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53章 深入骨髓的沉重打击!

第153章 深入骨髓的沉重打击!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立昕……”雪落担起头喃唤了男人一声。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乖,叫老公。”男人一边纠正着雪落的称呼,一边用疤痕满布的手去轻抚和缠绕雪落柔顺的长发。他喜欢这样简单而单调的动作。因为这样的动作会让他那满目疮痍的心得以暂时的平静。

    雪落似乎这才想通:为什么自己一叫这个男人‘立昕’,他就会立刻让她改口成‘老公’。因为这张面容下,还深藏着另一张面容。而那张真实的面容并不是封立昕。

    雪落想扯开外面的那层面容,看看这层烧毁的面容后面,到底隐藏了什么样的真实面容!

    “老公,封行朗他欺负我。你帮我好好的批评他,好么?”

    这番话,是雪落随口而说。而她真正想做的,就是去吻‘封立昕’。

    狠狠的吻!

    男人似乎笑了,只是那张疤痕纵横的脸庞,实在是看不出来,他究竟怎么个笑法儿。是得逞后的肆意狂笑,还是在嘲笑她的愚蠢?

    是啊!这两个月来,自己的确够愚蠢的!在这个阴险狡诈的男人面前,狠狠的秀足了她的低智商。

    “好!回头我一定说说他。”‘封立昕’蜷起手指,爱昧的在雪落的鼻尖上刮了一下,“委屈了?”

    落‘委屈’的点点头。一副温婉又乖巧的模样。

    何止委屈啊!如果雪落验证了方亦言所说的属实,那就不仅仅是委屈的问题了,俨然就是奇耻大辱。估计她林雪落会怒不可遏到无法冷静吧!

    “来,让老公抱抱,好好安慰安慰。”

    ‘封立昕’托起蹲在轮椅边上的雪落,劲臂一勾,她柔若无骨的身体便坐到了他劲实的长腿上。

    那样的力道,要比普通的成年男人还要健康有力啊!

    雪落真想一巴掌拍晕自己:林雪落,你这究竟有多傻多天真啊,男人在你面前都露了这么多的破绽了,你怎么就一丁点儿都没上心呢?还傻兮兮的配合着他愚弄着自己?

    简单的一个‘蠢’字,俨然已经无法形容自己智商了。这智商连她林雪落自己都着急!而且还万分的羞愧难当。这是蠢到姥姥家的节奏么?

    如果善良有错,如果宽以待人有错,那她林雪落已经错得找不着北了。

    过多的自责和反思,是弥补不了自己所受到的羞辱的!更何况这一切并不是她林雪落的错。

    虽说羞于主动去亲这个男人,但为了验证自己心头的疑惑,雪落还是把心一横,用双臂圈住了‘封立昕’的脖子,然后……然后狠狠的吻了下去。

    这样的亲,是带有目的性的。所以就特别的不温柔,更别说什么柔情,什么似水了。

    就好像小狗看中了它心仪的肉骨头,只是一心想得到它,一个劲儿的想占为己有。

    女人突然间主动的亲嘬,让‘封立昕’有些受宠若惊。而且女人的嘬劲还很大,感觉非要啜开他的嘴巴不可。

    这女人怎么变得这么的急不可耐了?不过这用力的狠啜,的确很带劲,很舒服。一直从唇上舒坦到了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里去了。

    难道正如自己所说的那样:做那种事是很容易上瘾的?女人这迫不及待的样子,完全跟上隐无疑了。虽说没有什么技巧,就是用劲的在亲他。但这样的生涩,他却喜欢得很。

    感觉到雪落有些急切的想让他张开嘴,所以男人便故意使坏的不肯配合。他享受着她努力嘬开他嘴唇的过程。真的很刺激。火辣辣的都是激晴。

    男人越是不肯张嘴,雪落就越发着急。她又亲又啜,几乎把吃奶的力气都给用上了。就在她快要放弃的时候,男人松开了他一直紧闭着的健康牙齿,让她成功的啜开了他的唇。

    从封行朗的舌头被咬破到现在,前后不超过半个小时。在这半个小时里,他的伤口应该不会恢复得那么快。即便已经停止了流血,但那个伤口还会在。

    所以,雪落开始去纠缠封行朗的舌头;可是男人却一直使坏的躲避着。他更多的享受着跟女人在唇中嬉戏的过程。一种能让男人荷尔蒙剧增的戏耍。

    其实在雪落圈上男人颈脖的那瞬间,她已经嗅到了那个熟悉的味道。淡淡的薄荷沁凉,混合着悠悠的烟草气味儿。

    雪落可以肯定:这些气味是一定不可能出现在真正的封立昕身上的。

    因为封立昕的病情已经严重到要用呼吸机了,他又怎么可能去吸烟呢?即便不是他自己所吸的烟味儿,那其它在医疗室的人就更不可能吸烟了。金医师和小邢医生不会,莫管家亦不会。

    所以,这个身上有烟味儿的男人,肯定不是真正的封立昕。

    那么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抓这个男人现出自己的原形来!

    不管雪落怎么使劲儿,都缠不上男人的舌尖;可能是她亲的技术有问题,加上她还有那么点儿羞中带怯,就更加缠不上他的舌尖了。缠不上,就吮不到。就验证不了他的舌头是不是有伤口。

    真是个傻女人!你这亲法,是在跟他玩过家家么?皮痒肉不痒的。

    感觉到女人的气馁,男人环拥在女人腰际的劲臂加上了力道,然后引导着女人跟他一起做着舌尖上周而复始的嬉戏。

    功夫不负有心人!雪落终于逮住了机会,一口啜在了男人的舌尖上。

    很用力!雪落几乎把自己能用上的力气都用上了!因为成败在此一举。她没有咬他,只是啜他。

    因为咬他会出现新的伤口,而啜他只会让原来的伤口现形。

    “呃……嗯!”轮椅上的男人发出一声吃疼的闷哼。并不是很疼,只是伤口第二次被嘬开,要比第一次要疼上很多。

    瞬间,便有腥甜的血液从男人的舌尖上溢出,蔓延在了彼此的口腔里。雪落也因为狠狠的那一啜,溢在她嘴巴里的血液则更多。

    刚刚,半个小时前,自己在男人舌尖上做下的记号发挥了作用。

    雪落用它来识别出,这个坐在轮椅上的‘封立昕’,果然是封行朗假扮的!

    雪落已经在心里做好了准备,可在这一刻,她还是被这个残忍的事实真像给打击到了……

    深入骨髓的沉重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