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20章 多难为情啊!

第120章 多难为情啊!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雪落实在是想像不到:一个才五六岁的孩子,被经常性的锁在一个用防盗网围困起来的阳光房里,内心会是多么的恐惧和惊骇。 得承受多大的心理阴影和心灵创伤。

    “一定是你调皮了,所以封爸爸才会锁你的吧?”

    询问的声音,变得柔和起来。雪落觉得自己寄养在舅舅家,虽说不被待见,但平日里的饮食起居等等,还是舒适的。怎么封行朗反而会遭受到自己亲生父亲如此的虐待呢?

    连续饿上两三天……对于一个才五六岁的孩子来说,简单就是灭顶之灾。

    雪落相信封行朗所言属实。他这么一个倨傲又强势的人,怎么可能去伪造一个悲情的童年来博取她的同情呢?完全没那个必要。应该是他一时间的有感而发。

    “唯一的理由就是:我这个私生子给他丢脸了!”封行朗淡淡一笑。亦苦涩、亦不羁。

    “那……那你大哥封立昕也不管你吗?”雪落寻思起他们兄弟俩感情如此之好,应该是从小就根深蒂固的手足情深。

    “我五六岁的时候,他也不过才七八岁。而且当时我对他相当的排斥,应该说我对封家所有人都排斥和敌意,又怎么可能会接受他的帮助呢!记得有一天他偷偷摸摸端来饭菜给我吃,我竟然全部扣在了我哥的脸上……”

    封行朗依旧含笑,只是这样的笑意,难免会让雪落心疼不已。

    “你可真够淘气的。你哥只是想帮助你!不识好人心!”雪落忍不住数落了封行朗一声。

    “那块牛排很烫,直接把我哥脸上烫红了一大块!我以为我哥会下楼去告状……可他却说,是他偷吃牛排时,自己不小心给烫伤的!”

    封行朗刚毅的眼眸里有了少许的红润之意,他连忙侧过头去,将双眸紧紧的闭上片刻后,才缓缓的再睁开。

    恍然意识到:难怪他们兄弟俩感情会这么好。封立昕对封行朗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真的好得没话好。

    雪落敬佩他们兄弟之间的深厚感情,也羡慕他们兄弟能够如此的相亲相爱。

    “你哥对你是真心好。”

    其实雪落这一刻也想补刀一句:既然你哥都对你这么好了,为什么你还要轻浮她这个‘嫂子’啊。

    “所以,所有伤害过我大哥的人,我都不会让他们好过。该血偿的血偿,该命偿的命偿!”

    封行朗一张清冽的俊脸上,立刻阴霾密布。

    封立昕呵护了他一个五光十色的童年;可他却不能呵护封立昕一个岁月静好的人生。

    所以,明知道封立昕每天煎熬得很辛苦,可封行朗就是不想放弃他的生命。

    雪落心头微微一悸,她真心不想看到眼前的男人时时刻刻的沉浸在仇恨中不能自拔。似乎除了复仇,他的人生便没有了其它的阳光点。

    朝医疗室的方向寻看了一眼,雪落压低声音不解的问道:“封行朗,你不是找到了蓝悠悠的下落了吗?你哥那么牵挂她,怎么不让她跟你哥见见面呢?说不定你哥一见到蓝悠悠,就会积极的配合治疗了。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只是在家里保守治疗维系生命了!”

    微顿,雪落又阐述着自己的想法:“女为悦己者容,男人应该也是一样的心境。我想,如果蓝悠悠肯主动劝说你大哥去美国做进一步的植皮手术,我想你哥一定会去的。”

    封行朗一直静默的聆听着女人的想法。感觉她从一个女人角度出发的观点,似乎的确有那么点儿行之有效的可行性。

    只是大哥封立昕已经答应他过完30岁生日,就启程去美国做进一步的治疗。不然试试这个女人的办法也不错。

    见封行朗一直盯看着自己,雪落微微咬了咬唇,“你放心吧,我不会吃蓝悠悠的醋的。只要你哥的病情能好转,能接受进一步的植皮手术,我会成人之美祝福他跟蓝悠悠有情人终成眷属的。”

    “……”

    这番话,听得封行朗频频蹙眉:这小白甜的女人,到现在还以为自己是大哥封立昕的老婆呢。

    有情人终成眷属?那个蓝悠悠配么?她可是参与残害封立昕的主谋之一。罪该万死!

    “既然你对我大哥感情这么单薄,为什么还要执意想见他?”封行朗不动声色的问。

    雪落又被这个男人强大的逻辑给呛到了。冷不丁的想起上一回他说过的话:‘我哥是个病人,满足不了你某方面的需要。’

    估计也只有他这种思想带色的男人,才会想出那样的理由。

    “照顾你哥,难道不是我嫁来封家的责任和义务么?既然你封行朗不放心我,又不肯我接近你哥,那我就随了你的意,在你们封家混吃混喝好了。省力更省心。”

    雪落不想跟封行朗就这个话题讨论下去了。不然这个男人又会觉得自己对他大哥封立昕有‘非分之想’。天地良心啊,自己怎么可能去对封立昕有那方面的非分之想呢?

