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33章 他柔情

第133章 他柔情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雪落怔了一下,从凌乱的思绪中回过神儿来,下意识的反问一声:“小钱,你说什么?你说我刚刚推进去的,是你家二少爷封行朗?”

    如果不是小钱眼花,那就是自己脑子不好使:因为雪落刚刚推进去的,明明就是大少爷封立昕啊!怎么会被小钱当成是二少爷封行朗呢?

    不对!好像真不对!

    貌似刚刚莫管家也喊了轮椅上的‘封立昕’二少爷,还说‘安婶给做了东坡肉和铁板牛柳,都是您爱吃的’!

    很明显:大少爷封立昕是吃不得这些重口味且油腻的肉类的;也就是说这些肉食应该是为封行朗准备的!

    可轮椅上坐的明明就是封立昕啊,怎么小钱和莫管家,都会不经意间把封立昕叫成了二少爷封行朗呢?难道都只是脱口而出的巧合和口误?

    被太太这么一反问,司机小钱突然意识到自己又大嘴巴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慌忙欲盖弥彰的解释道:“太太,对不起啊,是我看花眼了,刚刚你推进去的是大少爷,是……是我眼瞎了!”

    “当然是你眼瞎了!”一声沉沉的,染着怒意的声音从院落外传来。是封行朗。

    挺拔着身姿,稳如泰山盘石般健硕高大;丰神俊朗的面容上满染着锐利的怒意。

    他接过司机小钱的话,及时的将他打断。因为再说下去,就成欲盖弥彰了。这个女人再如何的单纯无心机,也会听出端倪来的。

    好吧,自己又挨训了!只是二少爷封行朗这速度也忒快了吧?简直跟玩魔术一样一样的。

    封行朗的速度的确够迅捷:雪落离开客厅后,他便健步飞奔上楼,脱下了身上憋闷的皮具,换上了自己的衣服;然后飞身从后窗口一跃而下,再经小区里绕上一圈,最后才从正门的院落外走进。

    营造出一幕他刚回到封家的局面。原本封行朗是想过上片刻再出现的,哪知司机小钱的智商实在是让人太着急了,把他逼的不得不出现。要不然,一切就前功尽弃了。

    别说司机小钱不理解二少爷封行朗为何如此大费周章且惊心动魄的玩逗太太雪落了,就连封行朗自己也觉得纳闷儿:自己怎么就如此乐此不疲的想戏耍这个单纯到天真的女人呢?

    如果说一开始,封行朗只是因为雪落嫁进封家所怀有的不良企图;哪么现在呢,现在又为哪般?

    是猎奇心理?还是时机未成熟?

    一个蓝悠悠,已经够他折腾的了!似乎那个歹毒的女人,要比他想像中还要难对付。也就不奇怪大哥封立昕会中了她的美人计,要死要活的想跟她一起殉情了。

    至于林雪落,还是等恰当的时机,恰当的情景,再跟她摊牌吧!

    尽管玩自己的老婆会有一定的风险,但还是阻止不了封行朗要玩!

    因为玩的就是心跳!

    但心脏一定要足够的结实!脑子一定要足够的好使。

    精神很重要!

    封行朗上前一把从司机小钱的手中夺下自己的手机,然后凶狠狠的瞪了他一样。警示他如果再多说,舌头就别要了。

    挨训了的司机小钱,萎蔫的低垂下了头。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智商的确让二少爷着急了。

    封行朗的突然出现,暂时打消了雪落的怀疑和疑惑,她只是匆匆的看了男人一眼,便挪开了目光,似乎她又想起自己刚刚在劳斯莱斯里跟‘丈夫’封立昕承诺过:会恪守做妻子的本分!

    “行朗,你哥要见你。让你一回来,就去医疗室见他。”雪落将刚刚‘封立昕’的话带到。

    “嗯行朗温情应道。随后健步走到雪落的面前,顿步,深深的凝视着她。

    距离很近,近到雪落能够感觉到男人的呼吸轻轻的拂在她的脸颊上。

    雪落意识到男人在盯看自己。那锐利的眸光,像台高精度的扫描仪;随着他目光的游弋,雪落脸颊上的皮肤在一点儿一点儿的发烫。

    她本能的抬起头来,迎上了男人炙烈的目光,心跳顿时慢下了半拍。

    “你……你看我干……干什么?”雪落心间已经是一堆的小鹿在蹦哒了,“你,你哥让你上楼……见他。他跟你有话说。”

    “别动。”封行朗轻厉一声。

    雪落条件反射的僵化住自己的身体,疑惑的盯看着男人下一步的动作。

    “你脸上脏了一块。”

    封行朗伸过手来,用拇指的指腹在雪落的脸颊上轻轻抚过,像爱人的吻一样,惹人生情。

    雪落信了,她呆滞着身体,一动不动的任何男人的指腹抚过她的脸颊。

    他柔情,她似水!

    抚过雪落的脸颊之后,封行朗并没有留恋她皮肤的光滑和细腻,而是果决的收回了手,健步走进了客厅里;留下雪落一个人在原地久久的回味。

    雪落觉得自己真的要疯了!刚刚好不容易遏止住的情感,又变本加厉的席卷了她的全身!

    是那个男人太可恶,还是自己太轻浮了?

    这不知所起的情,让雪落怎么也抛甩不开!它俨然已经根深蒂固了!

    雪落觉得自己只能死去,才能彻底的断了这不知所起的情!

    泪,不知何时已经滚落在脸颊上,可雪落却不知道为谁而流!

    ******

    封立昕还真有事找封行朗。

    刚刚走出医疗室的金医师,恰巧遇上了主动上楼来的二少爷封行朗。

    医疗室里,消毒药水的味道还没有完全散去,封行朗嗅着这些消毒药水味儿并不好受,但这几个月来,他早已经习惯这样的艰难。

    “行朗,你跟雪落的结婚证呢?给我。”

    封立昕刚刚注射过营养液,身体各项指标看起来还算平稳,亦没有用呼吸机。

    “你要那些没用的纸做什么?你应该问我:麻省总医院那边安排得怎么样了。”

    封行朗将金医师调制的药水,轻轻的擦拭在封立昕的手背上,以缓解皮肤不断的硬化。

    “行朗,为什么还不肯告诉雪落,你封行朗才是她法律上的丈夫?听安婶说,雪落已经对你动情了。你还这么折磨她,于心何忍呢?”

    封行朗猜得没错:封立昕要他跟林雪落的结婚证,真的是想送去给那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