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09章 她怎么能睡得安稳?

第109章 她怎么能睡得安稳?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个妻子应该等候着丈夫的归来,那才叫恩爱不是么?

    莫管家还正构思着怎么跟二少爷解释雪落太太不在家的事。也侥幸着二少爷回来能一个不惦记,暂时性的忘了雪落太太的存在……只要二少爷不提及,那他就不用解释了!

    可没想到,二少爷回封家的第一件事儿,就是寻找太太雪落的踪影。其实莫管家早应该料到会如此,二少爷哪天回家没把雪落太太给折腾一回啊?

    “太太她……她不在。”莫管家看俨然看到封行朗的那张俊脸阴森森的沉了下来。

    “不在?又去哪里野了?夏家?还是福利院?”这两个地方俨然成了那个女人的避难所。

    “太太她……住校了。”莫管家小声翼翼的作答着封行朗的问话。

    “住校?”封行朗英挺的眉宇紧拧。住校一词对于封行朗来说,似乎有些遥远。

    “对,太太她住校了。”莫管家重复一声后,便连忙解释,“今天是太太开学的日子。估计是大四的学业比较紧,所以太太就住校了。”

    一直以来,那个女人都在想方设法的逃避他:先是回夏家,再去什么福利院,现在竟然发展到……住校?

    住校的意思岂不是说:那个女人不回封家住了?

    封行朗脑海里浮现出一个猎奇的想法:难不成自己要跟那个女人一起去住校?

    好像有那么点儿不方便!

    岂止不方便啊,简直就是无下限的奇葩想法好么!

    “打电话,让她回来。”封行朗凌厉一句,随后又冷声补充,“让她回来伺候我。”

    “那个,二少爷,雪落太太,关机了。”莫管家不是没重复打过电话,也寻思到太太这样的‘先斩后奏’会惹恼某些人。

    只是雪落这回真的关机了。或许她预料到封行朗会发飙。所以便先下手为强,索性把手机给关了。

    眼不见为净,耳不听为清。懒得去跟这个男人做无谓的争辩。

    “她竟然敢关机了?很好!越来越有出息了!”封行朗眸子里的戾气已经开始在积聚,“那就打她宿舍里的电话!”

    “二少爷,这么晚了,太太应该休息了。再说宿舍里应该还有其它的同学。”莫管家婉言劝说着封行朗,“再说太太今天刚入校,还没来得及留宿舍里的电话号码呢。等明天,我一定问问她。”

    “我这个丈夫还没休息,她怎么能睡得安稳?”霸气得让人牙痒痒的腔腔。

    呼哧一声,封行朗径直从沙发跃身而起,“看来,我这个亲夫得亲自过去揪她回来了!”

    “二少爷……二少爷……这么晚了,还是等明天吧。”莫管家追了出来。

    如果封行朗能这么听话,他就不叫封行朗了。

    健硕的体魄钻进了那辆招风惹火的法拉利,油门轰鸣作响,瞬间便驶出了封家别墅院落。

    莫管家愣在原地叹息一声,意识到二少爷封行朗是带着怒气离开的,他连忙返回客厅,着急着想给太太雪落打个电话,好让她有所准备。

    可雪落的手机却一直处于关机状态。看来她今晚压根就没想开机。

    你封行朗联系不到我,看你还能把我怎么着!

    又或许他封行朗压根就不会在乎家里少了她林雪落这么一个人。那样再好不过了!

    ******

    雪落跟袁朵朵头靠头的睡在一起。两个女孩各怀心思。

    雪落盯看着白苍苍的天花板,怔怔的出神。以为换了一个新环境,自己的心也能跟着一起安宁下来,却没想脑海里依旧盘旋并萦绕着那个男人的模样!

    不用招之,它即来;可挥之,它却不去。

    要疯了!跟着了魔似的!

    “雪落,你是不是在想你家封二少啊?”袁朵朵突兀的问道。

    这一问,着实把雪落下了一跳。有个善解人意的好闺密,也不见得是一件好事儿。在她面前,似乎什么秘密都藏不住。

    “即便要想,我所想之人也应该是我丈夫封立昕。”雪落当然不会坦白自己的内心。

    毕竟那种一厢情愿的暗恋情愫,是见不得光的,也是不受道德和法律所接受允许的。要不然雪落也不会以住校的方式来逃避封行朗的纠缠。

    “行!你有保持沉默的权力!”袁朵朵没有继续逼问。

    以她跟雪落的交情,雪落既然不愿说,那她便真的不想说。既然这样,袁朵朵自然也不会强人所难。

    彼此沉寂了一会儿,袁朵朵又冷不丁脑洞大开的说道:“我猜,封行朗现在肯定在满世界的找你!”

    雪落莫名的一心慌,“朵朵,你别说得这么瘆人好不好?他找我干嘛,我又不是他妈!”

