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57章 封立昕之死(上)

第157章 封立昕之死(上)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封立昕是个有洁癖的男人。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而且自尊心也强。

    常人奉行:好死不如赖活着!可封立昕却觉得:赖活着还不如好好的去死。

    大部分情况下,都是金医师和莫管家伺候着封立昕的拉和撒。因为封立昕不肯插用导管,所以一般在他有需要的时候,金医师和莫管家才会帮他把导尿管接上。

    一来,可以维护他的男人自尊,不用一直接着让他不舒服的导管;二来,也有利于刺激他身体各个器官的感知敏锐度。封立昕又是个有洁癖的男人。

    一直以来,都没有出现过意外。金医师和莫管家跟封立昕配合得都相当的,几乎从来没有出现过失禁的情况。

    而今晚,金医师正好有急事回家处理,而封立昕的病情又相对稳定,他交待过助手小邢之后便离开了封家,最早第二天的下午才能赶回。

    莫管家原本是留在医疗室中伺候封立昕起居的。听到楼下客厅里传来了安婶和太太的争吵声,他才匆匆忙忙的从医疗室里走了出来,赶下来想拦住怒火中烧的雪落太太。

    哪里会想到,就在莫管家跑出去追太太雪落的时候,封立昕就要方便了。或许是小邢医生的业务不够熟练,而且跟封立昕又没有配合度,所以在封立昕咿咿呀呀说着不清晰的话时,他以为他不舒服了,便凑近过来询问并检查。

    等他意识到封立昕是想方便时,已经晚了。封立昕已经尿失禁在了自己的身上。

    这还是不最关键的。

    最关键的是:等小邢医生想去接上导管时,液体洒在了他的手背上,他本能的想避让,压了一下某处,连他低下头去查看的脸都没能幸免。

    被小解溅到了脸上,出于人的本能,小邢医生立刻丢下了导管,条件反射的去拿纸巾擦拭自己的脸和眼镜……

    封立昕是个有洁癖的人,更是人自尊心极强的男人。

    或许小邢医生的行为,完全是一个人的本能行为,可落在封立昕眼底:那便成了深深的厌恶。自己俨然已经是个废物!除了躺在病床上等死之外,已经没有任何生存下去的意义和价值了!

    没有了信仰,没有了追求,没有了对爱情的期盼,有的,只是一具残疾的躯体。活着的每一天,都生不如死!

    封行朗赶回封家时,小邢医生已经给封立昕打了镇定剂。这样无疑是冒险的,因为封立昕已经虚弱到随时有可能无法从镇定剂中醒过来。可当时的情况,小邢医生也迫不得已。

    “哥……我回来了,就在你身边。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封行朗将大哥封立昕骨瘦如柴的身体整个托起来,紧紧的拥抱在自己的怀中。

    “二少爷,对不起……都怪我,没处理好。”邢医生连声自责着。

    封行朗没有出声,只是紧紧的拥抱着封立昕的身体,久久的维持着静滞不动。

    莫管家已经给封立昕换好了定制的睡衣,保持着干爽和整洁。

    “莫管家,打电话通知金医师,让他连夜赶过来。给邢医生多结算一年的薪酬。”

    封行朗生冷着声音,每一句话都染上了玄寒的冷意。他是冷漠的,他不会给任何人去犯第二次伤害他大哥封立昕的机会。

    “打过电话了。金医师说他明天上午就能赶到。”莫管家知道二少爷心情不好,回话都是小心翼翼的。

    邢医生并没有连夜离开封家,而是守在了医疗室的门外。他知道二少爷封行朗的脾气。为了不让他见着生烦,便一直在医疗室的门外守着。

    其实邢医生还是尽心尽职的。只是他太过年青,在敬重生命上,远没有他的导师金医师做得好。

    如果当晚是金医师处理,哪怕是洒满他的脸,他都不会惊慌失措。他能不动声色的将导管接上,等伺候好封立昕方便之后,他会找个封立昕看不到的地方处理脸上的污液,而不会像助手小邢那样惊慌失措的当着封立昕的面儿处理!

    让封立昕感觉到小邢是在厌恶他。原本被大火烧成这般模样,封立昕的心里早已经是深深的自卑了。而这一回小邢医生的莽撞处理,更是导火索!

    有时候当一名善解人意的好医生,也是一门心理学。

    好在,清晨的时候,封立昕便醒了过来。他看到了窗帘处透进的一小缕晨曦。自己又熬过了一个晚上。又一次看到了晨曦的光芒。

    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拥在一个厚重的怀里。是封行朗。他依着他睡着了。那张俊逸的脸庞上,依旧烙印着紧张和沉甸甸的担心。

    封立昕深深的凝视着偎依在自己身边的封行朗,珍惜着这来之不易的每一分每一秒。他知道:过了今天,或许就再也看不到弟弟封行朗的样子了。

    拖着一副残破的身体去连累对自己好的人,实在是太残忍了。封立昕真心舍不得封行朗因为自己而整日的郁郁寡欢、暴戾仇视、嗜血凶残。

    长痛不如短痛。只要他封立昕活着一天,封行朗就会一直在这样的戾气中纠结沉沦。

    其实昨晚雪落在客厅里跟安婶和莫管家争吵的声音,封立昕是听到了。

    终于,那个叫雪落的姑娘还是承受不了这样的生活跑掉了!

    封立昕难免会深深的自责:要不是自己当初异想天开着想找个女人回来照顾弟弟封行朗,也不会把一个无辜的姑娘给拖累进来。

    终究,雪落和封行朗还是有缘无份。如何的撮合,也强求不来。这样跑了,也好。至少那个姑娘可能脱离苦海了。

    自己怎么能幻想:封行朗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又如此仇恨满心的情况下爱上雪落姑娘呢。

    雪落,真是对不起了!我封立昕不能亲口跟你说声道歉了。我只能让莫管家留些金钱给你做补偿。知道你不是个拜金的姑娘,但这是我封立昕唯一能赎罪的方式。请原谅我!

    “行朗……行朗……醒醒。”封立昕用额头去顶了顶一旁的封行朗。

    “哥你醒了?”封行朗眼眸中满是熬红的血丝,“想做什么?从今天开始由本公子全天候的亲自伺候你!怎么样,够档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