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82章 蓝悠悠,这是对你的惩罚!

第182章 蓝悠悠,这是对你的惩罚!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女人的声音着实让男人动情。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而且蓝悠悠还是个倾国倾城的漂亮女人。可紧拥着她的封行朗却是冷漠的。

    “咔哒”一声,金属的击打声从自己的脚踝处传来,蓝悠悠本能的低头寻看。

    叶时年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又从哪个犄角旮旯里冒出来的,他将一个特制的脚链锁在了蓝悠悠的脚踝上。

    蓝悠悠瞬间积怒,抬脚就朝叶时年蹲着的头部踹去;只可惜被脚链牵制住了踢踹的动作,蓝悠悠没能如愿的踹到叶时年的头部。加之,叶时年对这个暴烈的女人也有了一定的防御和警惕。

    “叶时年,你这个王八蛋,你竟然敢暗算老娘?赶紧的把这该死的链子给我解开。”暴怒的蓝悠悠对着叶时年就是一通好骂。

    叶时年没有作答蓝悠悠什么,甚至于连看她都没敢多看一眼。他怕自己怜香惜玉的恻隐之心害了自己,也害了蓝悠悠。

    “是我让他这么锁着你的!”身侧,传来封行朗幽寒彻骨的声音,“蓝悠悠,这是对你的惩罚!”

    蓝悠悠不再谩骂叶时年,而是正过身来仰着头静静的盯看着封行朗那张阴森森的俊脸。安静了几秒后,突然就嗤嗤的冷笑起来。

    “封行朗,原来刚刚你对我的那些柔情,都是装出来的?”

    或许蓝悠悠明知道封行朗不会无缘无故的对她好,但她始终不相信封行朗对她不念一丁点儿旧情。要是他们之间没有封立昕的事件,或许……

    “我说过:我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曾经伤害过,或试图去伤害我大哥的人!任何人都不会例外!其中当然也包括你蓝悠悠!”封行朗凛冽着声音,没有温度的陈述着。

    “所以你就不择手段?哪怕委曲求全你自己跟我来场亲昵的温情戏码?封行朗,你这是有多堕落啊!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你也拿得出手?真够委屈你的!”

    蓝悠悠在笑,笑得花枝乱颤。似乎连她的灵魂也跟着一起在颤抖,“封行朗,你让我瞧不起!”

    封行朗冷意的勾动了一下唇角,“蓝悠悠,只有你疼的时候,才会想到我哥有多疼!你不该去招惹我哥的!既然招惹了,你就必须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

    “对你仁慈了,那就意味着对我哥残忍!”封行朗的每一个字,都落地生坑似的沉。

    ******

    雪落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出来。但出于自己也是个女人,她还是从房间里走出来了。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两个男人对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施加暴力。无论蓝悠悠做错了什么,都不应该受到这样的私刑。

    尤其当雪落看到锁在蓝悠悠脚踝上的铁链时,更坚定了她想要维护蓝悠悠的意图。

    “封行朗,用脚链这么锁着她,要是让你哥知道了,他得多心疼啊。”雪落知道要劝说暴怒中的封行朗,只有搬出他大哥封立昕才管用。

    “谁让你出来的?滚进房间里去!”男人果然是怒不可遏的。

    那凛冽的眸子里迸发出了熊熊的怒意,恨不得将擅作走出房间的林雪落一脚给踹回去。

    雪落没动,以无声对抗着封行朗的暴怒。

    突然,蓝悠悠娇媚一笑,然后就顺势偎依进了封行朗的怀中,“白莲花,我跟阿朗正玩着的游戏呢。再说了,阿朗怎么舍得让我难过呢!对吧阿朗?”

    女人的心思,向来难以琢磨。就像现在这样,蓝悠悠根本就不想领雪落为她向封行朗哀求的情。

    玩游戏是么?雪落似乎觉得自己真够多此一举的!

    “滚回房间里去!听到没有?!”封行朗又是一声暴怒的厉吼。

    雪落看了看偎依在封行朗怀里的女人,又扫了一眼因怒意而狰狞的封行朗,转身便朝房间里走去。

    她的听话和顺从,并不代表她的软弱和卑躬。

    自己就快跟封立昕离婚了,那就意味着封家的一切都将跟她林雪落无关。在封家,她本就人轻言微,又何必打肿脸充胖子呢。再说了,人家蓝悠悠小姐还觉得自己碍事不是么?

    随着林雪落的离开,蓝悠悠的目光变得幽怨起来,“封行朗,原来你真的跟林雪落这个白莲花有一腿啊!”

    “那不是你能管的事儿!”封行朗冷冽的回应。

    “呵呵,封行朗,你大哥的女人你都能下了得手?怎么还好意思说你对你大哥有多么的尊敬?封行朗,你真够虚伪卑鄙的!”

    蓝悠悠实在接受不了封行朗跟林雪落那个白莲花有一腿的事实。这要比锁着她还让她难受。

    封行朗懒得搭理蓝悠悠什么,更懒得去解释什么。在他看来,完全没那个必要。

    他从叶时年手中接过一个针筒,里面装着淡蓝色的药液。蓝悠悠本能的后退,她隐隐约约间意识到那个淡蓝色的药液是什么。

    “封行朗,你哥的身体还没能完全康复呢,你就想过河拆桥了?你就不怕你哥见不到我问你要人?”蓝悠悠锐利着声音提醒着封行朗。

    “那些都是我要想的事儿。用不着你来超心!”

    在蓝悠悠转身而逃离之际,封行朗快如猎豹似的飞扑过去,将她娇弱的身体紧紧的箍勒在自己的怀中,然后将那淡蓝色的液体缓缓的注入她的颈脖中。

    慢慢的,蓝悠悠的身体瘫软了下来,失去意识的倒在了封行朗的怀里,安静如仙子一般静美。

    叶时年立刻从封行朗的怀中打横抱过瘫软的蓝悠悠,生怕封行朗情绪失控又伤到她;接下来,便是将她长期的禁足。

    “朗哥,这一时半会儿还隐瞒得了,要是时间长了立昕哥问你要人怎么办?”叶时年问出了自己的顾虑。

    封行朗陷入片刻的沉思:他本不想欺骗封立昕,但这一回却不得不善意的欺骗他一回。将蓝悠悠这枚不安分守己的定时炸弹留在大哥封立昕的身边,早晚都会像今天白天那样出乱子!

    封行朗纵容不了蓝悠悠一而再的放肆!

    而蓝悠悠突然提出要住进封家来,无疑是给了封行朗一次将计就计的机会。

    “我自有办法!你只要守住这女人就行!”

    封行朗催促着叶时年带着蓝悠悠离开,“要是她再敢在你面前上演脱依秀,你就睡了她!”

    叶时年当时就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