    “再说了,他又不肯让我进去医疗室照顾他大哥。所以我在封家,基本上就是个混吃混喝的主儿!是个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的人!可有可无!”

    自己在封家,的确身处一种‘可有可无’的尴尬状态。

    “可我觉得,你在封行朗的心目中,‘可有’,但‘不可无’!他要是发现你住校没回封家,指不定又要怎么发飙呢!上回他冲进夜莊把你杠进洗手间的时候,那样子简直就是地狱恶魔!我真担心他会把你给吃了!”袁朵朵剖析着封行朗的秉性和脾气。

    “你还好意思说呢!既然知道他会吃了我,你怎么不让保安进去救我啊?”

    那次夜莊给雪落的记忆就是:癫狂的男人们、空降的啤酒酒液、破碎的酒瓶,还有封行朗那张怒不可遏的脸……以及那根沉侵自己身体中的手指!

    还有男人那句霸道的话:林雪落,乖乖的守着这层东西!如果哪天我发现它没了,我的愤怒你承受不起!

    可现在自己的那层东西真的没了!

    守了二十多年,竟然就这样浑浑噩噩的没了,雪落真不知道自己该恨谁!

    雪落想到汤显祖《牡丹亭》里的那句话: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恨不知所踪,一笑而泯!

    或许直到这一刻,雪落才真切的体会到了其中所饱含的深意。

    因为今天只是到校报到,所以快十点的时候宿舍还没统一关灯,但过道里的吵杂声已经消失殆尽。疲惫了一天的学子们也陆陆续续的进入了新学期的好梦中。

    宿舍电话铃声的乍响,让袁朵朵跟雪落都吓得不轻。

    “我猜肯定是封二少!”袁朵朵脱口而出。

    “不可能!他又不知道我们宿舍的电话号码!再说了,他连我们大学校门朝南朝北估计都不清楚吧,又怎么会知道我们宿舍的电话号码呢?你以为他能神通广大到万事皆知的地步?”

    虽说雪落的内心是胆颤心惊的,但她还是不相信封行朗会找到她们学校来。

    “既然不是,那你去接电话啊!”袁朵朵激将道。

    “接就接!肯定不是封行朗!”雪落爬起身走到电话座机旁,可当她的手触碰到电话时,又缩了回来,求助的朝袁朵朵看了过去,“朵朵,还是你接吧。”

    “胆小鬼!”袁朵朵跃身而起。如果真是封行朗,她到是挺愿意接听的。

    电话接通了,却是管理员阿姨。

    “请问你们宿舍有个叫林雪落的同学吗?让她赶快到楼下来,她丈夫在门口等着她。叫她快点儿,宿舍大门马上要落锁了”管理员阿姨一阵机关枪似的陈述之后,就把电话给挂了。

    “阿姨说什么了?”见不是封行朗,雪落轻松不少。

    袁朵朵缓缓的放下了电话,转过身来朝雪落一字一顿道:“她说让一个叫林雪落的同学下楼去,她丈夫正等着她!”

    “……”雪落猛的一怔,随后故作轻松道:“朵朵,开这玩笑老无聊的!”

    “你觉得我会跟你开这种无聊的玩笑吗?”袁朵朵反问。

    雪落当然不会认为:那个自称是自己丈夫的人会是封立昕。先不说他行动不便,就说这三更半夜的,莫管家和安婶也不容许他披星戴月的外出。

    那么问题来了:这个自称是自己丈夫的人会是谁呢?

    封行朗?雪落脑海里瞬间便跳跃出了一个魔鬼的名字!

    应该不太可能啊!

    几乎外界都知道她林雪落是封立昕的妻子,如果封行朗如此大逆不道的以她林雪落的丈夫自居,那岂不是作贱他大哥封立昕吗?

    那会是谁?

    “我觉得吧,这个人一定是封家二公子。雪落,要不你还是下去看看吧,我真担心他会直接闯进女生宿舍楼来逮你。”

    袁朵朵极为肯定的言语,着实又把雪落一颗悬着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我才不下楼去呢!他要是敢闯进来,会有人打电话报警收拾他的。”雪落坚定着自己的态度。

    “雪落,你也太狠了吧?再怎么说,封二少也是你小叔子啊?”袁朵朵惊讶道。

    “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我这叫大义灭亲!”雪落应得淡定从容。

    还就不信没人管得了他封行朗了!在封家,莫管家和安婶都无一例外偏袒着他。对于他轻薄她这个嫂子的行为,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有时候他们竟然还有让雪落难以启齿的撮合之意!

    看来有困难找警察叔叔,的确是行之有效的真理!

    当电话再次响起时,雪落直接把电话线给拔掉了。

    她到是想看看:封行朗会不会暴戾到敢闯女生宿舍楼!

    他要是真敢闯,明天早上铁定会在公安局里喝早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