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30章 恪守妻子的本分?你有么?

第130章 恪守妻子的本分?你有么?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是呢,封行朗的手机怎么会在车上呢?

    这分明是一个显而易见的破绽。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只是单纯的雪落并不会往那些见不得光的方向去联想。

    封立昕用什么款式的手机,又设置了什么铃声,雪落不知道;但她却熟悉封行朗的手机和手机铃声。而且这是他私人使用的手机,大部分的情况下,只用作跟封家保持联系。

    不过现在手机上多了一个人来扰他。也就是现在正执着拨打过来的人——叶时年。

    用不着去猜,一定是跟蓝悠悠那个恶毒女人有关。不知道叶时年又被她怎么蛊惑了呢。

    封行朗穿戴着这身皮具本就不舒服。他的目的只为了在申大宣布他对雪落的所有权。省得那些树树草草的去招惹他封行朗的女人。

    “小钱,太太问你呢,行朗的手机怎么会在车上?”‘封立昕’将这个破绽抛甩给了司机小钱。

    小钱顿时冒出一脑门子的汗:二少爷,您玩太太也就算了,竟然还把无辜的他给拉下水。自己只不过是个开车的,你以为所有人的脑子都跟你一样好使啊?

    小钱支支吾吾了半天,也编不出什么理由来糊弄太太雪落。

    总不能跟太太说:其实车上的大少爷‘封立昕’,就是二少爷封行朗假扮的。

    那还不得被二少爷封行朗给打折骨头啊!

    “应该是行朗他今天用过这辆车吧。”真够蠢得要命的。‘封立昕’立刻提示性的出言救场。

    “对,对,对,二少爷今天用过这车。他走得急,所以手机就不小心落在车里了。”小钱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抹着脑门上的汗。辛亏自己够机智。

    ‘封立昕’赏了司机小钱一记冷眼:你哪里机智了?差点儿没被你给蠢死!

    手机再次作响,封行朗当然不方便接电话,便对司机小钱冷声沉嘶:“关了它!”

    “哦,好好好。”得了指令,司机小钱立刻将作响的手机给掐断并关机了。

    这辆劳斯莱斯被封行朗用过,所以手机落在车里,这个理由还算朴实可信;可是雪落却隐隐约约嗅了出那么点儿奇怪的气味儿。好像封行朗把手机落在封立昕这里,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在雪落看来,封行朗是个精明到奸诈的商人,怎么可能重复的犯这种丢三落四的错误呢?

    只是雪落一时间还想不出:这问题究竟出在哪里!疑惑之谜点暂时还没能解得开。

    “对了雪落,你跟那个方亦言究竟是什么关系?怎么听安婶说,行朗把他打了一顿?好像是因为他带来一束玫瑰花来找你?”

    用‘封立昕’的身份来盘问雪落,才能得到他封行朗想要的答案。因为这个单纯的女人在‘封立昕’面前,只会更加单纯。她的善心,让她不忍心去对一个残废的‘丈夫’撒谎。

    雪落微微的吸气,从刚刚的疑惑中缓过神儿来。

    “我是在航模飞行表演赛上认识方亦言的。他因为我而输掉了比赛,我挺过意不去的。后来,我得知他母亲病重到住院,然后他就请求我假扮他的女朋友好让他母亲宽心。”

    “然后你就弄假成真的做了他的女朋友?林雪落,这只是男人追女人的小伎俩,你长脑子了么?”‘封立昕’沧桑着声音厉斥道。

    雪落一怔,恍神儿的看向‘封立昕’,怎么听怎么觉得他说话的腔腔像极了一个人——封行朗!

    虽说声音改变了很多,但那霸道又倨傲的气势,简直一样一样的!

    “别看我!继续说!”‘封立昕’侧过头去,冷冽一声。

    除了那张面目狰狞的脸之外,那身型,那体魄,那说话的腔调,还有那不可一世的傲慢又唯他独尊的口吻,真的跟封行朗那个男人如出一辙!

    好吧!他们俩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长得像一点儿,言行举止也像一点儿,也不奇怪。

    当时的雪落并没有多想,而是顺从的继续讲述着她跟方亦言之间的事。

    “没有弄假成真。至少我从来没有把他当成男朋友。只把他当成了普通异性的朋友。后来他母亲的病时好时坏,我这个女朋友的身份也一直维持了两年时间。直到他妈妈跟我提及谈婚论嫁,我才跟他妈妈坦白了这一切……再后来方亦言就带着他病情复发的母亲去了美国治疗。再后来的事,想必安婶也全告诉你听了。”

    雪落耐心并诚恳的跟‘封立昕’解释道。其实不管是真女朋友也好,假装的女朋友也罢,那都是他们婚前的事,又有何关系呢?

    “真够蠢的!别人让你当他女朋友,你就乐呵呵的跑去当了?他哄你上庥,你也会傻傻的配合他一起上?”‘封立昕’又是冷斥。

    “立昕,你过分了!方大哥不是那样的人!你并不知道方大哥的家庭和身世,所以请不要胡乱揣摩他的思想。这两年来,他连吻都没吻过我!”雪落反驳。

    的确如此。每每动了情,方亦言只会抱她一下,然后在她额头上啄一下。像个邻家大哥哥一样的关心着她,爱护着她。

    吻和亲,在某种程度上还是有本质上区别的。方亦言亲过她,但却没有吻过她。

    吻没吻过封行朗不知道,但他却清楚的知道:林雪落的身体是原装的。很干净,很清爽!风华正茂的多汁年龄,让他裕罢不能。他喜欢她年青的身体,汲取不尽。

    封行朗燥意了起来。

    见‘封立昕’没说话只是沉默着,雪落心生歉意,“对不起啊立昕。方亦言真的没轻薄过我。再说了,我跟他之间的关系现在也讲清楚说明白了。既然我已经嫁给了你,我就会恪守我做妻子的本分的!”

    “恪守妻子的本分?你有么?”

    封行朗上扬的唇角,雪落无法看到;但那邪肆的声音,却依旧那么浮魅惹情。

    恪守做妻子的本分?雪落心头微微一颤:那自己跟封行朗呢?又算什么?似乎自己跟他不清不楚的关系,要比跟方亦言来得更可恶更可憎吧?

    自己的这句承诺,让雪落汗颜!就好像自己狠狠的打了一下自己的脸!

    深深的愧疚和负罪感袭来,雪落有些泪眼迷蒙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