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15章 蛮横的男人!

第115章 蛮横的男人!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忍无可忍之际,雪落从房间里捞起一个烟灰缸就从窗口抛砸下来;法拉利的速度很快,没能如期砸到车身,而是砸在了草坪上。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封行朗,你混蛋!”雪落又急又气,却又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男人离开。

    封行朗刚走不久,雪落便听到了有人叩门的声音;随后那沉重的防盗门上的一个小门被打了开来,雪落听到了安婶急切的叫唤声,“太太……太太……”

    听到安婶的叫唤声后,雪落连忙奔了过来,“安婶,求你给我开开门好不好?我还得去上学呢。”

    “太太,这阳光房唯一的一把钥匙已经被二少爷拿走了。唉……”安婶叹息一声。

    “唯一的一把钥匙?莫管家没有吗?”雪落一怔。

    “没有!这间阳光房,一直是老爷用来锁二少爷的,后来老爷去了,这阳光房的钥匙就被二少爷自己给拿走了。他不让任何人进来!他本人也是偶尔的进来看上一眼。”安婶解释道。

    “那……那怎么办?我就这么被他锁在里面吗?安婶,麻烦您找个锁匠回来开门好不好?”雪落请求着。

    天知道那个男人会什么时候回来呢?这万一他今天不回来,那她岂不是要在这里被锁上一天一晚上?关键是,即便他回来了,也不一定会打开门放她出来!

    真是个暴戾、粗鲁,且又蛮横的男人!

    她是他嫂子啊!这么锁着她,简直就是大逆不道!

    问题是雪落根本就不知道这个男人为什么突然就兽心大发的锁了她?!而且毫无征兆!

    他这种人,要是搁在古代,铁定是个阴晴不定的暴君!

    “太太,您先别着急。我给你端来了爱喝的小米粥和小薯饼,你先吃着吧。千万别动气。”安婶把托盘递送了进来。

    “安婶,我真的吃不下这些!我都快急疯了!他封行朗怎么能这么对我这个嫂子啊?还有没有王法了?”

    痛定思痛,雪落安静下来,笃定道:“安婶,你报警吧!”

    “报……报警?这……这不太好吧?”安婶惊讶住了。这小夫妻俩闹腾到要报警的地步,是不是有点儿过了?

    “有什么不好的。他封行朗这是非法拘禁!安婶,帮帮我吧。”雪落再次的恳请。

    “要不……要不我先去跟大少爷商量商量?”安婶实在是无计可施了。

    雪落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嗯,好。我等着你。”

    毕竟封家还有封立昕这个大少爷在。他是她的‘丈夫’,应该会为她这个‘妻子’做主的。

    医疗室里,封立昕刚刚取下了呼吸机。

    “雪落和行朗,怎么又闹腾上了?快去找个锁匠,把门开了。要不然,就直接砸门。”

    正如雪落所预料的那样:封立昕是向着她的。

    “好的,我这就去找开锁的。”安婶连声应好,“大少爷,这回二太太和二少爷,怕是真的有喜了!跟上回隔了有三天,昨晚他们又在一起了,一早太太回来就找避孕药吃,被我用维生素给换了。算算这日子,刚好在太太排卵期的黄金时段。”

    因为一心惦记着太太怀孕的事儿,安婶都快成孕育专家了!

    “真的吗?那太好了!安婶,你一定要好好照顾雪落!行朗就快有子嗣了,我真的替他高兴!”

    封立昕抑制不住喜悦,整个人微微哽咽了起来。

    要知道他硬把雪落塞给弟弟封行朗,目的就是想让雪落尽早的能怀上封行朗的孩子,好在他死去之后,能有新的牵挂羁绊住封行朗一颗仇恨的心。

    在封立昕看来,亲生骨肉,远要比他这个大哥来得更亲近。

    “放心吧大少爷,我会照顾好雪落太太的。二少爷跟二太太有了子嗣固然是好,安婶期待着您也能有上子嗣。那我就能告慰老爷和老夫人的在天之灵了!”安婶双眼含泪。

    封立昕凄凉的笑了笑,一张俊彦,早已经面目全非。看起来着实狰狞阴森。

    微微侧过头,封立昕便看到床头那张照处:上面的女人叫蓝悠悠,笑得像误入人间的精灵,美得让他情根深种。

    自己哪里还能有上什么子嗣?封立昕只求能够尽快的随蓝悠悠一起死去。无论是天堂,还是地狱,他一定会找到她。告诉她,他有多么的想她:每天,每分,每秒。

    悠悠,等着我……我就来了!

    ******

    或许封立昕万万没有想到:他心目中的美丽精灵,既不在天堂,也不在地狱,而是被困在了人间。

    一根粗粗的铁链锁着她,显得格外的楚楚可怜。

    尤其还是个漂亮的女人,就更加我见犹怜了!

    封行朗进来的时候,蓝悠悠正优雅的吃着饭。沐浴后的她,更为楚楚动人。尤其是那双眼,烟视媚行一般,即便是正眼看人,尤其是男人,都有种错觉:这个女人一直在朝你抛媚眼。

    晚餐很丰盛。几乎都是蓝悠悠爱吃的。三文鱼,象拔蚌,铁板牛柳,竟然还有启秀阁的招牌菌菇三鲜煲。

    如此的怜香惜玉,真够难为他叶时年的。

    “还以为你会绝食抗议呢。”封行朗冷哼一声。

    他知道蓝悠悠表面看起来弱不禁风,娇弱得梨花带雨似的;可骨子里却烈得很。像绝食、割脉,自虐等,她每一种都能玩得出。

    却没想蓝悠悠竟然咯咯媚笑,“你封行朗还活着,我怎么舍得去死呢!”

    “……”这女人,远比林雪落那个善良的小白甜难搞多了。

    “朗哥,一起吃点儿?”叶时年已经将碗筷递送至了封行朗的跟前。

    不知为何,叶时年总担心封行朗突然就对蓝悠悠施加暴力。无论蓝悠悠多么的十恶不赦,可她终究只是个弱女子,不免会让叶时年滋生英雄救美的心。

    办公了一天,中午只在办公室里对付了几口,毕竟只是碳水化合物的身体,这一刻封行朗似乎真饿了。他从叶时年手中接过碗筷,便跟着一起吃了起来。

    有封行朗作陪的晚餐,应该是胃口大开的愉悦;可蓝悠悠却顿下了吃饭的动作,紧紧的盯着封行朗看。更准确的说,应该是在看他的脖子。

    “你昨晚被女人用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