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80章 撩心的女人

第180章 撩心的女人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太太,您这说哪里话啊,照顾主子,还不是我们这些家仆应该做的。”

    安婶一边说,一边朝客厅门外张望着,“太太,您还是回房间里避避吧。二少爷说,那个蓝悠悠小姐会来封家一趟。”

    蓝悠悠会来封家?雪落微微抿唇:她是封立昕心爱的女人,来封家住也是理所当然的。既然真正的女主人已经登堂入室了,想来自己跟封立昕的离婚事宜会更加顺畅吧。

    “没关系的安婶。我正好跟她告个别。”

    这新人旧人交替,雪落觉得自己跟蓝悠悠告别一下也是应该的。再说了,自己本就是来跟封立昕离婚的,又不会妨碍到她嫁进封家来。

    “太太,您还是回避一下吧。那个蓝悠悠小姐,看起来挺不好惹的!”在安婶的眼里,雪落太太俨然就是个弱者,所以她格外的同情她,关护她。

    “好,那我改天再来吧。”

    雪落起身想离开。她觉得自己与其尴尬的藏在房间里回避,到不如一走来得干净利落。

    院落里传来了汽车的引擎声,雪落想离开封家,势必就要跟蓝悠悠碰面。

    “太太,您还是回房间避避吧。二少爷说,蓝悠悠小姐只是过来一趟,一会儿就走的。”安婶着急的上前来拦住雪落。

    寻思着蓝悠悠或许只是参个观,或是溜达一下,自己暂时的回避,又不影响一会儿跟封行朗提出和他大哥封立昕离婚的事宜,雪落便听从了安婶的安排,转身去客房里回避。

    自己这个封太太当得着实窝囊,这还没有离婚呢,就得东躲西藏的避嫌。

    不过能让封立昕顺利的摆脱病痛的折磨恢复健康,雪落觉得自己举手之劳的回避根本就不算什么。

    *****

    在回封家的路上,封行朗一直沉默是金着。

    “阿朗,还在生我气呢?”蓝悠悠喵身过来,像八爪鱼一样腻歪在封行朗的怀中。

    司机小钱时不时的从后视镜里瞟上那么一眼:不得不佩服二少爷封行朗的桃花运。这女人,铺天盖地的想往他怀里涌,趋之若鹜。

    不过这个女人的确够漂亮,用倾国倾城来形容,真不为过。

    司机小钱第一次见到蓝悠悠时,也不由得被她的美貌所惊叹。连伸过去替她打开车门的手,都不自控的乱哆嗦起来。完全是一个正常男人,在看到一个漂亮女人时的正常反应。

    封行朗没有应答蓝悠悠什么,他也懒得应答。只是微眯着眼眸舒展着四肢,任由蓝悠悠的一只小手在他的匈膛上做着各种各样的抽象画。

    蓝悠悠粘人的道行之深,并不是封行朗三言两语,或是三拳两脚能够摆脱得掉的。只要她不乱来,就当是被小猫小狗挠了一下。

    可蓝悠悠怎么可能乖乖的不乱来呢?这么好的机会,错过了连自己都对不起。于是她的小手演绎成了触角,从封行朗的衬衣纽扣中探入,以肤贴肤的零距离方式,在封行朗的腹肌上勾勒着抽象的画。

    或许是嫌这块真人版的皮肤画布太小了,画着画着,那只灵动的小手便开始扩充领地。于是,她的手便勾进了不该涉及的领域。

    再于是,封行朗微眯的眼眸凛冽的扫视过来,染着玄寒的冷意盯着乱来的女人。

    “呵呵呵呵……你终于肯理我了!”

    蓝悠悠银铃般的笑声,满溢着整个车厢。连开车的司机小钱都不淡定的把这商务车开成了个小‘s’形来。足以证明蓝悠悠的笑,是多么的撩心。尤其是男人的心!

    “再乱动,就把你这手给剁了!”封行朗冷生生的厉斥一声。

    这一说,自行补脑的画面就更加激漾起来:这女人的手究竟乱动到哪里去了,二少爷才发狠说要剁了她的手?司机小钱握着方向盘的双手,又开始不淡定起来。

    有个女妖精在车上,而且还乱来着,真够要人老命的!

    “剁了多疼呢!”蓝悠悠将自己为非作歹的手上移到封行朗的唇边,“要不,让你咬断好了。”

    封行朗真想剁了女人的手。可女人如果少了这只手,某些人一定会心疼得要死要活。

    封行朗在想:等大哥封立昕的病情稳定了,他一定会把这个女人五花大绑的送到他的庥上去。任何大哥封立昕好好的享用一下这个女人!

    “蓝悠悠,你这是在自己作死,懂么?”封行朗冷漠的提醒道。

    “懂啊!懂得很呢!”

    蓝悠悠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想要什么。

    言后,她再次匍匐上封行朗的匈膛,聆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阿朗,你为什么不肯告诉你哥封立昕:我们之前就认识过?是不敢吧?怕伤害了你哥那颗脆弱到不堪一击的心?”

    封行朗英挺的眉宇沉沉的敛起,整个人在瞬间笼罩上了一层厚厚的、化不开的阴霾之气。

    “蓝悠悠,你是个聪明的女人!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应该懂!也必须懂!”

    封行朗的每一个字,都染上了沉甸甸的戾气,似在提醒蓝悠悠,又似在威逼蓝悠悠。

    “干嘛老板着一张脸啊,都不帅了!”蓝悠悠摊开自己的一双小手,在封行朗紧绷着的俊脸上揉着,“放心吧,我会配合你用爱情治愈你哥的心病和身病的!”

    “难道这不是你应该做的吗?!”封行朗低厉的反问,有些切齿“蓝悠悠,我哥跟你无怨无仇,你却把他害得这么惨!你所做的这一切,只不过是在赎罪,懂么?”

    “那等你哥恢复了之后,你准备怎么处置我?杀了?剁了?”蓝悠悠俏皮的问。她不怕死。但她希望自己能死得值当一些。比如说:为了封行朗而死,或是被封行朗折磨死。

    “这些都太便宜你了!”封行朗嗤声冷哼。

    “对!这些死法,的确是太便宜我了!要不,我配合你用男人最原始的方式弄死?”

    蓝悠悠在笑,笑得清纯脱俗。就像那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一般,圣洁得不染一丝的尘埃。只不过从她口中说出的话,却犀利辛辣。

    她就是这么一个满身带刺的女人!让男人浴罢却不能。

    封行朗真想弄死这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