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48章 封立昕是假的

第148章 封立昕是假的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其实雪落明白得很:这样的感情,不仅仅是卑微,而且还不知廉耻。  .

    要是传出去,她林雪落,封家两兄弟,都会被道德谴责得体无完肤。而她林雪落,就是罪魁祸首!将永远背负着骂名。

    她林雪落死不足惜,但要是牵连到封家两兄弟,那就自作孽不可活了!

    “朵朵,你想太多了。这些吻痕,真的是我家立昕留下的。我家立昕除了表层的皮肤被烧毁了,身体还是很棒的。”雪落淡淡道。她不会跟任何人承认自己跟封行朗的不轨行为。

    袁朵朵盯看着死也不肯承认的林雪落,长长的叹气一声,“行!你有维护自己感情**的权力!你别难过了,我也不问了。我就当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不知道!”

    事关封家的颜面,而雪落又死也不肯承认,袁朵朵也不方便继续追问和评说下去。封家在申城可是显赫贵胄,流言蜚语是要不得的。

    “朵朵,对不起,我……”雪落歉意的说道。袁朵朵拿自己当要好的朋友,可她却不能对她说实话,难免会心生愧意。

    “雪落,你别这么说,我知道事情的轻重!但你也要保护好你自己。如果真有什么流言蜚语,大家顶多只会说封行朗风流倜傥,你林雪落恐怕……”袁朵朵回咽了后面的话。

    其实她想提醒雪落:如果东窗事发,封行朗最多只是花花公子的举止;可雪落就要饱受世人人指指点点和唾骂了。这年头,世俗之人就喜欢挑软柿子捏了!

    “朵朵,谢谢你,我懂的。快上课了,你赶紧的去洗漱吧。”

    雪落整理好自己的衣领,又从袁朵朵那里找来一条丝巾包围在自己的脖子上,将那些吻痕给遮掩住了。

    看着男人在自己身上制造出的红痕,雪落恨不得又爱不得。但有一点雪落内心却无比的清晰:就是自己再不快刀斩乱麻,就会溺死在封行朗蛊惑的深渊中不能自救了!

    刚出女生宿舍区,茂盛的梧桐树后突然闪出了一个人影,是方亦言。

    袁朵朵见状,连忙横身上前,堵在了方亦言和林雪落之间,“方亦言,你又想干什么啊?雪落都已经嫁作他人之妻了,你还想怎么纠缠她?”

    雪落今天的心情真的很糟糕,她实在不想跟方亦言争执什么,或解释什么。同时她也明白:方亦言不仅仅当她是女朋友,而且还有为数不少的友情存在于两人之间。

    “朵朵,我不是来纠缠雪落,我是真有话跟雪落说。”方亦言疲乏着声音解释道。

    他的眼睛里染着明显熬夜后的血丝,一向文质彬彬的他,竟然变得胡子邋遢的。跟他文艺小青年的本色实在是出入甚多。

    “你有什么话跟我说好了。”袁朵朵依旧横在方亦言和林雪落之间,然后又侧身跟身后的雪落提醒道:“雪落,你先去阶梯教室吧。我会拦着他的。”

    雪落今天实在没心情跟方亦言解释什么,默默的点了点头,便转身想跨过花圃绕行。

    “林雪落,我觉得这件事,要比你上课重要!”方亦言朝雪落扬了扬手中的报纸。

    那是两张报纸。雪落都见过。一份报纸比较陈旧,上面有封立昕几个月前在医院里急救时被人偷着拍下的;另一张,雪落在去夏家约夏以琴赴约封行朗的相亲宴时看到过的。那是在校园门口,她给封立昕整理挡风围巾时的画面。她手包里还留有一张。

    看方亦言的样子,绝不像要磨叽和责问她为什么要嫁给封行朗的事。他手中的两份报纸,引起了雪落的注意。

    见雪落顿住了步伐,方亦言又继续说道:“雪落,难道你从来没有怀疑过,你丈夫封立昕很奇怪吗?如果你想解开心头的疑虑,就跟我来吧。”

    言毕,方亦言并没有继续留下跟袁朵朵拉扯,而是转过身径直离开了。

    方亦言的话,让雪落一下子便决定要去追方亦言。

    “朵朵,你先去阶梯教室占位置,我一会儿就赶过去。”雪落将怀里的课本塞给了袁朵朵。拔腿便朝走在前面十来米的方亦言追了上去。

    “雪落……雪落……你小心点儿。保护好自己。”袁朵朵急声提醒着林雪落。

    跟方亦言在一起,雪落从来没有担心过自己的安全。要是有什么意外,或是不安全,早在两年之间就会发生了。方亦言一直很尊重她。

    雪落追了过去,一直跟着方亦言的步伐追到了校园南区的英语角。现在是快上课的时间,里面并没什么人。而且方亦言一直是这英语角的负责人之一。

    “方亦言,你究竟想跟我说什么?”雪落终于追上了方亦言的步伐。已经是气喘吁吁的。

    “雪落,你老实跟我说,你究竟有没有见到过真正的封立昕?”方亦言转过身来,很严肃的问道。

    这冷不丁的一句,还真把雪落给问住了:自己当然见过封立昕啊!可为什么方亦言会重重的强调‘真正’两个字呢?

    反馈给雪落的感觉就是:难道自己见到的封立昕,不是真正的封立昕?这怎么可能呢!

    “我当然见过封立昕了!”雪落以肯定的语气作答着方亦言的追问。

    “就是周五下午来学校门口接你的那个?”方亦言又是一声紧紧的盘问。

    “对!就是封立昕!”雪落笃定的补充道:“我丈夫封立昕!”

    方亦言的唇角隐过一丝诡异的笑意,他深深的凝视着雪落的眼底,然后一字一顿道:“只可惜,那个人并不是封立昕!”

    雪落狠狠的一怔,连话都打起了微颤,“方亦言,你说什么?那人……那人不是封立昕?怎么可能呢?”

    随后,雪落冷冷一笑,“我自己的丈夫我会不认识么?方亦言,谢谢你的好意!我要去上课了,再见。”

    雪落想离开了,因为方亦言的话实在是太天方夜谭了。轮椅上的那个男人不是封立昕,那又会是谁?难不成还会有人假扮封立昕被大火烧得面目全非的模样,来接她这个妻子放学?

    “雪落!”方亦言出口叫住了转身想离开的雪落,“如果没有充足的证据,我是不可能说出如此不负责任的话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