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17章 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

第117章 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方亦言,书卷之气很浓,模样隽秀,学的是生物科技,可偏偏却是个玩电子产

    学校航模飞行表演上,他一眼便看到了人群中的雪落。不仅仅是多看了一眼,而是一直盯着她看。他输掉了航模的飞行表演,因为他的航模脱离了应该飞行的轨迹,只是围绕着雪落一圈儿又一圈儿的打转着。

    再后来,雪落做了他名义上的女朋友,被方亦言带回重症监护室给命悬一线的母亲审阅。

    方母很满意雪落这个‘儿媳妇’,病竟然就神奇般的康复了。

    只是方母的病情容易反复发作,于是,雪落只能‘被迫’做了方亦言两年的女朋友!

    从一开始就说好,这只是个善举。可偏偏方亦言弄假成真的对雪落动了真情。或许从那个初见开始,这就是方亦言一步一步精心策划的追求计划。

    他喜欢雪落的纯净,更喜欢她的善良;还有她的聪慧和坚韧,都深深的吸引着他!

    知道雪落只是把自己当成普通朋友,但这并不妨碍方亦言这两年来像个哥哥一样的关爱他。

    直到上个学期的期末,雪落跟已经在筹备她跟方亦言婚事的方母坦白了这一切后,方母一气之下回了美国,方亦言也跟着过去了。这两个月的假期杳无音信。

    安顿好方母之后,方亦言又赶了回来,继续他的本硕连读。

    更主要的,因为这座学府里有他深爱的女孩林雪落。被拒绝并不要紧,要紧的是,他依旧有着一颗挚爱她的心,还有一份持之以恒的信念在坚守。

    他相信自己最终会抱得美人归的。

    可方亦言哪里会想到,在这短短的两个月里,雪落竟然就嫁去了封家?

    是她移情别恋的爱上了别的男人?还是她想逃避夏家这个牢笼?

    一定是后者!瞧瞧夏以琪那个泼辣跋扈的样子,雪落这些年在夏家一定没少受委屈。

    至于移情别恋……她对自己没生过‘情’,怎么从何而来的移情呢!至于她不是真的恋上了夏以琪口中的封立昕,那就不得而知了。

    两个月的时间,就能谈婚论嫁了?而且还已经嫁去了封家当太太?

    方亦言越骑越快,恨不得用上自己所有的力气朝封家赶去。

    要找到封家并不难,毕竟封家在申城也算是名门望族。加之封立昕几个月前的惨烈遭遇,更是申城茶余饭后的谈资。

    将学生证压在保卫室,方亦言才进去了这个富豪集聚地。

    给方亦言开门的,是一个四十岁上下的精干中年妇女。

    “您好,请问林雪落住里这吗?”方亦言客气且礼貌的询问。

    安婶上上下下打量着眼前的男人:应该是个大男孩儿,二十四五岁的样子。白白净净的,还带着一副黑框眼镜,看起来相当的文质彬彬。

    “你是?”安婶拉长着声音询问。

    “哦,我是林雪落的学长。她今天没来学校,学生会指派我过来询问一下她的状况。”

    方亦言的话说得很有技巧。不会让安婶起任何的疑心。如果夏以琪说的属实,那雪落现在就是封立昕的太太了,如果自己以雪落男朋友的身份出现在封家,无疑是不妥的。

    “哦,我家太太身体有些不舒服,要过些天再去学校。麻烦您帮我家太太请个假。”安婶顺水推舟的客气道。

    一声‘太太’,叫得方亦言心头狠狠的一凉:原来夏以琪说的都属实,林雪落真的嫁进了封家,嫁给了封立昕。

    方亦言隐忍着心头的剧痛和苦涩,勉强的露出一丝苍白的笑容,“我能进去看看林雪落吗?”

    “这个……恐怕不太方便。我家太太……已经睡下了。”安婶搪塞着。

    雪落太太现在还被锁在三楼的阳光房里,要是让她的学长看到她被锁着,的确不太好。

    听家仆这么说,方亦言也实在不方便硬闯,他环看了一下四周,一派奢华雅致。果然是名门望族。

    “那就不打扰了,我先回学校去。等她身体好些了,让她再来学校报道。”方亦言告辞了封家。

    但他却没有离开,一直在封家的别墅院落外徘徊着。

    而此时此刻,林雪落看到了楼下骑在单车上的方亦言。三楼的玻璃房没有开灯,因为雪落并不想让外界看到阳光房里的状况。

    雪落一直等在玻璃墙一面,在等着封行朗的归来。可她却看到了方亦言的身影。

    刚开始,她还以为自己看错了眼:因为方亦言怎么可能找来这里?可等方亦言再次从封家客厅里出来,并在院落外徘徊时,她才确定,那人就是方亦言!

