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64章 美好脱俗的女人

第164章 美好脱俗的女人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知道!可二少爷这脾气……要是暴躁起来,十头牛都拉不住他啊!我担心大少爷这万一要是……要是真走了,谁才能拦得住二少爷呢?”

    莫管家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 大少爷封立昕要是能抢救过来更好,如果真有什么不测,他必须得理智的保全二少爷才是!要不然,他就愧对封家的列祖列宗了。

    谁才能拦得住封行朗呢?雪落冥思苦想着:

    舅舅夏正阳?绝对不可能!遇到这种惹祸上身的事,他明哲保身还来不及呢!

    方亦言?那也不可能!他那么势单力薄,怎么可能劝得住封行朗这头蛮牛呢!

    封家两兄弟的叔叔封一明?估计他是巴不得封立昕和封行朗俩兄弟早点儿出事吧,他也好光明正大的继承封氏集团。

    那还有谁能帮得了封行朗呢?

    雪落想起了一个人。一个曾经来封家看过封立昕的男人。壮得跟一堵墙似的魁梧男人。

    听莫管家说起过,那个男人好像还是封家两兄弟的恩人。

    “莫管家,您可以去找上回来封家看望封立昕的那个男人啊!好像姓严来着。”

    “你说严邦?”

    莫管家眉宇扬动了一下。似乎真觉得严邦是个不错的人选。

    “太太,我让小钱先送你回学校去吧。你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关键别再让二少爷见到你,不然又要把气撒到你身上了。”莫管家担心太太的处境。

    “他想对我撒气就让他撒呗!总好过他一个人独自把痛苦憋闷在自己心里头。”雪落黯然。

    “太太,我知道你是心疼二少爷。可二少爷现在脾气难能预测,我怕他误伤了你。要是造成什么不可挽回的伤害,那就成雪上加霜了!”

    莫管家向来都以大局为重,“您还是先回学校去吧。听话。”

    “我不回去!立昕都病重成这样了,我哪里还有心情学习啊!莫管家,你去忙吧,我不给您添乱就是了。”

    见太太雪落执意不肯离开,莫管家也只能叹息一声,“那太太您多保重。一会儿让小邢给你安排个护士值班室休息一下。记住,别再去招惹二少爷了!”

    雪落点头应好。

    ******

    封行朗消失了三天,蓝悠悠也狂躁了三天。而叶时年更被她折腾了三天。

    她先是逼叶时年不停的给封行朗打电话,关机;

    她又逼迫叶时年将电话打去gk集团和封家,秘书说她们敬爱的封总已经三天没去办公了,而封家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还有封行朗的好基友们,叶时年都找过了。

    蓝悠悠下了最后的黄牌警告:如果叶时年再找不到封行朗,她就会逃出这幢别墅自己去找。

    叶时年不太相信蓝悠悠能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逃走,但看到蓝悠悠没日没夜折腾他,也折腾她自己的楚楚可怜样儿,叶时年又一次动了恻隐之心。

    叶时年的左手臂上,已经被蓝悠悠咬过好几回了。偶尔狂躁起来,她会连她自己的手臂也咬。

    叶时年不清楚这个女人究竟着了封行朗何样根深蒂固的魔,但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蓝悠悠对封行朗的无比挚爱和眷恋。

    虽说这样的挚爱和眷恋,并不鲜活,并不健康,甚至于还带上了那么点儿令人窒息的死亡味道。

    忠贞不渝的爱情,总是让人向往并心怀敬意的。

    叶时年真的很同情狂躁中的蓝悠悠自己作贱她自己。或许在叶时年看来,一个柔弱的小女人深爱上了一个不爱她的男人,怎么看怎么都让人同情和怜悯。

    “蓝悠悠,如果你不再闹腾,我答应出去给你找寻朗哥的行踪。但前提条件是,你不能从这里逃跑。”叶时年的目光,落在了别墅角落里的那堆泛着阴森森金属光泽的铁链上。

    蓝悠悠也朝那堆铁链瞄上了一眼,冷声轻哼,“所以,你又要锁着我?”

    随后,她的身体突然像一条柔若无骨的美女蛇一样,一下子瘫软在了地面上,“我都气若游丝成这样了,你怎么舍得锁着我啊?你怎么一点儿都不怜香惜玉啊,快来,帮我抱到庥上去。”

    叶时年的一颗心,是悸动的。他清楚的知道自己血气方刚的男人体魄需要什么。但他的双脚像是硬生生被钉在了地面上一样,没有上前挪动半步。

    他知道蓝悠悠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危险了。接近她,就等同于接近一个定时炸弹。随时会把他炸得粉身碎骨。

    蓝悠悠水汪汪的大眼睛里生着媚,只要一眼,便能将男人的三魂七魄给摄去。还有那不知何时露出的,如柔荑一般莹白的半个肩膀。

    叶时年只觉得自己就快压不住身体中那上窜下跳的奔腾血气了。

    他知道,蓝悠悠是想从他眼皮子底下逃出去。去找封行朗。但他不给她这个机会。

    就在蓝悠悠媚态横生的扑进叶时年的怀里时,叶时年一个眼疾手快的手刀,重重的击打在了蓝悠悠的颈脖处,一阵沉甸甸的眩晕袭来,蓝悠悠昏倒在了叶时年的怀中。

    那自来的悠然香气,丝丝缕缕的萦绕在叶时年的鼻间;还有女人那柔若无骨的身体,对叶时年来说,简直就是酷刑!

    可叶时年瞬间便意识到:蓝悠悠是封行朗的女人。不对,似乎应该是封立昕的女人。不管是封立昕的女人也好,还是封行朗的女人也罢,这个女人都跟他叶时年没半毛钱关系。

    自己惦记不得!也不敢惦记!

    缓缓的将女人平放在庥上,叶时年微微叹息一声,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挣扎,他最终还是将铁链锁在了蓝悠悠的脚踝上。

    左脚踝的伤口已经愈合了,但叶时年还是不忍心用铁链再次锁住那段褐红色的伤口处;所以他换了蓝悠悠的另外一只右脚锁好。

    无论自己如何的怜香惜玉,都无法改变蓝悠悠对封立昕痛下毒手的恶劣事实。

    如此美好脱俗的女人,竟然有着一颗蛇蝎心肠。

    锁好蓝悠悠,叶时年又将别墅的所有门窗锁定,启动好智能的报警装置后,他才离开了别墅。

    两个小时后,叶时年才从外面急如火燎的赶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