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14章 真的有喜了!

第114章 真的有喜了!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担心什么,偏偏就来什么。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太太,找什么呢?”

    就在雪落低头寻找毓婷时,安婶端着一碗养生的红枣莲子羹走了进来。

    “哦,没……没找什么。”雪落当然不会询问安婶:你是不是丢了我的毓婷。

    封立昕跟自己在睡一间房的次数屈指可数。而且他跟自己根本就没有逾越过男女的最后防线。

    昨晚自己彻夜未归,一回来就寻找避孕的药,安婶铁定会怀疑自己跟封行朗的。

    可让雪落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安婶主动将小瓶药送到她的跟前,“太太,你是在找避孕的药吧?上回的毓婷副作用很大,被我丢了!这瓶避孕药是纯中药成分的,对身体很安全。没有副作用,还不会导致发胖。”

    “……”雪落惊讶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这安婶,也太体贴入微了吧?该不会是她已经知道了自己跟封行朗的坚情了吧?

    “太太,这碗红枣莲子羹您趁热喝了,一会儿我再来收拾碗筷。”

    还好,安婶放下红枣莲子羹和那瓶避孕药后,便转身离开了。避免了雪落持续的尴尬。

    拿起那瓶男女事后药,雪落感慨万千:看来自己跟封行朗的那点儿破事,整个封家已经是人尽皆知了吧?雪落懊恼的捂住了自己的脸,觉得自己实在是应该被浸猪笼!

    匆匆看了一眼药瓶上的说明,雪落从里面倒出一粒,就着那碗红枣莲子羹吞咽下去。

    这药……好像不太苦口。不仅仅不苦口,还稍稍有那么点儿甜意?雪落以为那是自己喝了红枣莲子羹的原因,当时的她并没有想太多。避孕的药嘛,肯定有不同类型口味儿的。

    她哪里会知道平日里朴实敦厚的安婶,也有坑她的时候啊!

    生活总会在你不经意间给你来点儿小惊喜。

    就比如说现在:雪落正艰难的吞咽着药片,封行朗就这么不请自来了。

    然后,他就眼睁睁的看着雪落吞下了那粒药片;再然后,封行朗便健步过来,从书桌上拿起了那个小药瓶,看到了上面赫然显示的‘紧急避孕药’字样……

    过程记不太清楚了,雪落只记得当时男人的那张脸,阴寒得能刮下一层冰霜来。

    “你就这么不想给我封行朗生孩子?”封行朗那张玄寒的脸,如千年寒冰似的冷。那眼眸中迸发出来的怒意,简直要把雪落给直接烧穿。

    “对!我不想!很不想!”雪落冷冷的作答着封行朗。

    怒意在男人的俊脸上积聚;雪落觉得,要是自己的话能让男人憎恨上自己,那也不见得是件坏事儿!最好能让他厌弃得远远离开,再也不要跟她纠缠不清。

    可雪落实在是没想到:自己为激将男人所说的赌气之话,却给自己惹来了这么的祸事。

    “看来,的确是我对你太仁慈了!”生冷的字眼从男人的口中溢出。

    这男人对自己仁慈过吗?真够好笑的。可等雪落意识到自己所身处的危险境地时,一切都已经晚了。她赌气的话俨然已经把封行朗给激怒了!

    雪落被他径直扛上了肩膀,出了房间,直奔三楼而去。

    感觉到自己这回肯定没好果子吃,雪落连忙朝旁观的安婶和莫管家呼救;可他们只是在面部表情上支持着她,却不敢上前半步来制止封行朗的野蛮行为。

    雪落被锁进了三楼的阳光房里。有三分之一是玻璃墙面的房子。

    这里,曾经是封行朗从小到大被父亲关禁闭的地方。他向来不受封家人待见,除了封立昕。

    四周,连房子的顶端都加上了防护网。

    而这些玻璃,全是银行专用级防弹玻璃。连子弹都打不穿,更别说用手和其它东西砸了。

    “封行朗,你这个混蛋……放我出去……快放我出去。”雪落奋力的拍打着那扇被紧锁了的门。

    “不让你吃点儿苦头,看来你是不会乖的!”封行朗丢下一句硬生生的话后,便转身离开了。

    楼下,安婶战战兢兢的想上前来劝说,却还是欲言又止。她深知愤怒中的二少爷是可怕的。她担心自己一不小心的言行会把太太雪落陷入更苦难的境地。

    “二少爷,您这么锁着太太她……会影响到大少爷休息的。”莫管家相对精明一些。

    他知道这个时候为太太开脱,只会适得其反;所以他便拿大少爷封立昕出来旁敲侧击的提醒封行朗。希望他能改变主意。

    “她要是敢闹腾,就让金医师赏她支麻醉剂!”封行朗戾气的冷哼。

    莫管家知道二少爷封行朗在气头上,便不再多言什么。任何的多言,只是平添二少爷的怒意。

    一旁的安婶却慌了神儿。

    毫无疑问:太太雪落一回来就找避孕药吃,一定是她跟二少爷昨晚已经行了周公之礼。

    这算算时间,恰好在排卵期的最佳时间里;好不容易把避孕药换成了维生素,要是真让金医师给太太来上一支麻醉剂,那万一真怀上了小少爷,岂不是要遭殃了?

    “二少爷,使不得啊!麻醉剂多伤身啊,太太又那么单薄。”安婶乞求着。

    “那就好好劝劝她,让她给我消停点儿!”封行朗冷厉一声。

    目送着二少爷封行朗离开封家,安婶和莫管家亦是长叹不已。

    “安婶,你去劝劝太太,我去跟大少爷解释解释。太太闹这么大动静,肯定扰着大少爷了。”莫管家又是一声叹息,才转身朝二楼的医疗室走去。

    寻思起什么,刚走了两步的安婶又顿住了,急急忙忙的朝厨房走了过去。端上了一碗营养的小米粥和几块太太爱吃的小薯饼才匆匆上了三楼。

    阳光房里,雪落看到了院落里的封行朗,正健步朝他的法拉利走去。她连忙扯着嗓门儿又喊又叫,“封行朗,你这个疯子……快放我出去!我要出去……”

    封行朗抬起头,朝三楼的阳光房不羁的瞄了一眼,朝她扬了扬手中的钥匙后,才懒散的钻进了法拉利,随后绝尘而去。

    雪落气得牙直打颤:这个男人把自己锁了,竟然还能如此的悠然自得?昨晚还那么的柔情似水,感觉他温柔得有些不可思议,可裤子一穿,这个男人又就变得冷酷无情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