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34章 索要结婚证

第134章 索要结婚证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急!等你什么时候动身去麻省总医院,我就什么时候还你结婚证,好让你送去给那个女人当见面礼。 ”

    封行朗依稀记得,那天莫管家拿着装有结婚证的锦盒,就是想给封立昕拿来做为跟林雪落的见面礼的。却没想被他给半路打劫了。

    “你不给就算了。也用不着。我会直接跟雪落说:你封行朗才是她法律上的丈夫!如果她不信,可以去民政局调查。”封立昕并不受封行朗的威胁。

    封行朗淡清清的一笑,“但如果我告诉她:我跟她领这个结婚证,完全是为了讨好你封立昕去美国做进一步的植皮手术,你说她会不会更伤心?”

    微顿,封行朗再道:“对了,你让严邦给我安排的造子计划,我很喜欢!但你亲爱的弟媳并不喜欢!因为她在回来的路上,便买了避孕药!还有,我不并想亲口告诉她,我睡她,只是为了例行公事!至少现在还不想亲口对她说!”

    封立昕久久的沉默。

    良久,他才乏力的叹息一声,“行朗,总有一天,你会因为对雪落的伤害,而懊悔不已的。”

    “这以后的事,又有谁知道呢!但至少现在,我没有半丝半毫的懊悔!”

    封行朗温缓着动作给封立昕掖好薄毯,“哥,你应该知道:一个女人被她心爱的男人抛弃,会是多么的痛不欲生?而现在,她林雪落至少还怀有着幻想!”

    仇恨堆积下的冷漠,着实让封立昕震惊。

    “行朗,难道你就不想有个孩子吗?一个跟自己有着一脉相承骨血的活泼可爱的小天使!”封立昕试探的问。

    “你明知道:我现在的精神状态根本就无法接受!与其强加给我,对于新生命的孩子来说,那将只会是灾难!”封行朗应得冷漠无情。

    封立昕再次的沉默了。他忍不住的反思:难道真的是自己操之过急了?自己究竟是在帮弟弟封行朗呢,还是在害他?

    而且还把无辜的雪落连累了进来!

    “咱兄弟俩说点儿轻松的话题吧。”封行朗打断了窒息般的沉寂,“就说说,你是怎么被蓝悠悠那个狐狸精给迷得七荤八素的!我也见过她啊……也没觉得她长得有多倾国倾城!你睡过她没?”

    封行朗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带有目的性。这样诙谐的侃谈也是。

    在提及蓝悠悠时,封立昕的眼眸中闪过光亮,很短暂;随之便被黯然笼罩。

    “人都已经死了,你还提她做什么。我都说了,我受伤跟她无关!你调查一个已死之人,有意义么?”封立昕似乎嗅到了封行朗的意图所在。

    即便是死了的蓝悠悠,封立昕都会极力的维护。

    “就随便聊聊,哥你别这么紧张。”封行朗淡淡的笑了笑,“我到是挺好奇:如果蓝悠悠那女人还活着,你是不是还会鬼迷心窍的继续爱她?”

    封立昕没有作答封行朗的追问,而是侧过头去,将目光紧紧的锁定在那张褶皱了的照片上。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照片上的女人,正是蓝悠悠。

    封行朗曾试图将那张照片给夺走销毁,得来的却是封立昕的重症监护室里抢救了两天两夜。

    在宝贵的唯一生命面前,封行朗最终还是让大哥封立昕保留下了那张照片。

    或许在封立昕的眼里,那张蓝悠悠的照片,俨然成了他唯一的精神支柱。

    封行朗实在难以想像:一个男人怎么会爱上一个女人,且爱到生死相许的地步?

    至少截止目前为止,封行朗还没遇上一个让他爱得死去活来的女人!

    可那个林雪落……

    或许她只能算这场兄弟之情的牺牲品吧!

    封行朗从医疗室出来的时候,俊脸上染着愠怒之意。原本丰神俊朗的脸庞,这一刻却烙印下了地狱恶魔的印记,满是生人勿近的疏离感。

    餐桌上,雪落跟安婶一起已经摆好了丰盛的晚餐。

    跟莫管家所说的一样:晚餐有二少爷封行朗爱吃的东坡肉和正滋滋作响的铁板牛柳。

    雪落看出男人的面容染着怒意,为了不给他人添堵,她便在摆放好碗筷之后,想折回厨房里一会儿跟安婶和莫管家随便吃点儿。

    “太太,你跟二少爷一起坐着吃啊。厨房里我来就可以了。”然而,安婶并没给雪落离开的机会。而是将雪落强行按压在了餐桌前。

    看着封行朗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偌大的餐桌前,雪落便顺从的坐了起来。似乎自己还顶了个封太太的头衔,虽说不被这个男人待见,但好歹在法律上也算是一家人。

    “太太,给二少爷先盛碗暖胃的羹汤吧。”安婶提醒着有些静默的雪落。

    “哦落恍然似的回过神儿来,拿过封行朗手边的小碗,开始给他盛暖胃的菌菇汤。

    之所以恍神儿,是因为雪落还没能从刚刚院落外的指腹轻抚中回神。或许男人真的只是因为她脸颊上的污尘,所以才出手给她擦拭,分明不带一丁点儿的情感色彩的;可雪落却因为男人的这个小小的动作,而久久的回味其中!

    林雪落啊,拜托你有点儿出息好不好?你再这么犯春,就不止是要浸猪笼了,会被道德唾骂的!

    雪落咬了咬唇,收敛起自己的多愁善感,将盛好的菌菇汤送到了封行朗的手边。

    封行朗并不是太爱喝这些素汤,喝下两口后,便看见他微蹙的眉宇。

    雪落相隔着两个位置远远的坐着。大部分情况下,她只是埋头细数着碗里的米粒。只是声音,她便能感觉到男人夹了哪些菜,又喝了几口汤。

    雪落觉得自己真的要走火入魔了。

    突然,封行朗筷子上的东坡肉改变了方向,送至了雪落的碗里。并没有附加任何的旁白,但那张肃然的俊脸已经很好的下达了命令:你必须给我吃掉它!

    雪落盯看着碗里的东坡肉,又抬头瞄了瞄封行朗,她没有忤逆的将那块油兮兮的东坡肉送回盘子里,但也没有顺从的吃掉,而是夹了一片菌菇送进自己的嘴巴里。

    “怎么不吃?”封行朗淡声问道。还算温和的口气。

    “太……太肥了。”雪落诚实的喃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