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28章 恩爱的戏码(下)

第128章 恩爱的戏码(下)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们听到了吗?那个被烧残的男人叫这个女人‘老婆’呢!原来他们是夫妻啊……”

    “被大火烧残成这样,这个女人竟然也敢嫁?这晚上抱在一起睡,不会做恶梦的吗?”

    “有什么不敢的!灯一关,不都一样吗?忍忍就过去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天呢,这个世界上原来真有拜金女和绿茶表啊!”

    “有不定他们结婚在前,毁容在后呢?这女人不离不弃,也有可能是真爱。”

    “……真爱?呵呵,有劳斯莱斯,当然有真爱!”

    “……”

    众人的议论纷纷声,从‘封立昕’身上瞬间便转移到了林雪落的身上。

    这些流言蜚语的谩骂和诋毁,或多或少还是刺疼了雪落的心。毕竟她还年青,皮薄。还没能做到对众人羞辱的戳她脊梁骨而无动于衷。

    但雪落没有去在乎众人的窃窃私语。没有躲避,亦没有争辩。无论他们议论什么,都改变不了‘封立昕’是她丈夫这一铁的事实!

    雪落小心翼翼着动作,将‘封立昕’歪在一旁的遮风围巾重新围裹上他的颈脖和脸,只露出一双眼睛。

    “立昕,金医师说你吹不得野风,你怎么不让小钱帮你把围巾围好啊?晚上回去皮肤会疼的。”雪落有些心疼的说道。

    “谢谢你,我的好老婆。”

    ‘封立昕’沙哑低沉着声音,探过手来,用棱角不平的手去抚了抚雪落的脸颊。

    雪落温顺的任何他轻抚着自己的脸颊;随后,‘封立昕’又开始用指间去缠绕雪落的长发。似乎他很喜欢这样简单又单调的动作。

    局面有了戏剧性的变化:轮椅上被烧残的丈夫,和半跪在轮椅前给男人整理着衣物的妻子,很煽情的上演了一副秀恩爱的戏码。

    突然,人群中有人惊诧道:“这女的我认识:是大四媒体专业的林雪落!”

    于是,几乎围拢的同学都知道了:大四媒体专业的林雪落,嫁给了一个被大火烧残废的男人做妻子。她成了全校茶余饭后的焦点人物。

    或许,他封行朗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对整个申大宣布他对林雪落的主权所有!

    至于为什么要穿戴上这套人皮面具,又是何等的居心,那就只有他自己清楚了。

    被人认出的雪落并没有慌张,更没有显得难堪,反而更加的淡定和从容。

    她将滑在‘封立昕’膝盖处的薄毯捡起,覆盖在了他的身上,将他缠着自己长发的手拿了下来,并将它体贴入微的送至薄毯下。

    “立昕,你的皮肤吹不得野风,我们还是上车回家吧。”雪落柔声道。并不在乎众人的指指点点。

    “嗯,好,你推着我过去坐车。”‘封立昕’应得苍白又低沉。

    于是,雪落从司机小钱手中接过了轮椅的推手,缓慢的推动着轮椅,在众人的围观和说三道四下,朝那辆招风惹眼的劳斯莱斯走去。

    整个过程中,只有一个人静谧着,没有加入众同学八卦的行列。

    方亦言一直在将手中报纸上的封立昕,在和刚刚轮椅上的‘封立昕’在做对比。

    方亦言是学生物科技的。他有些疑惑不解:为什么表层皮肤被烧毁大部分的封立昕,怎么还能健壮上一整圈儿呢?这并不科学!

    要知道被烧毁的皮肤,延展性会很差。

    方亦言一直盯看着轮椅上‘封立昕’的一举一动。他细致的发现:‘封立昕’用手指去缠绕雪落长发的动作连贯得比正常人还娴熟。

    一只疤痕满布的手,应该说不具备只样的协调性的。

    最关键的是,方亦言在直视‘封立昕’眼底时,有一种似曾相识的味道。那么犀利,那么邪佞,在看林雪落时,满满的都是霸占的强势裕望。

    好像林雪落就应该且必须是他一个人所独有,其他任何人想都不要想!

    这种深切的裕望,方亦言只在封行朗的眼睛里看到过。难道说,轮椅上的这个人跟封行朗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不排除,封行朗和封立昕是亲兄弟,俩人之前会有相类型的秉性和脾气。

    只是‘封立昕’一个被大火烧得面目全非的人,怎么可能会在区区的几个月之内就恢复了手上如此协调娴熟的动作呢?

    方亦言再次低头审视起手上的报纸:报纸上的图片应该是偷着拍的,清晰度并不是很好。但方亦言还是能看得出,照片上的封立昕虽说跟刚刚轮椅上的‘封立昕’在形体上差不多,但刚刚轮椅上的‘封立昕’,要远比照片上的封立昕健壮出一圈儿。按理说,封立昕应该越来越消瘦,才符合他病情的发展。

    “方亦言,你为什么又要纠缠雪落呢?刚刚你也看到了,雪落已经有丈夫了!麻烦你另再缠着她了。是为她好,也是为你自己好。”

    其实袁朵朵刚刚也在人群里。但是她却没有像雪落那样勇敢的出现在‘封立昕’的面前。她最害怕的就是众人歧视自己的目光。那种目光,会像刀子一样凌迟她身上的伪装。

    袁朵朵真的很佩服雪落,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走到‘封立昕’的面前,并像个妻子一样替他整理挡风用的围巾和薄毯。一丁点儿都不在乎别人的光目。

    就不奇怪封行朗为什么会对林雪落关爱有佳,一直替他哥哥维护并守护着雪落这个嫂子了!

    因为雪落值得封家每一个人去呵护去关爱。

    在这一点儿上,袁朵朵觉得自己真的远不及雪落的善良和坦荡。

    方亦言没有作答袁朵朵的责问,而是莫名其妙的反问一句,“朵朵,你见到过封立昕吗?”

    “当然见到过!刚刚你不是也看到了吗?不管雪落是被逼还是自愿,我由衷的奉劝你一句:悬崖勒马吧!封氏兄弟,你惹不起!”袁朵朵警示道。

    可方亦言满不在乎袁朵朵的警示,而是追声问道:“我是问你,在封家的时候,你有没有见过封立昕的真容?”

    袁朵朵愕了一下,“封行朗一直呆在封家的医疗室里,我怎么可能看到!”

    随后又有些不耐烦的脱口一句:“什么真容假容的,难不成刚刚见到的封立昕那个大活人是假的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