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44章 一个想不通,把孩子流掉了?

第144章 一个想不通,把孩子流掉了?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淡淡辛辣烟草的气味儿,还有他常用的薄荷沁凉气息,萦绕着雪落的鼻间,也慢慢的渗透进了雪落的血液,甚至于骨髓里。

    情不自控的,雪落又想起了那个晚上,封行朗把自己从学校里扛出来,说是带她去海边看日出,可到最后,自己竟然沉沦在了男人的花言巧语中,被他狠狠的给轻薄了。

    他用实践的动作,跟她解释了看日出的真谛所在。

    就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甜美得让她心醉。在他的柔情之下,雪落被层层叠叠的情网紧紧的困住,完全不知今夕是何夕!

    如果说,上一回在那个铸铁的笼子里,是被一碗粥给催生了情意;那海边的那一回呢?她林雪落也完全是被动的吗?她记得,自己缠他缠得好紧,腿都缠酸了。

    雪落不知道怎么去批评这一次又一次的逾越,那瞬间的快乐,带给她的却是无尽的伤痛。

    自责、愧疚,感情上的折磨,道德上的束缚。雪落觉得自己都快被逼疯掉了!

    抓过车钥匙,雪落连忙钻出了车。将车锁好后,她匆匆忙忙的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一个能勾起那些不堪回首往事的地方。雪落逃似的离开了。

    她并没有将车钥匙送去给封行朗,而是交给了餐厅里的大堂经理。封行朗虽说行为低调,可却长了一副无法低调的好皮囊。英俊又多金的男人!

    离开优山美地餐厅后,雪落拦下一辆出租车,径直朝封家赶去。

    *****

    “咦,太太您怎么一个人回来了啊?二少爷呢?他不是出去跟你一起吃晚饭的吗?”见雪落太太只是一个人回的封家,安婶疑惑不解的问。

    “你家二少爷在相亲呢!估计今晚回不来了吧。”雪落涩意一声。却装着轻松诙谐的口气。

    以夏以琴的智慧与美貌,再加上美酒的催温,俊男美女,想不发生点儿什么都难。

    “什么,二少爷去相亲了?跟谁相啊?”安婶顿时就愕住了。

    “夏家的名媛千金,夏以琴。放心吧安婶,夏以琴温婉贤淑,给你家二少爷做太太,你家二少爷不亏。”雪落安慰着震惊中的安婶。

    “太太啊,你好糊涂啊。你怎么能给二少爷张罗什么相亲的女人呢?二少爷心里得多难过啊!”安婶忍不住的埋怨起了‘不懂事’的雪落。

    与其说雪落‘不懂事’,到不如说雪落是个无辜的不知情者。

    要不是你们封家人欺上瞒下的,她又怎么会饱受道德上的煎熬呢!

    封行朗心里会难过?她怎么就没看出来呢!刚刚在优山美地的餐厅里,那个男人见到夏家未来丈母娘时,别提有多客套绅士呢!又怎么会心里难过呢?

    是美得心花怒放吧!

    这娶了夏家大千金,还免费赠送上夏家二千金和三千金这两个爱慕者,别提有多惬意了!

    “安婶,你多虑了。你们的二少爷,别提心里有多美呢。你就等着二少爷给封家多多的开枝散叶吧!这也是大少爷的意思。”

    雪落的心情并不好,甚至于还有些糟糕。从优山美地一路回到封家,她的心底一直隐隐作痛着。

    那是一种说不出,道不明,又无法触碰到的痛!

    雪落回了房间,把自己严严实实的锁在房间里。她逼退了呼之欲出的泪水,静静的坐在书桌前呆滞着,如同一副凄美的油画。

    她试图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给他找个女人,你这么做是对了!你早应该遏止自己跟封行朗的感情了!封行朗这个男人,你爱不得,也不能去爱!

    雪落咬着自己的唇,让唇上的疼痛可以忽略掉心底那抹挥之不去的殇。将这见不得光的情愫,一辈子尘封在自己的灵魂深处吧。

    雪落不知道怎么去缓解这样的疼。她还年青,正值芳华正茂,也正值情窦初开。

    以她的涉世之浅,还不足以去处理好这样不法自控的感情。雪落只知道,对封行朗萌生任何的感情,都是个错误。自己是封立昕的妻子,做不到对自己的丈夫情深意重,但至少不能对自己的丈夫不忠。

    还有封立昕和封行朗的兄弟之深情,那是封立昕用自己的生命换来的。雪落不想他们两兄弟因为自己而心生芥蒂,更不愿看到他们反目成仇。

    如果真是那样,她林雪落就是封家的罪人了。

    枕着不知何时滚落的泪水,雪落蜷成一个弯弧,孤寂的躺在大庥上,独自品尝着苦涩。

    ******

    医疗室里,封立昕刚刚卸去了呼吸机。

    安婶便急急忙忙的赶了进来。

    “大少爷,你劝劝雪落太太吧。今天雪落太太竟然去给二少爷张罗什么相亲对象了。再这么下去,这小俩口会越走越远的。到时候即便雪落太太知道了真相,也无法原谅二少爷了啊!”

    安婶真心替二少爷和二少奶奶担忧。好好的夫妻,为什么不坦诚相待呢?她明白二少爷封行朗的顾虑,但她却深信雪落太太是个好女人,不会跟蓝悠悠是一类的。

    “什么?雪落给行朗介绍了相亲的对象?”封立昕也跟着一怔。

    “对啊。好像是夏家的大千金夏以琴。”安婶答道。

    “夏以琴?”莫管家冷哼一声,“又是一个伪名媛千金吧!当初她要是肯嫁进封家来,那她现在早就成封家二太太了。又何苦现在想攀附封家二少爷呢?”

    “老莫,别这么说:当初行朗是以我的名义征婚的。我这不人不鬼的模样,人家姑娘不愿意嫁过来,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儿!怨不得她。”

    封立昕不愧是申城温文儒雅的谦谦玉公子。他的绅士和大度,是他人所望尘莫及。

    “大少爷,刚刚看二少奶奶回来时挺难过的样子,老让二少爷和二少奶奶这么误会下去也不是个事儿啊!上回雪落太太的避孕药被我换了,说不定已经怀上了小少爷呢。”

    安婶提醒道,“要是太太一个想不通,把孩子流掉了,那就罪过了啊!”

    沉寂片刻,封立昕换了口气,“安婶,你去把雪落叫过来。我有话跟她说。”

    得令的安婶,急急忙忙下楼来,前去叩雪落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