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51章 舌尖上的记号(上)

第151章 舌尖上的记号(上)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安婶本以为二少爷封行朗会责备自己的擅作主张,却没想二少爷从她手中接过餐盘,肃然清冷的朝客房走去。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关心就关心呗!宠着自己的太太也没什么可丢脸的。明明有着一颗关切的心,却还非要冷着一张脸。安婶有些不理解这年青人的感情世界。但见封行朗主动进房间示好,她还是倍感欣慰的。

    房间的门再次被推开。雪落以为是装扮好后的‘封立昕’,可回头之际,看到的却是封行朗本尊!

    扫了一眼男人手中被安婶原封不动端走,现在又被封行朗原封不动给端回来的餐盘,雪落的心微微暖和了一下。看来这个男人还没冷漠到不可救药。

    “本公子亲自伺候,对你来说,那便是天大的恩赐。林雪落,你意思一下就行了。”

    封行朗低沉着声音,听起来凌厉,可却没了那种戾气。相反的,却带上了一丝宠爱的意味儿。

    “封公子,谢谢你的好意。只可惜,你这天大的恩赐,我还真不想接受。麻烦您端着你的恩赐,从这里走出去!我消受不起!”雪落赏了封行朗一记冷眼之后,便不再看他。

    面对女人的桀骜不驯,封行朗并没有以暴制暴;菲薄的唇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意,顺手挪过一张椅子坐在了书桌前的雪落身边。

    “还来劲儿了?就为昨晚的事么?”封行朗醇厚着声音,拉长着尾音,浓得化不开似的。

    一提到昨晚上的事儿,雪落纯美的小脸顿时羞得烫红一片。这个暴戾的男人,连衣服都懒得脱,就直接掠地攻城了。

    疼得她以为自己会死掉。即便是兽心大发,也不可能随时都能起立吧?雪落真服气了男人的说做就真的能做。

    雪落羞愧难当,恨恨的瞪了男人一眼,咬住了自己的唇。努力的压制着怒火不去跟这个男人争辩什么。因为每一次的争辩,几乎都以她林雪落自取其辱而告终。

    “我们得讲道理不是么?你答应过,如果我肯赴约夏以琴的相亲宴,你就答应我的任何条件。怎么轮到我跟你索性要福利时,你就不认帐了?”

    封行朗一边邪气凛然着自己的强盗逻辑,一边从盘子里拿起一块小薯饼,送至自己嘴边咬上一口后,又改送至了雪落的唇边;雪落直接把头侧到了一边。

    “昨晚你吃剩的草莓慕斯,我都替你吃光了。怎么你还嫌弃上我了?”

    那倨傲口吻无疑是想表达:从来都只有我封行朗嫌弃别人;而对于我吃剩下的食物,你林雪落完全应该舔着脸过来欣然接受。

    雪落实在受不了封行朗自恋到倨傲的花孔雀模样。只是,他真的吃下了自己昨晚在优山美地餐厅里吃剩的草莓慕斯吗?还当着夏以琴的面儿?也真够为难他封二公子的!

    鬼使神差般的,雪落竟然就张嘴了;封行朗趁机将手中吃过的小薯饼塞进了雪落的红唇中。

    天地良心,雪落真的不是想跟这个男人打情骂俏。即便是跟他缓和气氛,也是为了接下来的为抓他现形做铺垫。

    不说一块吃剩下的小薯饼吗,她林雪落忍了。

    “怎么样,染上我口水的食物,是不是吃起来特别的香?”

    男人总是这样的浮魅。雪落又怎能抵抗得了他一而再的温柔攻势呢。

    “我要见封立昕!”言归正传,雪落逼迫自己不去沉沦于男人伪造出来的深情。像这种男人也会有深情,那太阳真想要打西边出了。

    封行朗英挺的眉宇微微上扬,声音压冷了一些:“见他做什么?昨晚你不是已经很满足了么。”

    “封行朗,我没你这么下……下琉!”雪落忍无可忍的顶上一句。

    “原来你们女人也喜欢穿裙子后就不认帐呢!抹杀我的劳动成果!”封行朗悠然一声。

    还劳动成果?她有让他劳动了吗?雪落真想将那碗糯米粥整个的扣到男人那张含着坏笑的俊脸上。好让他知道:她林雪落并不是案板上待宰的鱼肉。

    但为了自己接下来的最终目的,雪落还是忍了。吃了那碗糯米粥,要远比将这碗糯米粥扣在男人的俊脸上更有价值。

    “今晚我非要见到封立昕!要是你不肯让我见他,我就……”

    “就怎么样?继续绝食抗议?”

    “我就去法院,跟封立昕起诉离婚!”雪落近乎咆哮。

    面对女人露出来的利齿,封行朗微微皱眉,声音沉了沉,“起诉离婚?你有那么大的胆儿么?你就不怕我让夏正阳把你五花大绑了再次送进封家来?”

    这并不是威逼,而是一种赤倮倮的秀肌肉。林雪落相信:以封行朗在申城的显赫地位,逼迫舅舅夏正阳这么做,完全是有可能的。

    “我活着,你封行朗是逼不了我做你们封家的人的!那就只能在我死后,做你们封家的鬼!”

    雪落不知道哪里来的戾气,她死死的盯看着封行朗那张俊逸冷酷的脸,突然就从眼眶中溢出了两滴晶莹剔透的泪珠来,“大不了,我提前下地狱去见我爸我妈!”

    封行朗默了。女人突然滚落的泪水,让他脸上的佞气一扫而空。那眼眸里有着无尽的温情。

    然后,他就吻了她。梨花带雨的她。

    这原本应该是一个抚慰心灵创伤的吻。

    可在封行朗接触到林雪落那q弹至极的唇时,便猛然探索得更深;无辜的红唇被男人或啃或咬着,激烈却不急迫,强势但很温柔。被允过的唇瓣慢慢传来一阵谡谡麻麻的感觉,让雪落不自控的软了身体。

    男人灵动而有力的舌,轻触着雪落的贝齿,诱似地让她张开嘴,接受了人进一步的侵有……

    当时的雪落几乎快被男人给亲傻掉了。

    不说不说,在封行朗高技巧的强势之下,女人真的很难反抗得了他。

    这满满浮魅的男人,就像黑暗土壤中孕育出来的妖孽一般,情窦初开的雪落只有沦陷再沦陷。

    突然间,雪落想起了自己今晚的目的所在,她立刻用仅存的一点儿理智,在男人探进她口中的劲舌上咬下一口。顿时,便有腥甜的血液蔓延进雪落的嘴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