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69章 所有惦记他的女人,都要死!

第169章 所有惦记他的女人,都要死!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雪落进来蓝悠悠的病房时,医生正给她挂着补给体能的营养液。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她真的挺佩服蓝悠悠的,能不间断的呼唤了封立昕十小时。难道真是‘爱情’的毅力支撑她坚持了这么久?关键是,封立昕竟然还在她的深情呼唤中真的苏醒了过来。足以证明,封立昕的确是爱这个女人爱进骨子里去了!舍得为他死,亦肯为她重生!

    无论她在天堂地狱,还是在人间,他都会追随着她的步伐而来!这是何等的深爱!

    封立昕那边有一大帮子的医学专家正会诊着,雪落也帮不上什么忙。

    做为封立昕的妻子,雪落觉得自己应该来看望一下为救醒自己的‘丈夫’而虚脱到累倒的蓝悠悠。

    叶时年对眼前这个自称是封立昕太太的林雪落,持疑惑态度。他只知道封行朗好像前些日子被他大哥封立昕硬塞了个女人成了亲,怎么这个女人却自称是封立昕的太太呢?

    好在叶时年并不是个喜好八卦的人。对于林雪落的身份,他并不想知道得太清楚。或许在他看来,男人有个三妻四妾什么的,完全可以接受。

    病床上的睡美人实在是漂亮极了:那瓷娃娃般的脸庞简直惊为仙子。蓝悠悠的美,是那种很纯粹的美,像一块天然而成的美玉,没有经过世间任何的雕琢,很干净的美,很纯粹的美。

    就在雪落沿着病床边坐下没多久,蓝悠悠便醒了过来。似乎,她是嗅到林雪落这个强烈的情敌气味而被刺激醒来的。

    蓝悠悠瞪向林雪落的目光很不友好,甚至于溢出了浓浓的敌意。

    “你跟封行朗是什么关系?”蓝悠悠一出口,就是犀利的盘问。一个字一个字的咬紧着问。

    雪落微怔了一下,没想到蓝悠悠醒来的第一件事,不是关心封立昕的状况,也不是关心她自己,而是关心起了她林雪落跟封行朗的关系?

    说实话,这一刻的林雪落是心虚的。难不成自己跟封行朗的那点儿破事这么显而易见的就能被路人甲给看出来?正因为自己跟封行朗的关系不清又不楚,所以她才会如此的底气不足。

    “我是封立昕的妻子,也就是封行朗的嫂子!我跟封行朗,是叔嫂关系。”雪落不动声色的说清楚了自己跟封行朗的关系。

    “你真是封立昕的妻子?”蓝悠悠凌厉的眉宇舒展开了一些,随后冷声嗤笑道:“封立昕都那样了,你怎么还肯嫁给他?难道你晚上抱着他睡的时候,不会恶心作呕吗?”

    根据时间来推测,封立昕娶这个叫林雪落的女人,应该是被大火烧伤之后。因为封立昕在跟她蓝悠悠厮混的时候,还是申城的单身贵族。

    林雪落浅浅的叹息一声,像在自嘲,“估计是我太拜金了吧!封家能给我锦衣玉食的生命!”

    雪落不知道用什么话来作答蓝悠悠的鄙夷。似乎觉得自己这样的自嘲,反到能更贴切蓝悠悠的心意。贬低自己,能让别人开心,算是无奈中的无奈吧。

    “拜金?你到是挺坦诚的。”蓝悠悠冷哼一声,上上下下像个高精度的扫描仪一样把雪落打量了个遍。一个其貌不出众的女人,关键还爱钱。挺好的。

    “蓝小姐,真的很感谢你唤醒了我丈夫封立昕。金医师们正给立昕做会诊,都说您能唤醒他,实在是个奇迹。”雪落真诚的感谢道。

    “你是真心感谢我呢?还是假意的感谢我?”蓝悠悠一记白眼睨了过来,麻凉得很。

    “什么意思?”雪落又是一怔,只觉得跟这个女人说话实在是费劲儿。“我当然是真心感谢你了。”

    “虚伪!”蓝悠悠冷嗤,“据我所知,封行朗是没有资格继承封家遗产的!如果封立昕死了,你不正好能继承封家的遗产吗?也能如了你嫁来封家的拜金之愿啊!”

    “……”雪落彻底的愕住了。原来自己嫁进封家当太太,外人们都是这么看待她林雪落的啊!

    观念南辕北辙的两个女人,这个话题似乎没有必要再继续下去了。

    “你好些了吗?安婶回去给你熬了些安神补气的莲子羹,一会儿就送过来了。”

    虽说蓝悠悠说话很‘刺耳’,甚至于‘刻薄’,但雪落却挺喜欢她有事说事的犀利个性的。

    蓝悠悠对什么莲子羹那是完全提不上兴奋的,她一直在紧盯着雪落。从她那张净美的脸庞开始,一直延伸到她的腰际,直到雪落的纤腿之处。

    虽说是同类,但被蓝悠悠这么盯看着女人的羞怯部位,雪落还是有些不自在的。她本能的合紧了自己的脚,微微前倾着身体。将自己的开衫遮盖在蓝悠悠一直盯视的部位。

    突然间,一句让雪落听着脸红又心跳的问话从蓝悠悠的美唇中溢出,愣是把雪落给愕住了。

    “你跟封行朗睡过了?”蓝悠悠问得很直白,而且语调很锐利,不给雪落以回避的机会。

    “……”雪落真心服气了这个口直心快且又大胆泼辣的女人。似乎什么话她都能问得出口。丝毫不害羞不害臊。就好像再平常不过的拉家常一样。

    关键雪落不想跟这个女人拉这样的家常!这哪里是什么家常啊,这分明就是个人**。

    自己该怎么回答这个女人呢?实话实说么?她林雪落丢不起这个人!那只剩下善意的谎言了!

    “我喜欢像方亦言那样的男人:阳光开朗,明媚得像晨曦!”

    这话怎么说得如此顺口,而且还相当的耳熟?似乎,自己曾跟封行朗那恶魔男人说过。对于那个恶魔男人很管用,雪落希望对蓝悠悠这个难缠的女人同样管用。

    蓝悠悠并没有去追问雪落口中的‘方亦言’是谁。因为对她无关紧要的人,她蓝悠悠向来懒得去过问一丝一毫。

    “你最好别惦记封行朗!因为他是我的!只能是我的!所有惦记他的女人,都要死!”

    蓝悠悠咬牙切齿的话从艳唇中溢出,像极了一个正诅咒别人的女巫婆。可这个女巫婆却拥有着一张美艳得如同天使一般的纯真脸庞。

    雪落心头狠狠的震颤了一下:因为蓝悠悠的霸气,也因为自己的心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