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87章 ‘坑兄’的勾当

第187章 ‘坑兄’的勾当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啊呀,这下好了,大少爷打回来的电话,总算是有人接听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安婶也从惊叹中缓过神儿来,刚刚还焦头烂额的她,一下子就宽了心。反正大少爷每天也只是打打电话,用不着见到蓝悠悠本人。

    而这个女人学蓝悠悠小姐的声音,学得那叫一个惟妙惟肖,一般人根本就分辨不出来。简直到了可以以假乱真的地步。

    对啊,一般人根本就分辨不出来,为什么他封行朗还能细致之极的挑出毛病呢?足以说明,他封行朗对蓝悠悠的了解,是根深蒂固的。

    雪落当然能嗅得出封行朗跟蓝悠悠之间的微妙关系。其实不用嗅了,他们俩光明正大你侬我侬的爱昧调一情,只要长了眼睛的人都能够看到。

    雪落真心替封立昕感到悲哀:自己这个法律上的妻子跟封行朗苟且得不清不楚,而他心爱的女人,亦跟封行朗关系爱昧!这世间的女人万万千,他封行朗怎么就偏偏喜欢招惹他大哥封立昕的女人呢?

    其实蓝悠悠谩骂得真没错:封行朗就是个虚伪又卑鄙的伪君子。表面上看起来他多么的敬重在乎他大哥封立昕,可背后里专门做这种‘坑兄’的勾当。

    “冷小姐,最近几天就麻烦你住在这里接听我哥的电话了。每次的通话时间不能超过三分钟。你不知情的,就含糊过去;就按我列给你的内容跟我哥聊。记住:每次都要提及让他好好休养身体,并准备好进一步去做植皮手术的事宜。”封行朗肃然清冷的叮嘱着这个冷姓模仿者的注意事项。

    “好的封先生。那我先去练习了。”姓冷的女人拎着装有音频调节的仪器,在安婶的带领下朝楼下的客房走去。

    雪落趁机想逃离封家。

    但封行朗怎么可能给她这个机会呢?长臂一捞,雪落的腰际就被勾了过来,被男人紧贴在怀里。

    “周末你要去哪儿野?”封行朗带着疲乏的困意问道。

    他不是铁打的。也只不过是个碳水化合物的普通人。这半个多月来,他几乎没能好好的睡上一回安稳觉。他也会累。

    “要你管!”雪落挣扎着,“封行朗,你用一个假冒的蓝悠悠去欺骗你哥,你良心何安呢?”

    雪落本不想再参合封家的事,但实在被封行朗那蛮横和霸道给激怒了,便忍不住的顶斥上一句。

    “那你是想让我低声下气、出卖肉一体和灵魂,去答应蓝悠悠的无礼要求,从而换回她在我哥面前虚情假意的表演?”封行朗冷生生的反问。

    “……”雪落怔了一下,似乎没想到封行朗竟然能跟她如此的赤诚坦白。这个的预感没错:这个蓝悠悠中意的果然是封行朗这个恶男!在封立昕面前演绎出来的,只是一副虚情的假象。

    无论是假冒的蓝悠悠声音,还是真正的蓝悠悠本尊,对封立昕来说,无疑都是悲哀的!因为蓝悠悠根本就不爱封立昕!她钟情的男人却是封行朗这个恶魔!

    联想到自己这个法律上的妻子,雪落着实替封立昕感到难过。为了救自己的弟弟,弄残了自己的健康身体,而跟他有关联的两个女人,却都背叛着他!

    雪落咬住了自己的唇,心里狠实的难受。为封立昕,也为她自己。

    如果真的蓝悠悠和假冒的蓝悠悠,这两者行为都是一种欺骗,雪落觉得自己也会选择封行朗的这种善意的欺骗方式。

    要不然呢?任由蓝悠悠虚情假意的去欺骗封立昕真挚的感情?那样只会更残忍!

    其实封立昕对蓝悠悠如此眷恋的爱,就像是有毒的曼陀罗。走得越近,他就会沦陷得越深。而封立昕现在还不具备戒掉这些巨毒的条件。又或者,他这辈子都无法戒掉!

    雪落突然就不想跟封立昕离婚了!

    她清楚的知道,这样的决定源于她对封立昕深深的怜悯。她想为封立昕做些什么,也好弥补自己心底对他的深深愧疚之意。

    看到女人默了,封行朗便知道女人是听进去他的话了,而且还默认了他的选择。

    “我也不想欺骗我哥的。”他无奈的浅叹,“说实话,我真想把蓝悠悠给洗脑了!然后把她丢到我哥的庥上让他享用!”

    “……”雪落能够体会男人此时此刻的无奈,可男人后面的话,也实在是太暴戾太无耻了吧?为了你大哥封立昕,你就能这么糟贱我们女人么?

    雪落懒得跟这个唯他独尊的男人多说什么。

    “乖,陪我去睡会儿。”

    封行朗疲惫的将下巴搁置在雪落的肩膀上,挺拔的身姿微躬着,看起来真的是累到了极点。

    “滚你丫的!”雪落忍无可忍。自己脑子烧坏了才会陪他去睡呢!

    然,反抗是徒劳的。即便是疲乏不堪的封行朗,也足够对付她林雪落了。

    又是这样的肩扛!又是这样的投诉无门!又是这样的野蛮和独断!

    “你就不能乖点儿么?我真的很累!”将女人甩上庥的那一瞬,封行朗柔软着声音。

    “你累关我什么事儿?我又没让你累!”雪落没好气的斥声着封行朗。

    “你忘了你昨晚是怎么欲拒还迎的吗?”男人的唇角开始邪魅的上扬,“都在我身之下扭成花儿了,我能不好好伺候你吗?”

    什么叫扭成花啊?那明明是挣扎、是反抗好不好?怎么落到这个男人嘴巴里,怎么就变了味呢?

    她哪有欲拒还迎啊?!

    “封行朗……你……你无耻!”雪落的脸臊得通红,“我懒得跟你说!启开啊你!”

    雪落推搡着男人的肩膀,用力扯拉着男人环在她腰际的长臂;推搡了好几下,男人似乎都没反应的。

    “封行朗,你够了!装睡有意思吗?”雪落觉得男人一定又是在作弄他,“封行朗,启开啊你!再不启开我喊人了!”

    可任何雪落怎么闹腾紧紧环着她身体的男人,封行朗都不作回应。

    于是,雪落的气焰也慢慢的消退了下去。她看到了男人有些微肿唇片,上面还留有着昨晚的激烈。

    雪落的脸一下子烫红了起来。昨晚自己有多疯啊,才会把男人咬成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