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37章 用上了所有的深情(上)

第137章 用上了所有的深情(上)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封行朗健步飞冲上前,一把揪起叶时年的衣领,将他径直从椅子上拽起身来,低厉着声音咆哮道:“叶时年,你睡了她?”

    美女当前,而且还被铁链束缚住了脚踝,如果叶时年真的想对蓝悠悠为所欲为的话,肯定是易如反掌的事情。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封行朗猛然意识到:自己实在是粗心大意了,怎么能把蓝悠悠这么一个娇弱的女人跟一个年轻力壮的男人放在一个房间里呢!要是一个把持不住,蓝悠悠就会被拆入腹中的。

    或许是因为太过专注庥上的女人了,猛的被封行朗揪住了衣领,叶时个似乎惊到了,本能的想出手还击,可当看到揪自己衣领的人是封行朗时,便又将蜷起的拳手立刻松了开来。

    “朗哥,你太瞧得起我了!我没那个贼心,也更没那个贼胆儿啊!这女妖精可是立昕哥深爱的女人,兄弟妻不可欺,这个规矩我懂的!”叶时年连忙解释道。

    封行朗松开了叶时年的衣领,并随手将之抚平,“要是想女人了,就去夜莊随便找。这个女人,你不能动!”

    “知道的朗哥。”叶时年连忙应声。

    封行朗正过眼眸,仔细的打量着板庥上的女人,整个人似乎陷入到了一种病态的煎熬中。

    他扯过被女人丢在一旁的薄毯,将她那婀娜多姿的娇弱身体遮盖住了。

    本想上手去摸探,可考虑到这个女人时而装神弄鬼,时而卖萌讨好,封行朗便缩回了伸出去的手。

    他并不喜欢被这个女人黏住。之前或许并不排斥,但经历了大哥封立昕命悬一线的惨况后,他对这个女人本能的滋生出了排斥和憎恨。

    “朗哥,我能不能跟您商量个事儿?”叶时年小心翼翼的寻问道。

    行朗惜字冷言。

    因为他推断出:叶时年要跟他商量的事儿,绝对跟板庥上的这个女人有关。要不是这个女人还有利用价值,或许她的生命早就停止在了他再次见到她的那一刻。

    “朗哥,您能不能不锁着她啊?您放心,我用性命担保:一定守得住她。”叶时年信誓旦旦道。

    封行朗微眯着眼眸,深深的凝视着叶时年那信誓旦旦的坚定神情,俊逸的脸庞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冷敛了下去:看来,叶时年也没能跳得掉蓝悠悠这个女人的美人计!竟然开始帮她说话了!

    要知道:蓝悠悠犯下的可是死罪!她的引诱,她的诡计,一步步将大哥封立昕陷入她的网情中不能自拔;被大火烧得面目全非,活得生不如死!

    无论是从法律,还是从道德上来讲,蓝悠悠都应该被千刀万剐的。

    “不锁着她,难不成锁着你啊!”封行朗冷斥一声。很明显,他拒绝了叶时年的怜香惜玉。

    对于蓝悠悠这个歹毒的女人来说:对她的仁慈,无疑就是对大哥封立昕的残忍!

    封行朗又怎么会纵容叶时年这样的‘仁慈’呢!

    “朗哥,如果您想要发泄心里的怨怒,一刀杀了她不就得了?!她只是一个弱女人,您天天这么锁着她,会比杀了她还难受的。”叶时年又开始了他的怜香惜玉。

    做为封行朗这一帮,叶时年当然是痛恨蓝悠悠所作所为的。只是每天要看着一个弱女人受到如此的煎熬,叶时年难免又会心生怜悯之意。

    估计是他一颗男人英雄豪迈的宽广之心在作祟。

    但他又是理解封行朗的所作所为。要是换了他的大哥被一个女人害得如此惨不忍睹,他也会把那个女人碎尸万段的。只是现在……

    “我就是要让她活得生不如死!也体会体会我哥现在的煎熬和痛楚!”封行朗冷声说道。

    冷酷的面容上,有玄寒的冰霜在聚拢。封立昕还躺在病床上命悬一线,他封行朗哪有不恨的道理!

    “朗哥,您瞧瞧,她的脚踝都肿了!上了药也不见效,都快溃烂了!”

    叶时年指了指蓝悠悠被铁链锁着的左脚脚踝:果然淤青高肿得很利害。尤其是跟周边白茹凝脂般的皮肤相对比,就更加的触目惊心了。

    “那就让她一点一点的溃烂死掉吧!她这种蛇蝎心肠的女人,这样的死法,还算便宜她了!”

    封行朗冷冽着声音。每一句都染着嗜血的残忍和冷漠。

    面对自己大哥封立昕用生命爱着的女人,封行朗真的不知道用什么样的方法结束蓝悠悠的生命!

    见封行朗坚持着他的冷酷行为,叶时年看向板庥上胡乱呓语的女人时,更动恻隐之心。娇弱的女人,几乎没有了一丁点儿的反抗之力,却饱受着桎梏之苦。

    “朗哥,这个好人好像……好像来那个了。”

    想起什么来,叶时年支支吾吾的说道。一张刚毅的脸庞,愣是被憋得通红。

    对于女人的生理特性,叶时年本不清楚的,只是刚刚才观察她的时候发现的。鲜血从她浅色的睡裤中溢出,染红了板庥上大片的毯子。

    叶时年一直守着女人,除了溃烂的脚踝处,女人也没有过任何的外伤;那个部位突然冒出鲜血来,应该是女人的生理特征。

    见蓝悠悠好不容易这个早就睡得很沉,叶时年也没叫醒她给自己惹麻烦。反正她的睡裤和毯子已经被血污了,在叶时年看来叫不叫醒她都一样。

    “来哪个了?”封行朗不上心的冷声问道。

    在他看来,叶时年的任何为蓝悠悠开脱的理由,都是欠揍的。叶时年眼里就只看到了蓝悠悠是个弱女子的一面,却无视了她歹毒凶残的另一面。

    “就是……就是……就是来大姨妈了!”

    叶时年憋屈了老半天,才把那个叫‘大姨妈’的词给憋了出来。一张年青的脸,已经是青红交加。

    封行朗看着叶时年,怔了一下。

    似乎这种话从叶时年这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嘴巴里说出来,实在是太诡异了。

    以为封行朗没听懂‘大姨妈’是什么个东西,叶时年立刻解释道:“就是女人有规律的、周期性的子g出血。你看……”

    配合自己刚刚的解释说明,叶时年掀开了蓝悠悠身上的薄毯,让封行朗查看那被血污的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