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42章 讥讽和挖苦

第142章 讥讽和挖苦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就快晚上八点了,雪落时不时的瞄看一眼手机。 那个男人该不会是忘了吧?他明明答应自己会来的啊。

    雪落拿起手机正准备给封行朗打个电话催问一声,夏以琴却按下了雪落拨打电话的动作。

    “雪落,别催了。男人最讨厌被女人一遍又一遍的催促了!如果他有这个心,会来的。”夏以琴脸上的微笑依旧温婉如春。

    关键雪落就担心那个男人不长心啊!要是他真的不来,那众目睽睽之下,自己跟夏以琴得多尴尬啊!

    自己尴尬到无所谓了,反正自己已经练就了一副老脸厚皮。可雪落实在是舍不得夏以琴跟自己一起丢脸。说什么自己也要把那个男人给催过来。

    一个想打,一个不让打,就在两人僵持之际,雪落的手机却作响了起来。

    是封行朗。

    雪落随即接通电话,急声询问道:“封行朗,你到哪里了?”

    “什么我到哪里?你人呢?又上哪里野去了?”封行朗不答反问。言语上满染着愠怒。

    “我在优山美地的海景餐厅啊!你忘了今天要相亲的事了么?”雪落压低声音质问道,“你赶紧过来,我跟以琴姐都等着你呢。”

    封行朗真不知道自己应该是哭,还是笑。自己的妻子不停的催促自己去跟别的女人相亲。时间,地点,人物,三要素,那个女人都给自己安排好了!

    真够‘贤惠’的!

    不想让夏以琴听着尴尬,雪落连忙站起身来,半遮半掩的边说边朝走廊的边角走去。

    “封行朗,算我求求你好不好,我舅妈她们都来了,要是你不来,以琴姐会很难堪的。求你了,来一下好不好?”雪落近乎恳求。

    要知道威逼这个男人显然不好使!他天生就是个不吃硬的家伙。所以,雪落就只能改其道为之,但愿封行朗能服软!

    “如果我去,能有什么好处?”封行朗悠声问道。

    听得出,女人的请求声很诚恳。可越是诚恳,封行朗的心间就越泛寒。他真想用结婚证去砸女人的头,好让她清醒点儿。

    这个游戏虽说略带凄意,但玩下去还是挺有意思的。因为封行朗已经盘算好,如何将一个苦情戏

    反导演成一个喜剧!

    “只要你能来,你想要什么好处,我都给!”当时的雪落想也没想,直接就答应了男人的条件。

    她唯一担心的,就是男人不肯来。先把他给骗过来,至于其它的后事,都是可以商量的。

    再说了,她林雪落要钱没有,小命到是有一命!他封行朗如果想要,就拿去好了。关键是他拿过去,也没有任何的鸟用。

    “这可是你答应的。”封行朗沉沉着声音,瞬间传导过来一阵凉意,随后又应声,“我半个小时后到!林雪落,你给我好好等着!”

    原本男人答应肯来了,雪落应该是欢呼雀跃的才对。可她却感觉到了一股深深的寒意。这男人的话,实在是太让人听着惊悚了。

    雪落忍不住的打了个冷颤。但惊悚感随即便被那句‘我半个小时后到’的好消息给覆盖掉了。

    雪落重新回到了餐桌前。

    夏以琴依旧保持着她的优雅,“雪落,封二少爷既然忙,我们就点餐吧。一会儿我送你回封家。”

    有心机的女人,说话便带上了怀有目的的试探。无疑,夏以琴是个城府颇深的女人。

    “封行朗半个小时后就到了!以琴姐,你要是饿了,我给你先叫些点心垫垫饥吧。”雪落微笑道。

    自己总算是把那个男人给‘软求’过来了,想想还是挺有成就感的。至少能给夏以琴和不远处的舅妈一个交待了。

    “那好,我们就先吃些小点心吧。”夏以琴柔声道。

    表面上不动声色,可夏以琴的内心却美成了花儿。只要封行朗能来赴宴,无论他是否真心相亲,便足够支撑她夏以琴的面子了。

    大概十分钟后,侍应生端来了两种美味的糕点。雪落和夏以琴便愉快的开吃起来。

    以夏以琴名媛千金的身份,她又何尝不知道自己先行点餐用餐会很不礼貌。但她却故意这么做了。

    一来,是做给那些阔太太和名媛千金们看;二来,也是想试探一下:林雪落在封行朗心目中的地位。

    一想到在封家厨房里,林雪落那般索吻封行朗,夏以琴就恨得牙痒痒。但又有什么办法呢,谁让林雪落这个看似萝莉却颇有心机的女人,近水楼台先得月呢!

    所以,如果封行朗愿意娶,她夏以琴就愿意嫁。等嫁进封家之后,再好好的整治封家的门风!她不会纵容林雪落这么不知廉耻的去沟引封行朗的!

    雪落真的是饿了,三两口就把一块慕斯小蛋糕给吃完了。抬头之际,冷不丁的看到夏以琴用一种看似怨恨的目光正盯着她。

    “以琴姐,你怎么不吃啊,你不饿么?”雪落看到夏以琴盘子里丝毫未动的草莓慕斯。

    “我不饿,给你吃吧。瞧你这馋猫般的吃相。”夏以琴把草莓慕斯推送到雪落的跟前,还体贴入微的用纸巾给雪落擦拭去了唇角的碎末儿。

    “呵呵呵呵,夏以琴,怎么样,封行朗没来吧?这就叫自取其辱!”

    见夏以琴和林雪落两人都已经点餐开吃了,夏以琪以为封行朗肯定不会来赴宴了,便按捺不住的上前来奚落姐姐夏以琴一番。也好出出那时自己送芒果酥饼去给封行朗所受到的羞辱。

    后来想想,夏以琪便觉得那盒子芒果酥饼,是夏以琴故意使坏让她送去封家的。让她饱受奇耻大辱,夏以琪一直想找机会报复姐姐夏以琴。

    琴、棋、书、(画),夏家三千金,向来是面不和、心也不和。尤其是夏以琪。

    雪落本想解释,可却被夏以琴示意止住了。

    “以琪,我就来陪雪落吃个晚饭,怎么成了自取其辱了?你不当雪落是妹妹也就罢了,我可把雪落当成自己的亲妹妹了。”夏以琴优雅从容的说道。

    每句话都彰显着她极好的素养。尽显她名媛千金的白富美。

    “呵呵!夏以琴,你少自欺欺人了!现在恐怕整个申城都知道你今晚是来跟封行朗相亲的吧?只可惜,人家封二少根本就不把你夏以琴放在眼里!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