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35章 男人的魅力

第135章 男人的魅力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麻烦!”封行朗冷哼了一声。

    他将雪落碗里的那块东坡肉夹了回去;雪落以为一切就这么结束了,可没想男人将东坡肉的肥膘部分咬下,再次送去了雪落碗里。

    雪落看着那块被男人咬去肥膘的东坡肉,鼻尖顿时就酸了。从小到大,还真没有人给她咬过肥膘。

    记得在夏家,那天冬天。雪落还只有七岁的时候,因为跟夏以琪争吃一块瘦肉,而被她用筷子狠狠的打了手背;委屈的她向舅舅夏正阳告了状,夏以琪挨了几句批评,可雪落却没想到,自己刚刚脱去外衣急乎乎的爬上她阁楼上的小床时,等待她的,却是被子里一块超大的冰块。

    冻得她直哆嗦。被褥被冰块融化湿掉,她又不敢下楼去找舅妈要被子,便坐在椅子上,将所有的衣服都穿在身上,硬生生的挨冻了一晚。

    从那以后,雪落再也不敢跟夏以琪抢瘦肉吃了。也很少吃肉。

    将男人咬去肥膘的瘦肉送进嘴巴里,雪落几乎是第一次感受到肉的美味。她吃得很慢,吃得很用心。细细的咀嚼,让肉的香气一直逗留在嘴巴里。与心灵一起享受。

    紧随其后,又是第二块和第三块。无一例外,都被男人咬去了肥膘,几乎只剩下了纯瘦肉。

    “我够了。”雪落抬起头来,轻轻的瞄了男人一眼,柔声说道。

    “我还没够!”封行朗清冽一声,然后将咬去肥膘的第四块肉送来了雪落的碗里。

    雪落睨着封行朗那张棱角清冽的脸庞:男人的吃相很生猛,很man很阳刚;似乎看着便能让人好胃口起来。

    “我喜欢你这么春心荡漾的看着我。”封行朗侧目,浮魅的凝视着女人那张羞中带俏的脸庞,菲薄的唇姓感的上扬着一弯好看的弧度。

    雪落顿时羞了个大红脸,染怒的瞪了封行朗一眼,愤愤道:“我哪里荡漾了?说得这么难听!你张着一张脸,不就是给人看的吗!”

    封行朗笑了,一扫刚刚从医疗室里带出来的阴霾之气,“这是好事!说明你长大了,成熟了,也懂事了!”

    明明是一些平常的话,可从封行朗那张薄唇中说出来,怎么听怎么带上了一种风尘气息。

    什么叫‘懂事了’?又懂什么事了?

    雪落听懂了,又似乎没听懂。却装成什么都听不懂。

    寻思起什么来,雪落以嫂子的身份一本正经的跟封行朗说:“你大哥应该跟你说了让你去相亲的事吧?”

    给这个男人相亲个女人也好,至少可以收敛他的轻薄之举;也可断了她林雪落的某种朦胧念想!

    行朗惜字如金。只是淡淡的哼应了一声。刚刚还一张邪肆的俊脸,转瞬就沉敛了下来。

    真是个阴晴不定的男人!

    以他的倨傲和强势,对那种逼迫式的相亲方式持抵触态度,并不奇怪。

    “明天正好是周六,你应该有时间的。”雪落不容他回避,更不容他消极怠工的敷衍。

    “怎么,你已经给我物色好相亲对象了?”

    封行朗撩唇,勾起上扬的弯弧,又野气的低喃:“那个人,该不会就是你林雪落自己吧!”

    雪落又羞又燥,瞪大着美眸怒意着眼前这个邪佞的男人,恨不得一拳打掉他俊脸上那抹让她看着极不舒服的坏笑。

    “封行朗,我可是你嫂子!请你尊重我一点儿!尊重我,也就等同于尊重你大哥!”雪落炸毛了,她真受不了男人那趾高气扬且唯他独尊样儿!

    拽得二五八万似的!

    “我亲你,抱你,甚至睡你……跟我大哥有半毛钱关系么?”封行朗冷声。

    “怎么没关系了?我可是封立昕法律上的妻子!”雪落驳斥道。

    “别总是以什么嫂子自居,因为你从来都不是!”封行朗又是一声寒意的冷哼。

    “你认为不是就不是了?我跟你哥可是领过证的!是受法律保护的!如果你再敢轻薄我,我就……我就报警!让你去警察局里喝茶!”

    雪落像只爆刺的小刺猬一般,朝着封行朗嚷嚷道。那模样,怒中带憨,却也动人。

    封行朗笑了,笑得魅意横生。“报警是么?你不是有手机嘛,又没人拦着你不让打电话!”

    “……封行朗,你!”雪落怒得气不打一处来,急促的气息,让那手感极好的胸前弧形变得更加的饱满傲挺。那是少女特有的山竹笋型,虽说看不出来,但封行朗却感受得到。

    因为她的每一寸,他都亲手把量过。很精准的把量。

    “反正你明天必须去相亲!你哥交待过我,让我全权打理。”

    雪落不想跟男人逞口舌之快。因为自己的嘴皮子实在没男人的好使。一副桀骜不驯的模样,她林雪落实在是驾驭不了。也不想驾驭。

    这男人,简直不是个魔!

    “你就这么想把我推进别的女人怀里去么?”封行朗收敛起不羁的眸色,声音变得肃然清冷。

    “……”雪落默了几秒,“对!我特别想!你有了女朋友或是妻子,而我也随之有了妯娌,我想一切才能正常起来,也健康起来!”

    “你的意思是说,我跟你之间,不正常?不健康?”封行朗将似有似无的笑意勾在唇尾。

    “难道你不认为是这样么?过去的……”雪落哽了一下,“就随波逐流了。但以后,我们不能再那样了!也不应该那样!”

    “不应该哪样?”封行朗悠然再问。似乎他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

    其实封行朗真正感兴趣的,是雪落那且羞且恼,爱不起,又恨不得的艰难模样。

    封行朗很满意女人的纠结,女人的挣扎,女人的无奈,女人的沦陷。

    让这样的爱意,凌驾于道德之上!

    满足的骄傲之意!封行朗理所当然的要为自己的魅力喝彩!

    手机突然的乍响,正好打断了雪落的尴尬和难堪。电话是叶时年打来的。

    封行朗英挺的眉宇渐蹙:不用猜,一定又是叶时年那个没用的家伙,被蓝悠悠那个女妖精折腾得没辙了!

    压制着怒意将手机接通,便传来了叶时年深情的‘表白’声。

    “朗哥,我想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