    可一时间,雪落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叫住想离开的方亦言。告诉她自己被困在三楼的阳光房里出不去。她已经被锁了快十二个小时了,这种煎熬,真的痛彻心扉。

    一想到自己已经拒绝了方亦言,而且自己现在已经是封立昕的妻子了,又以何种身份请求他帮自己的忙呢?

    雪落知道方亦言是个好人,所以就更不想麻烦他。但被困住失去自由的无奈,实在是让雪落难受之极。怎么办呢?究竟要不要请求方亦言帮帮自己呢?

    方亦言一直没走,他徘徊在封家别墅院落外,时不时的朝着楼上的方向看过来。

    听那个家仆的口吻,雪落一定还在封家。只是有一些不可告人的原因,而不让他跟雪落相见。因为刚刚那个家仆说话时吞吞吐吐,所以方亦言就更加起疑。

    见楼下的方亦言久久没有离开,雪落倍感欣慰。她打开玻璃墙上小窗口,探出半个头来,压低声音轻声叫唤:“方亦言……方亦言……”

    方亦言听到了雪落的叫唤声,可却不知道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雪落……雪落……”

    “方亦言,我在楼上……三楼。你小点儿声。”雪落压低声音,生怕惊动了屋子里的安婶和莫管家,同时也不想吵到封立昕的修养。

    万幸的是:封行朗那个恶魔不在封家。

    方亦言抬起头,朝三楼的阳光房看去。果然看到窗口有个人影在晃动。为了能让方亦言看清楚自己,雪落将房间里的灯打了开来。

    “雪落……雪落。”看清三楼阳光房里的人真的是林雪落时,方亦言又激动又欣喜。

    “雪落,你还好吗?”方亦言问得苦涩。

    自己还好吗?被人像囚犯一样的锁着,又能好到哪里去?

    可雪落还是点头应声道:“我挺好的……谢谢你来看我,你走吧。”

    最终,雪落还是没有说出自己的困境。她不想因为自己的私事去麻烦方亦言。她已经跟方母说清楚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她又以方亦言的什么人来让他为自己做事呢。

    “雪落,你是不是被人锁在三楼了?”方亦言觉察出了端倪。雪落完全不像是生病的样子。

    既然没有生病,为什么那个家仆用生病来推诿着不让他跟雪落见面呢?

    想必唯一的答案就是:雪落被人禁锢住了自由。

    “没,没有!我在三楼看星星呢。方亦言,你快走吧,记得帮我请假。”雪落搪塞着方亦言。

    她只想让方亦言快点儿走,千万别让封行朗看到。那个暴戾的男人,指不定又要做出什么丧尽天良的恶劣事件来呢。

    “既然你没被锁着,那你下楼来,我有东西给你!”方亦言执意一声。

    “方亦言,快走啊……有什么事儿,我们回学校再说吧。”雪落只想让方亦言尽快的离开封家。

    可人算不如天算,雪落真的觉得自己倒霉透了。越是害怕什么,就偏偏来什么。

    就在雪落跟方亦言相隔三层楼传情时,刺眼的车灯照在了方亦言的身上。他本能的用手里的玫瑰花束挡了挡刺眼的灯光。

    这是捉奸的节奏么?!

    眼前的事实的确如此!

    一个手拿玫瑰花的愣头小年青,正跟自己的妻子遥相呼应着。一个让他快走,一个让她下楼。

    看起来挺情深的!

    关键封行朗还听到雪落喊了这个男人‘方亦言’!

    封行朗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那句描述:【阳光开朗,明媚得像晨曦!】

    封行朗觉得自己特别的手痒,特别的想揍人!

    可偏偏这个想揍的人,还自己主动送上门来了。竟然跟自己的妻子隔楼传情?

    还有他手中那束刺眼的玫瑰花!

    封行朗从跑车里跃身而出,径直朝方亦言健步走了过去。

    “方亦言……方亦言……你快走啊!快走!”雪落先是看到了封行朗的跑车,随后又看到了封行朗气势汹汹的从跑车里钻了出来。

    方亦言当然不会走。他放下了手中的玫瑰花,不卑不亢的瞪向封行朗,“你就是封立昕?”

    因为前期安排母亲出国,所以方亦言并不知道有关封家大少爷封立昕的惨案。他以为这个凶神恶煞朝自己走过来的男人就是封立昕。

    封行朗二话没说,照准了方亦言那张斯斯文文的脸,就一拳头招呼过去。

    方亦言哪里会是封行朗的对手,一个趔趄,便往花圃里倒去;手里的玫瑰花束也散落了一地。

    “封行朗,你发什么疯呢?别再打了……方亦言,你快走啊!”

    三楼的雪落见方亦言被打跌倒在花圃里,着实急坏了。她深深的领教过封行朗的暴戾之气。

    他简直就是个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