。雪落总觉得自己不能再像以前那般专心致志且心无旁骛了。冷不丁的,封行朗那张浮魅的俊脸就会从她脑海里冒出来,然后不停的在她脑海里萦绕、浮现,就像着魔了一样,怎么也挥之不去。占据着她的每一个感观细胞。

    自从给封立昕找了这么一个声音模仿者,便消停了不少;封立昕就像被丢进了蜜罐儿里一样,封天就惦记着给蓝悠悠煲电话粥。

    跟蓝悠悠见面,或许残容的封立昕还有些局促难堪,难免要遮遮掩掩;可相隔着电话,他跟蓝悠悠便能更好的情意绵绵。

    当然,他还没有发觉电话那头的蓝悠悠,只不过是个声音模仿者。在封行朗的指导之下,该娇滴滴的时候决不强势,该傲慢的时候决不娇情,跟蓝悠悠不但声音上极为相似,就连说话的腔腔,也是那么个调调儿

    于是,封行朗便能抽来一些时间去打理gk集团中的事务。

    风投这一块基本是停滞了下来,目前只是维稳几个相对稳赚的业务。经过多年的积累,gk集团的底子很殷实。

    “封总,经过这一个星期来周密的调查取证,我发现有人在恶意做空封氏集团的股市。这帮人先是大量入股封低的股票,抬高股价,制造出封氏集团股市一片欣欣向荣的假象,等时机成熟,再大量卖出,圈钱走人。导致封氏集团的股票价格急剧下跌。”

    这个精明的华尔街女人,便是封行朗安排进封氏集团财务部门中的。封行朗当然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大哥封立昕苦苦经营的封氏集团落在封一明的手中。

    封行朗猎狐一般的微眯起眼眸,“有能力恶意做空封氏集团股市的人,一定会是条大鱼!”

    “您是说这条大鱼跟蓝悠悠有关?亦或就是那个幕后主使?”助理nina挑明了封行朗的引申意。

    “看来这一回,他不但要我们兄弟俩的命,还想要我们兄弟俩的金钱呢!”

    封行朗肃然清冷着面容,阴沉沉的戾气将他整个人都包裹了起来,看起来着实有些骇人。

    “那要不要用蓝悠悠为诱饵,引出这条大鱼?”

    “可我怎么觉得,这条大鱼俨然已经知道蓝悠悠在我手上,正当诱饵等着他呢?可他却没中计……反而对付起了封氏?”

    封行朗将目光落在了一旁矗立得像个雕塑一样的男人身上。

    他叫丛刚。一个让叶时年一直畏惧的人。他冷漠得就像一个世外之人。在丛刚的眼里,从不分男人和女人,只分活人和死人。

    封行朗一般不会动用丛刚。因为丛刚实在是个太无趣的人。

    一般情况下,封行朗只会跟叶时年打成一片:去飙车兜风,去黑市散打,去夜莊把女人,叶时年都是个很好的作陪者。

    可丛刚却不一样,因为他太无趣了,只会做一些很直接的任务。

    其实对于丛刚,封行朗了解得也并不是很多。他从唐人街捡回丛刚的时候,他几乎是奄奄一息。身上满布着砍伤,枪伤,整个人像是从血水里捞过了,粘稠的血腥味扑鼻而来,令人作呕。

    而事实证明,丛刚的命真的够硬!

    丛刚很忠诚。仅凭这一点,便足以让封行朗将他留在自己的身边。

    说真的,丛刚这个人很适合当摆设。从封行朗进来办公室的这一个多小时里,他只维系着一个站姿一动不动。不仔细看,还以为是个雕塑。

    他的脸色冷毅,身体挺得像标枪一样的笔直。丛刚并不壮实,相反还有些清瘦,双手交叉放在腹前,虎口有厚重地老茧,手背青筋明显,只是静静地杵在那儿,就像一座座无法悍动的小山一样,冷漠得块冰。

    “丛刚,由你去守着我哥吧。”

    不到万不得已,封行朗是不会动用丛刚去守着封立昕的。丛刚是个相当无趣的人,被他守着的人,无疑失去了自由,会很难受。

    “记得别太干涉我哥的自由。他不太喜欢整天被人盯着。你守在外面就行了。”

    丛刚只是微微垂点了一下。看起来他好像不太会说中文,但似乎又能听得懂封行朗的话。

    ******

    中午饭点。封行朗赶到了医院。

    “悠悠没来啊?”

    封立昕本能的朝着封行朗和安婶的身后张望了一下,有些失落的躺回了病床上。

    “不来也好,省得我这副残貌吓着她。”他已经有一个多星期没见到蓝悠悠了,看起来有些烦躁,更多的是卑微的哀愁。

    读出了大少爷封立昕的伤感,安婶连忙接过话来,“大少爷,你冤枉蓝小姐了,这几天刚好是她的生理期,倦倦得没力气,连饭都少吃了呢。”

    其实安婶只不过随口编了个借口。赶巧那个姓冷的模仿者也正来了生理期,还询问了安婶有没有女人用品,所以安婶这才想到用这个借口来安慰大少爷封立昕。

    “什么?悠悠来生理期了?难怪她今天早上没说几句话就挂了呢。”

    封立昕竟然相信了,而且还开启了他无法抑制的泛滥关爱,“安婶,悠悠从小就矜贵,你要照顾好她。多煲点暖身的汤,食物要富含铁的。”

    “咳咳!”封行朗故意轻咳了两声,“行了封立昕,我听着实在牙酸!你这是要把那女人当亲妈供着吗?”

    封立昕有些难为情起来,互掀老底道:“总比不上你,半夜三更冒雨去给雪落买女生用品!关心就关心呗,还非要装出一副凶神恶煞的冷脸来。封行朗,你臊不臊得慌啊?”

    兄弟俩好久没这么掐架了。似乎在这一瞬间,又回到了半年前的岁月和睦。

    不用问,一定又是安婶关怀备至的全天候向封立昕汇报一切有关自己和林雪落之间鸡毛蒜皮的琐事了。也真够闲的慌的。

    “对了,雪落上回在电话里说要离婚,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你又怎么欺负她了?”封立昕想起什么来,肃然的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