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72章 一只妖化了的美人狐

第172章 一只妖化了的美人狐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于是,蓝悠悠双膝跪地,匍匐在封立昕的病床边,满目饱含着忏悔的泪水。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gorilla,你不用躲我的。在我心目中,你永远是那个温润如玉且最最爱我的男人!只可惜,我年少轻狂,没能好好珍惜你对我的这份赤诚的爱!是我辜负了你!幸好上天给了我再一次的机会……立昕,你快点儿好起来吧,我真的需要你……”

    蓝悠悠匍匐在封立昕的左肩上,失声痛哭了起来。那模样,实在是让人心生怜爱。

    “yoyo,别哭……我从来没有怪过你。从来没有!”封立昕的心,再次被这个女人的泪水给征服了。他甚至于忘了,他的这身残败的身体,正是这个女人赐予的。

    在场的人,都为蓝悠悠梨花带雨的泪水所动容;只有封行朗知道:这个女人的内心,是何等的歹毒如蛇蝎。在瞬息之间万变,一会儿能是人畜无害的纯真少女,再一会儿,便能蜕变成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女巫婆!

    “行了,我哥刚醒,身体虚着呢。莫管家,你送蓝小姐回去休息吧。”

    封行朗适时的制止住了蓝悠悠这样的虚情假意。她越是这样装可怜装无辜,封立昕就会陷得越深。

    已经领教过女人的歹毒了,可看情形,大哥封立昕似乎并没有从中吸取血的教训。反而再次被这个女人给蛊惑了似的。

    这情商,实在是太让人着急操心了!

    “gorilla,我改天再来看你。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不为你自己,也要为了我!除了你,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找不到第二个能对我这么好的男人了!所以立昕,你要快点儿好起来!为了我!好吗?求你了!”

    不得不说,蓝悠悠真的有影后的表演天赋。她会把每一次的哭和每一次的笑演绎得惟妙惟肖。

    刚出了重症监护室,女人就换了一副厌弃的冷脸,恶心的扯了扯被封立昕抚过的衣服,恨不得当时就脱扯掉。先不说她对封立昕原本就毫无感情可言,加上封立昕现在一副面目狰狞的模样,着实让蓝悠悠看着堵心作呕。

    要是不因为封行朗许了她‘钻石级vip的伺候’,蓝悠悠真会当着封立昕的面儿给吐了。

    进去隔壁的病房后,蓝悠悠便迫不及待的拿了换洗的衣服进去了洗手间。她是个有洁癖的女人。在她看来,除了封行朗之外,其它任何男人的碰了她,都是对她的一种亵渎。

    叶时年当然也看出了蓝悠悠精湛的演技:明明是憎恶封立昕的,却能秀出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来。看来她为了封行朗,是什么‘委屈’也受得!

    ******

    蓝悠悠虽然早已经走出了重症监护室,可封立昕的目光一直追寻着她的身影。

    就像上了瘾!

    “行了,别看了。人早走了。”

    封行朗微微低垂着眼帘,目光一派轻冷。他也很想将封立昕对蓝悠悠的恶瘾给戒掉,但他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如果现在戒,无疑是性命攸关的。

    “行朗……拿……拿镜子给我……我想看看我自己……”

    想起什么来,封立昕吃劲儿的想用自己的手去抚自己的脸颊。可他手上肌肉和皮肤的延展性已经退化了,而且部分皮肤组织都沾粘在了一起,根本就无法伸直摊平。

    封行朗上前一步,将封立昕吃劲抬起的手握紧,“早点儿好起来,才是你封立昕唯一的出路!在这个世界上,你是唯一一个能保护她蓝悠悠的人了。只有你好了,她才能好!”

    “行朗……别为难悠悠,她是无辜的。”封立昕开始替蓝悠悠求情。

    “那就好好的配合金医师做治疗!”

    封行朗翻过封立昕的左手,手腕处的割伤捆扎在白纱布中格外的刺眼。“我真应该在蓝悠悠身上也割下这么几百条同样的伤口才解恨!”

    “不……不要!行朗……这一切跟悠悠无关。”

    封立昕急切的说道。言未毕,身体依旧孱弱的他,剧烈的咳嗽了起来。金医师不得不再次给封立昕用上呼吸机。他本能的排斥,却被封行朗的一句话给驯服了。

    “我说过:只有你好了,她蓝悠悠才能安好!我会看在你这个大哥的份儿上不跟她这个嫂子计较!”

    一声‘嫂子’,着实把封立昕吸进了一个幻想的美好世界中。弟弟封行朗的嫂子,那不就是他封立昕的妻子吗?这一刻,封立昕的心就悸动的。

    带着某种希冀入睡,这身体上的疼痛也变得微乎其微起来。

    *

    封行朗进来病房时,并没有看到蓝悠悠。有叶时年在,他当然不会担心蓝悠悠会跑掉。

    叶时年用手指了指洗手间,里面便传来了淅淅沥沥的水流声。

    这个女人不是晚饭之前刚洗过澡的吗,怎么才过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又洗一次?

    封行朗俊眉微蹙。似乎,他就知道原因的。

    “朗哥,你们聊,我去外面等着。”叶时年识时务的退到了病房门外。并将房间的门给他们掩上。

    听到门外的动静,一抹凝白得炫目的妙曼身影从洗手间里飞奔而出;在奔出来之前,女人身上是有超大浴巾的;可在奔出来之后,看到病房里只有封行朗,而没有其它闲杂人等,女人身上的浴巾便自动的脱落了。

    “阿朗……”柔情得能掐得出水来的娇声呼唤。有别于跟封立昕的虚情假意,这一声,喊得是动情又动意。听着能让男人血脉加速狂奔。

    那抹青春靓丽的美好身姿,就这么坦诚相待在封行朗的怀里。

    蓝悠悠像只八爪鱼一般攀附在封行朗的身上;往美好了说,就如同失去安全感的考拉一样,急需寻找一个安全的避风港。而封行朗的怀抱,无疑是蓝悠悠最期待的。

    “外面凉,先把衣服穿上。”封行朗不动声色的说道。

    正人君子到目不斜视。就连女人那傲人的地方,他都可以做到视而不见。

    就这么紧贴着他健壮的匈膛,他不可能感受不到!或许,他只是不想感受到罢了。

    但蓝悠悠不相信封行朗能有这么好的定力!除非……除非封行朗不是个正常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