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23章 她想不起这个男人

第123章 她想不起这个男人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更何况封行朗还有着一副健硕的体魄,加上那张丰神俊朗的脸,的确杀伤力很强!

    “别!我家立昕虽说被大火烧残了容貌,但他绅士,他儒雅,少有的人中龙凤。 他只要进一步的接受植皮手术就能跟正常人一样了。至于封行朗那倨傲又暴戾蛮横的家伙,你还是留给你自己吧!”

    或许雪落陈述了一个事实,但是不是违心之说,或许只有她自己清楚。

    封行朗这个男人,她不敢想,也想不起!

    既然想不到又想不起,那又何必庸人自扰呢!夏家三千金随便逮上哪一个,都比她林雪落强。

    在刹那间,袁朵朵眼里闪动过希望之光,但又随之黯然了下去:封行朗那么卓越的男人,又怎么可能看上她这个跛脚呢?还是不要一厢情愿了吧!

    “对了,方亦言挨打是怎么回事儿?他去过封家找你了?然后封行朗就打了他?”

    袁朵朵好奇的问,“他刚刚才回国,怎么会知道你嫁去了封家的呢?”

    “这还用问吗,一定是他先去了夏家,然后被夏家人告之我嫁去了封家呗!说不定还被添油加醋成,我是因为拜金才嫁给封立昕的呢!”雪落轻叹一声。

    “夏家人真不是东西!当初夏家三千金谁也不肯嫁给被烧残的封立昕,搁你这儿就变成拜金了?”袁朵朵抱打不平道。

    “行了朵朵,我们上课去吧!今天早晨是薛老怪的课,我们可别迟到了。”

    雪落不想就这个伤感的话题跟袁朵朵继续下去。无论是絮叨也好,愤愤不平也罢,都解决不了木已成舟的事实问题。

    一路上,雪落寻问着袁朵朵有关昨天的课程,并拿过了听课笔记准备中午的时候抄写一份儿。

    “对了雪落,封行朗怎么又良心发现的把你给放出来,还肯让你来上学了?就你现在封家太太的矜贵身份,这学不上也罢。安安稳稳当你的大少奶奶享清福好了。”袁朵朵又问一声。

    雪落卷起听课笔记,在袁朵朵的头上就象征性的敲了一下。

    “你以为我都七老八十了吗,还享清福?再说了封家的钱姓封,又不跟我姓林!”

    “别打我头,我已经很傻了!”袁朵朵立刻俏皮的用书本护住了自己的脑袋,“知道你林雪落是个自食其力的后现代独立女性!我45度角仰视着你,总行了吧?”

    “也不用你仰视了,平视就可以了!”雪落恬美一声。

    两个年龄相仿的女孩儿,总能共鸣起欢快的源泉。一路上欢声笑语,能将彼此心底的愁苦暂时的掩盖起来,让生活由快乐做主。

    突然,雪落顿住了步伐。追在身后的袁朵朵,直接撞上了雪落的后背。

    “干嘛急刹啊?会出人命的!”袁朵朵欢快的埋怨一声。她偏偏不相信自己跑不过瘦不拉几的林雪落。

    “是方亦言。他看到我了。朵朵,你能帮我拦一下他吗?我实在不想跟他多说什么。”

    方亦言脸上的伤已经好了很多,但眉骨处还稍稍有那么点儿淤青。雪落知道自己应该上前去关心一下他的伤情,可她却不想那么去做。

    第一,关心则乱;第二,自己既然已经跟他,及跟他母亲说清楚了一切,所以就不必在纠缠不清了。并不是雪落有多么的冷血无情,自己越是关心他,就会越把方亦言往浑水里带。

    以封行朗那嚣张邪佞,在申城白中带黑的身份,方亦言又怎么可能玩得过他?

    与其会变相的伤害方亦言,还不如现在冷情的跟他把关系了断得干干净净些。

    雪落唯一遗憾和惋惜的,就是自己跟方亦言这两年多来的友谊。

    可现在,雪落自己也是身不由己。

    “放心吧,包在我身上!就当为那天晚上联合封行朗一起欺骗你而赎罪!”袁朵朵信誓旦旦道。

    雪落转身疾步绕行离开,方亦言果然飞奔过来,“雪落……雪落……”

    “方师兄……方师兄,你别着急走啊,我找你有事儿。”袁朵朵一把拦下了匆忙去追雪落的方亦言。

    “袁朵朵,你别闹!我找雪落有急事!”方亦言想甩开袁朵朵的手。

    “你别再纠缠雪落了!她已经嫁做他人为妻了!”

    袁朵朵说什么也不肯松开方亦言的手臂。她当然清楚:雪落跟他划清界限,也是为他方亦言好。

    “我只想亲自问她几句话。”方亦言的声音粗重了起来。隐忍着什么。

    “你有什么疑惑,就问我吧。我想我能够回答你。”袁朵朵不用问,都能猜得出方亦言想问雪落什么。

    “可我并不想问你!我要听雪落亲口跟我说。”方亦言执意着。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袁朵朵抢过方亦言的话来,“你是不是想问雪落:为什么她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移情别恋的嫁给封立昕。我替她来回答你吧:并不像夏家人所说的那样,雪落拜金……”

    “我知道雪落不是那样的女孩儿。”方亦言有些激动起来。

    “那你知道雪落为什么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把自己给嫁出去了吗?”袁朵朵反问。

    虽说这样的反问并没有实际上的意义。

    方亦言喉结急促的滑动了几下,他在等袁朵朵的下文。

    “因为雪落所嫁之人封立昕,是个被大火烧得面目狰狞,连生活都不能自理了的残废!夏家三千金不愿嫁,但夏正阳为了他自己的面子,他当初的承诺,还有正阳公司的前程,他们一家逼迫雪落嫁去了封家!”

    袁朵朵说得义正词严。她的本意只是替雪落沉冤昭雪,不想方亦言因为夏家人的片面之词而冤枉诋毁雪落,却没想到自己的这番言语,只会更加刺激方亦言去纠缠雪落。

    “什么?雪落嫁的那个封立昕,是个被烧毁的残废?”方亦言震惊的问。

    “是啊……”感觉气氛有些不妙,袁朵朵又立刻说道,“总之方亦言,你别再纠缠雪落就对了!封立昕有个弟弟叫封行朗,他不但暴戾,而且还佞气十足,你去招惹他,只会自取其辱。”

    “越是这样,那我就更要将雪落从水深火热的封家给救出来!”方亦言斩钉截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