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75章 回家我们仔细谈!

第175章 回家我们仔细谈!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半个多月,雪落听话的没有去医院当透明人。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正如封行朗所说的那样:那里根本就不需要她林雪落这个身份尴尬的透明人。

    虽说自己是封立昕名义上的‘妻子’,可他爱入骨髓的,却是蓝悠悠。雪落知道自己留在医院里也起不到任何的帮助。她不像金医师,有精湛的医术可以挽救封立昕的身体;更无法像蓝悠悠那样去挽救封立昕的灵魂!

    雪落觉得自己有的,就只有‘封太太’这尴尬的身份了!

    雪落没去医院,这并不代表她不关心封立昕的病情;她几乎每天都会给莫管家打电话,询问有关封立昕的状况。听说封立昕撤离了呼吸机,而且身体各个重要器官的并发症也逐渐平稳住了,而且还能主动的从食物中汲取身体所需要的营养。恢复健康,只是时间的问题。

    这些不得不归功于蓝悠悠施以的爱情之魔力!雪落真的替封立昕感到高兴和庆幸。

    雪落的单肩包里藏着签好字的离婚协议。这份离婚协议,是她深思熟虑后拟订的。

    净身出户,不带走他们封家的任何不属于她林雪落的东西。蓝悠悠回来了,用她的深情唤醒了近乎沉睡成植物人的封立昕。雪落知道,封家已经不需要她这个冲喜的新娘了。

    嫁也匆匆,离也匆匆,如梦似幻一样!

    这三个多月里,自己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恐怕雪落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了。

    她想将这份签好字的离婚协议送去给封立昕,或是让莫管家转交给他;可考虑到封立昕刚从死神手中夺回自己的生命,不想因为这点儿琐事妨碍到他身体的康复,雪落便寻思着等过些日子再送过去。

    至于夏家那边……应该是回不去了。一个离婚了的外甥女,恐怕就更不受舅妈她们的待见了。

    看来今后的日子,只能够自己自力更生了。

    中午学校食堂。

    “雪落,发什么呆呢,瞧瞧我都给你买了什么好吃的?噔噔噔……你爱吃的可乐鸡翅,还有手打鱼丸儿。”

    袁朵朵欢天喜地将买来了饭菜逐一摆放在餐桌上。她不折不扣的完成着封行朗交待给她的使命:每天变着花样儿的给雪落买爱吃的食物。

    看着袁朵朵从食堂里打来的天价鸡翅和手打鱼丸,雪落着实心疼了起来,“朵朵,你这几天,是捡钱了?还是中奖了?怎么天天如此破费胡吃海塞啊?你不心疼钱呢!”

    原本,雪落就是个勤俭节约的好姑娘;加之现在又计划着要跟封立昕离婚,今后的日子只能靠她自己自力更生了,雪落就更加的心疼起钱来。

    “你就敞开肚皮吃吧!有人替我们买单儿!”袁朵朵一个劲儿的给雪落添着可乐鸡翅。

    说实在的,袁朵朵真的好羡慕雪落有封行朗这么个小叔子体贴入微的关心着。

    “有人替我们买单儿?谁啊?麦维民?”

    其实雪落第一个想到的便是封行朗。明知道他在医院里几乎寸步不离的照顾着他哥封立昕,是不可能赶过来替她们买单儿的,可雪落还是情不自禁的想到了这个男人!

    那是一种深入骨髓的想!

    其实准确的说,并不是突然间想起,而是根本就不能忘记!

    “又提那贱男干嘛啊!人家都结婚喜当爹了!”袁朵朵不满的呼哧一声。

    “对不起啊朵朵,我……我是无心的。别生气嘛!但除了麦维民那个心机男,我实在想不到还有哪个缺心眼儿肯替我们买单儿!”

    雪落微叹一声。想当初,自己跟袁朵朵的确吃了不少回麦维民请的大餐。每个月请上三四回,足够雪落和袁朵朵两人改善伙食了。而袁朵朵每次都会很义气的把雪落一起拉上。

    辛亏每次都有拉上雪落,要不然袁朵朵保不准已经被麦维民那个心机男吃上几回了!

    “封行朗那个缺心眼儿呗!”袁朵朵脱口而出。

    话一出口,袁朵朵就恨不得想把自己的舌头给割掉。好吧,自己就是这么的君子坦荡荡,守不住任何的秘密。

    “什么?封行朗不是一直在医院照顾他大哥封立昕吗,怎么可能过来买什么单儿啊。”雪落质疑。

    “怎么不可能!”随着这声浮魅的男声,一个健硕的体魄紧紧偎依着雪落的身边坐了下来,将联排的塑料座椅微微一沉,“惊喜吧?”

    在看到空降而来的封行朗时,雪落的眼眸里恍过刹那间的晶亮之光,“惊到了,喜没有!”

    男人好像刚刚着急沐浴过,黑亮的短发上还蓄着水渍;几乎半个多月没打理的桀骜胡须也不见了,光洁的下巴更显年青浮魅。

    “假话!我分明听到你心跳加快的声音了!”封行朗撩唇,轻浅邪意道。

    雪落下意识的捂了一下自己的心口,本能的想掩饰自己因为长达半个月才见上男人一面时的澎湃心悸。却没想成了男人眼中的欲盖弥彰!

    又心虚了不是?

    又中计了不是?

    隔这么远,她的心跳声他能听得出来才有鬼呢!看来这个男人的道行之深,是她林雪落所望尘莫及的。

    “别捂了!它可比你的这张嘴巴诚实!”封行朗会意的邪气一笑。看得出来,因为封立昕的病情好转,封行朗整个人的心情也变得明朗。

    “那个……我吃好了,就不打扰你们……打情骂俏了。”袁朵朵见封行朗和雪落你侬我侬的情话绵绵,她便识时务的起身离开。

    按照常理,雪落应该拦下袁朵朵,或是起身跟袁朵朵一起离开的。但这一回她却没有。因为接下来她要跟封行朗所说的话,似乎袁朵朵也不方便在场听到。

    袁朵朵离开之后,她便安静的等着封行朗把饭吃完。

    雪落从单肩包里拿出了那份签好的离婚协议,慢慢的推送至封行朗的面前,“这是我跟你哥的离婚协议,字我已经签好了。我净身出户。这个周末我会回封家拿我的私人物品,如果你不放心,可以让安婶或是莫管家监督着我。”

    封行朗的动作只是微微顿停了一下,便继续不动声色的用湿巾擦拭着双手。

    “今晚你回封家!我们再仔细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