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25章 难道你想吻我?

第125章 难道你想吻我?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封行朗悠然一声,那神情浮魅得让女人沉迷又动情。

    “……”雪落这才意识到:自己被这个男人给耍了。顿时小脸上一片烫红。

    这个男人实在是太坏太坏了。在不经意间,就沦陷在了他的圈套里,被他有技巧的戏耍。

    “封先生,您的筷子和碗。”袁朵朵细致入微的将碗筷放到了封行朗的手边。

    “谢谢。”封行朗拿起筷子,直奔主题的朝那盘红烧肉下筷。可夹起的肉并没有送进自己的嘴里,而是送去了雪落的碗中,“多吃点儿肉。胖些手感才会好。”

    雪落被封行朗口无遮拦的话羞得无言以对:跟他辩驳吧,无疑是在哗众取宠。因为封行朗俨然成了大食堂里的焦点,尤其是女学生,更是对他议论纷纷的行着注目礼。

    雪落唯一能做的,就是埋头吃饭,减少自己的存在感。吃完饭赶紧的闪人。她现在就恨不得能找个地缝给遁走。

    见雪落乖乖的吃了,封行朗也没有继续逗玩她。

    估计是饿狠了,封行朗吃得有些生猛,但矜贵却不减。所以说,颜值很重要。

    封行朗突然顿住了吃饭的动作,屏气凝神的用筷子的另一端抵着自己的胃部。

    “封先生,您怎么了?”袁朵朵觉察到了封行朗似乎正压制着什么痛苦。

    “哦,吃得太快了,胃有点儿疼。”封行朗淡应一声。

    胃疼?雪落动作一滞:她知道封行朗有胃疼的情况。一工作起来就忘记吃饭。因为大少爷封立昕的病情,封行朗不得不将gk的工作推到晚上去做。大部分情况下,是白天要照顾封立昕,晚上还要忙集团里的事务。

    “封先生,您疼得利害吗?需要去医务室看看吗?”袁朵朵关切的问。

    “没事儿!死不了!”封行朗凛然一声,又继续开始吃饭。

    可雪落的心间却狠实的一疼。

    不经意间,封行朗睨了一眼一直埋头吃饭中的雪落。似乎对于他的胃疼,女人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紧张,更别说心疼的模样了。

    或多或少还是有些失落的,封行朗只是又给雪落添了一块红烧肉,并没有出言质问。

    饭还没有吃完,封行朗就被一个电话给催走了。

    目送着男人高大挺拔的背影,雪落突然放下了碗筷,“朵朵,麻烦你今天收拾一下。明天我来。我先走了。”

    雪落并没有去追封行朗,而是抄小路快速的离开了大食堂。

    学校门外的停车位上,封行朗刚刚启动他那招风惹火的玄黑色法拉利,便从后视镜里看到一个年青活力的身影正在追着他的跑车一路奔跑着。

    林雪落?

    这个女人追来干什么?该不会是想谩斥他为什么跑来她的学校纠缠她一起吃了顿午饭吧。

    封行朗的时间很宝贵,但他还是将刚刚发动的跑车停了下来,并启下了车窗。

    “快,张……张嘴!”雪落终算是追上了,气喘吁吁的匍匐在驾驶室的窗口喘着粗气。

    自己停下车做什么?等着女人追上来谩斥自己?这是主动受虐的节奏么?

    封行朗涩意的撩唇。

    只是女人追上来让他‘张嘴’,这又是玩哪出啊?

    “你让我张嘴?难道是想跟我接吻?”封行朗浮魅的笑容,别样的魅惑风情。

    “……”雪落实在服气了这个男人,什么话,再正常不过的话,都能让他朝那方面去联想。

    不过趁男人张开他那倨傲又菲薄的迷人双唇时,雪落已经一个眼疾手快,将抠下来的一个药片塞进了封行朗的嘴巴里。

    “什么东西?”封行朗俊眉直蹙,本能的就想将那个药片吐出来。

    可却被雪落紧紧的用手捂住了他的嘴巴,“不许吐出来!这是‘达喜’铝碳酸镁片,用来缓解你急性胃疼的。”

    封行朗的心突然就被女人的言语给慰烫了。原来这个女人气喘吁吁的追上自己的车,只是为了给自己送胃药?他侧眸深深的凝视着女人的眼底,滋生起更多不明朗的情意。

    “剩下的药,你自己放在收纳盒里。要是胃又疼了,就含上一片。但这药治标不治本,只能缓解疼痛,不能根治你的胃病。晚上回去,你让金医师给你开些胃药……”

    话还在女人的红唇中没能完全说完,封行朗突然倾身过来,扣住雪落的后脑勺往车内一带,便狠狠的缄封住了她的两片红唇。

    封行朗粗暴的顶开雪落的贝齿,劲舌蛮横探进来,搅着她的舌,在她口内肆意翻搅、吸允,带着烟草味和药物的气息的深吻占据了雪落的呼吸!

    逼迫她的鼻间,肺间,都满满当当的填充着他封行朗的味道!强势的,让人无法忘怀的气息!

    氧气殆尽,被迫唇分。雪落已经是满脸羞红。

    送个药给他,竟然也能被这个男人无礼的轻薄上一回,雪落又气又恼。

    这也太无耻了吧?这男人已经没得救了。

    得以自由,雪落立刻如同被踩尾巴的猫一般,落荒而逃。

    轻轻触摸着自己的唇:上面还留有那个恶魔男人的味道。辛辣烟草的气息,带着药片被口液化开的粉末触觉,依旧在鼻尖口腔内徘徊留恋。

    自己这是要疯了么?这般眷恋男人的吻?不,不会的。自己对那个男人根本就没好感!暴戾又无耻,她林雪落怎么会喜欢上那样的男人呢!

    那究竟是自己的唇舌在眷恋,还是自己的灵魂在眷恋?

    雪落不敢细细的去深究。一颗心,已经凌乱不已。

    宿舍里,魂不守舍的雪落差点儿撞上刚要出门的袁朵朵。

    “雪落,你去哪儿了?跑得那么快,欺负我腿没你利索是不是?”袁朵朵抱怨一声。

    “哦,我……我去了下小卖部。”雪落搪塞一声。

    “我还以为你去追封行朗的呢!”袁朵朵随口应上一句。

    突然间袁朵朵发现了雪落的异样,“雪落,你的嘴唇怎么弄的?好像血肿了。”

    “啊?是吗?”雪落惊慌道,本能的轻舔了一下唇片,咸咸的口液刺激得血肿更加疼痛起来。

    “你自己看。”袁朵朵拿起书桌上的镜子,举到了雪落的跟前。

    雪落这才发现:自己无辜的下嘴唇,竟然被那个男人啃出了血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