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21章 不服气也得给我憋着!

第121章 不服气也得给我憋着!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雪落感受到了。 不仅仅是封行朗劲臂的紧勒,还有他喉间不满的冷哼。

    “方亦言,你快回学校去吧。我已经没事儿了。”

    雪落只想将方亦言打发走,不想也不能再多说其它。封行朗刚刚已经很绅士的给足了方亦言的面子,她林雪落自然也不能太过挑衅封行朗的底线。退一步海阔天空,或许就是这么个道理。

    “雪落,你真的没事儿?”方亦言还是有些不放心。

    他一直紧紧盯看着封行朗环在雪落腰际的手臂:无论封行朗是封家的什么人,可雪落所嫁之人是封立昕,他怎么能够如此亲昵的紧拥着林雪落的腰际呢?

    “我没事儿,你快走吧。”雪落再次催促一声。

    可落在方亦言眼里,却成了雪落委曲求全的一种妥协。

    “封行朗,你为什么抱着雪落?她所嫁之人是封立昕!”最终,方亦言还是质问出了自己心头的疑惑。

    见方亦言一副不识好歹的模样,封行朗俊逸的脸庞也随之阴沉下来。

    “我就喜欢这么抱着她,你不服气也得忍着!”

    封行朗邪肆的声音,带着轻佻的上扬。他已经失去了在方亦言面前当绅士的耐心。在封行朗看来,方亦言完全是一副给脸不要脸,且得寸进尺的模样。

    看来那顿打,对他来说真的是轻了。

    “你放开雪落!”方亦言冷不丁的就朝封行朗扑了过来,想扯开他环在雪落腰际的手臂。

    本以为雪落听到封行朗刚刚的话,会挣扎,会恼羞成怒,可雪落却都没有。

    相反的,在方亦言失控的朝自己和封行朗冲过来的时候,她将自己的身体往封行朗的怀里贴得更近,“方亦言,你干嘛啊?我不是跟方伯母已经说清楚了么,你是担心她的病情,才让我假扮你女朋友的。我跟封行朗,这是我感情上的私事,用不着你管!”

    雪落清楚的知道:如果不让方亦言死心的赶快离开这里,他将会受到更多的羞辱和暴力对待。

    “雪落……你……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啊?你还是我之前认识的那个善良的雪落吗?”方亦言被林雪落的这番话给伤狠了心。

    “我一直都是这样的!只是你没看清我罢了!”雪落冷淡一声。

    “不!我不相信!一定是这个叫封行朗的男人在威逼你!一定是!”方亦言执拗起来,是那种九头牛都拉不回的那种倔强之人。

    林雪落不想跟方亦言继续争辩下去,她已经意识到封行朗呼出的危险气息;还有他劲臂上传导过来的蛮横之力,都在预示着他又要对方亦言施加暴力了。

    “行朗,我困了,要回房去睡觉了,你替我送客吧。”雪落想先行回避。

    只有她先回避了,才能避免方亦言的继续纠缠。方亦言留在封家多上一秒,就会多上一份不确定的危险系数。

    封行朗低头下来,在雪落的额头上蜻蜓点水的落下一吻,“乖,一会儿我就进去陪你!”

    好吧,又被这个男人趁机给占了一下便宜!

    想到自己是在利用封行朗赶走方亦言,雪落只能哑巴吃黄连的忍了。

    这完全就是在秀恩爱啊!方亦言气得脸红脖子粗。

    “林雪落……祝你幸福。”都已经被人下了逐客令了,方亦言也不再自讨没趣,带着深深的哀伤转身离开了封家客厅。两个办事的警察也随后离开。

    目送着方亦言离开时那倔强的背影,封行朗微微敛眉:这小子看来并不简单。连大队长都被他给叫出来了。看来并非什么背景简单的无名小卒。

    *****

    方亦言离开后,雪落的心乱极了。

    对于方亦言挨了封行朗的打,她是万分愧疚的。毕竟方亦言的初衷只是为了帮忙她推离困境。

    只是自己竟然用他最在乎的方式深深的伤害了他,这并不是雪落想看到的。

    毕竟这两年多来,方亦言对她关爱有佳。有时候连她自己都分不清,她跟方亦言之间,是纯洁的友情多一点儿,还是兄妹之情多一点儿?

    又有没有一丝丝的男女之情呢?

    应该是有的吧。至少跟方亦言在一起,无论是一起吃饭,一起去图书馆看书,还是一起去医院看望他生病的母亲,似乎都很和睦。一种平平淡淡的生活,似水流年。

    “你跟方亦言要保持的,不仅仅是身体上的距离,还有心里的,懂么?”

    身后,冷不丁的传来男人霸道得唯他独尊的言语,雪落都懒得回头搭理封行朗的强势。

    他不但锁了她,还打了方亦言,似乎他并不觉得他自己犯了错,而且还一副不以为然的理所当然模样。真是够了!

    见雪落并不搭理自己,封行朗到也没有见气,而是慵懒着姿态躺在了雪落的床上。

    见身后久久没有动静,雪落一回头,竟然看到男人合着衣服躺在床上睡着了。只能说,看起来像睡着了的样子。

    不得不说,男人安睡的模样,要比他醒着时那倨傲邪佞的样子可爱多了。

    长长的睫毛低垂着,更添无限的温情脉脉;那高挺得如山峦一样的鼻梁,还有那菲薄的唇,棱角分明!俊魅的样子,格外的动人心弦。

    就不能绅士一点儿,儒雅一点儿么?非要整天冷着个脸,动不动就对他人施加蛮暴么?估计是他小时候被封父虐待留下的心灵上的阴影!

    想想也才,才五六岁的孩子,心智发育还不完全,竟然就被经常的锁在一个防盗网满布的房间里,而且还一饿就是两三天……这是为人父亲应该有的行为么?

    雪落似乎有些可怜起这个男人来!

    见男人睡在床上久久的没有动静,雪落便手贱的给他把做工精良的皮鞋给脱了下来,并用绒毯将他盖上。

    “一起睡吧。”

    半睡半醒中,男人的长臂探了过来,勾住了雪落的腰身,一下子就跌趴在了他的胸膛上。

    雪落的下巴磕在了他坚实的胸前,疼得她只吸气。

    好好的长那么健壮干嘛啊!跟头牛似的!

    雪落当然不会跟封行朗再同床共枕了。她很清楚自己的身份。

    她挣扎着想起身,可封行朗一个翻身,竟然将她小半个身体压制在了身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