    真懒得跟封行朗这种人争辩什么!

    “我很赞同你现在的观点。在封家,你只要伺候好我一个人就够了!”封行朗撩唇道。

    雪落狠狠的瞪了眼前这个趾高气扬的男人一眼,被气得说不出话来。

    客厅的座机作响,是安婶接的电话。

    说了几句之后,安婶捂住了话筒朝沙发上的封行朗请示道:“二少爷,太太的那个学长报警了,现在带着警察在保安处呢,保安队长让通知您一下。”

    封行朗丰神俊朗的脸庞上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冷笑,“让他们进来吧。就说茶水已经沏好,正等着他们来喝呢。”

    安婶微怔了一下,最终还是按照封行朗的意思回了保安队长的话。

    一听说是学长,雪落想到了方亦言:他怎么还去报警了啊?还嫌自己被打得不够么?真够犟脾气的。

    雪落连忙站起身来,想出门劝说方亦言。

    “站住!”刚走两步,身后传来了封行朗的厉斥声,“封太太,你这是要出去见那个书呆子么?”

    “我去劝他离开还不行吗?麻烦你尊重点儿读书人。”雪落顶上一句。

    “我们封家还用不着你抛头露面。你的三从四德就是:给我好好在家呆着!”封行朗凛冽道。

    真是受够了这个男人的狂妄。雪落没有搭理封行朗的霸道和强势,头也不回的朝客厅门口奔去。

    那时快,雪落还没能伸手碰到门把手,封行朗矫健的身姿以至,将她稳稳当当的兜抱在了怀里。

    方亦言领着两个警察走进来的时候,刚好看到偎依在封行朗怀里的林雪落。

    雪落被封行朗这么兜抱着,又急又羞,她奋力的挣扎,却没想男人的臂膀简直像铁钳似的,怎么扭动也挣脱不开。

    “乖点儿,别当着人家警察叔叔的面儿打情骂俏,多难为情啊。一会儿回房间里你再闹!”

    封行朗用爱昧之极的言语哄着怀里不乖的女人,声音不高不低,足够让方亦言听得到。

    雪落羞愧难当,“封行朗,你放手啊!”

    她奋力的扒扯着封行朗环在她腰际的劲臂,可男人实在是太强壮了,雪落根本就无法撼动得了。

    两个警察似乎没想到剧情的发展竟然是这样的:这不知道是不是小俩口的一男一女正相拥在一起打着情,骂着俏,而且毫不避讳他们的注目礼。

    “封先生,真是抱歉啊,这么晚了还来打扰您休息。只是这位方先生执意说有人被软禁在您家别墅的三楼阳光房……我们也是例行公事。”为首的警察连声道歉。

    “哦,我跟这位方先生闹了点儿误会。”

    封行朗瞄了一眼直直盯看着他怀里女人的方亦言,菲薄的唇角上扬,绅士道:“我这人脾气不太好,刚巧遇到方先生手捧玫瑰花在我家楼下,就冲动的上去打了他。我会如数赔偿这位方先生被打伤的医疗费的。”

    让雪落意外的是,封行朗竟然没有为难方亦言,更没有让警方为难。

    “既然误会解开了,那我们就不打扰封先生和您家人休息了。”

    阅人无数的警察,一眼便能看出,这是夫妻之间小打小闹。至于方亦言,俨然成了一个手捧玫瑰花在觊觎人家太太的第三者。挨打也是应该的。更何况人家都同意出医疗费了。自然也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可方亦言却没有要走的意思,依旧直直着目光盯看着封行朗怀中的雪落。

    她明明嫁的是封立昕,为什么会跟这个叫封行朗的偎依得这么近?他们俩人又是什么关系?

    看起来林雪落跟这个叫封行朗的关系并不简单!

    “方亦言,你回去吧,我已经没事儿了。真抱歉,害你挨了打。医药费封家会出的。”

    雪落现在只想劝走方亦言。她实在是琢磨不透封行朗这个阴晴不定的男人。指不定他什么时候又得兽心大发的暴打方亦言一顿。

    “雪落,你没事儿就好。只要你好好的,我挨点儿打根本算不了什么的。”方亦言的下巴和眉梢处,还有着淤青。

    “方亦言,实在是对不起啊……”

    雪落冷不丁的感觉到:封行朗环在她腰际的手,正在慢慢的收紧再收紧,勒得她快喘不过气来了。

    这是赤赤的警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