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08章 太太呢?叫她出来伺候我!

第108章 太太呢?叫她出来伺候我!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雪落的一张白净的脸庞顿时羞得俏红:这袁朵朵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啊!眼神儿实在是太毒了啊,竟然一眼就能看出自己跟封行朗……那个过了?

    好吧,准确的说,这完全是你林雪落心虚的表现。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好歹也是申城富胄封家的太太,这几千块钱的学费和生活费,对于财大气粗的封家来说,根本就是九牛之一毛。给自家太太缴学费,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儿。

    如果雪落这么想,那也就会坦然面对了。可雪落偏偏心虚得利害,加上本身又心机不足,就更加容易露马脚了。

    “朵朵,你胡说八道什么呢!封行朗只是我小叔子!你非要这么开玩笑,我可生气了。”雪落有些被人看穿后的恼意。

    “行了封太太,你别再欲盖弥彰了!你那张不会说谎的脸,早已经深深的出卖了你!”

    袁朵朵俨然从雪落带羞染恼的神情上嗅出了端倪,加上雪落一说谎就会脸红,袁朵朵就更加确信雪落真的跟封行朗有过男女之实了。

    “……”雪落一慌,本能的伸手来摸自己的脸,已经是一片红烫。

    “你被封行朗要了第一次,不亏!要是封行朗能看上我,我也会欣然接受的!”

    但袁朵朵却随之自嘲的叹息一声,“估计这世界上也没有哪个富贵公子会看上一个跛子吧!即便是空降的宴遇,最起码也得有个健康完美的身子才行!”

    袁朵朵是要强的,但她的内心又是自卑的。

    见袁朵朵抹着眼泪,雪落反到恼火不起来了,“朵朵,你怎么了?怎么又难过了?”

    “没,没事儿!我,我这是替你高兴!”

    袁朵朵朝雪落露出一张灿烂的笑脸,再次恢复了她的活泼明媚。她一把从雪落的手上抢过了一个信封,“既然封太太这么的财大气粗,那我就不客气了。我正好还差一千块钱的住宿费!”

    从信封里数出十张百元大钞,袁朵朵又将信封还给了雪落,“这一千块钱,算我先借你的。等我打工赚了钱就还你!本来我还想着要不要住回福利院的,可福利院的班车不凑巧,还得转三回才能到校。有你这一千块,我就不用来来回回的折腾了!”

    一提到‘住宿费’,雪落莫名的怔了一下。

    自己不是想摆脱封行朗的纠缠吗?

    其实准确的说,应该是给自己时间和空间去忘记那个叫封行朗的男人!

    雪落要趁那个男人还没在自己心灵深处根深蒂固时,将他忘掉!

    她跟他,不会有什么好结果!无论是从道德层面,还是从法律层面,她都不能爱上他!

    所以雪落必须将这段感情扼杀在萌芽之中!

    而住校,恰恰能解决这一棘手的问题。也算是解了她林雪落的困局。

    “那赶紧走吧,我们一起去办住宿手续。最好能分在同一个宿舍里。对了,你不是认识学生会的副主席吗,让他给我们行个方便呗。”雪落拉上了袁朵朵,一同往交费中心拖去。

    袁朵朵回头像看外星人似的睨着雪落,惊讶万状,“我没听错了,你竟然要跟我一起住校?你二啊你,放着封家豪宅不住,非得挤四个人一屋的鸽子笼?”

    其实袁朵朵怎么会知道雪落是有苦难言呢。

    住在封家难免会跟封行朗有接触,而雪落一颗情窦初开的心,又岂会是封行朗那种情场老手的对手,不必用真情上演的三言两语,就能让雪落芳心大乱,更别说什么抱一下腰,亲一个额头了。

    雪落感觉,自己如果不脱离开封家,就永远不能摆脱封行朗的纠缠。

    或许他对她只是不良嗜好的情撩,可雪落却认真了。在他无心的轻薄下,雪落开始慢慢的沦陷,慢慢的迷失自己。

    如果再不加遏止,雪落觉得自己会越陷越深,最终不得善果。她跟他之间,不仅仅有道德的沟壑,还有法律上的。

    所以,既然有这个机会住宿,雪落当然不会错过这个能够纠正自己错误的绝好机会。

    “住校怎么了?大四学业那么紧!而且还要忙着毕业论文什么的。”雪落的理由还算客观。

    “跟我你还欺上瞒下啊?林雪落,你累不累心呢!”袁朵朵叹息一声,“用脚趾头都猜得出,你是想回避封行朗吧?你是封立昕的老婆,封行朗又是你小叔子……这关系还真够棘手的。”

    “不过这回我支持你住校!即便你跟封行朗是真爱,那也得先摆脱掉封立昕妻子这个头衔才行!无论多美好的爱情,都不应该是见不得光的!更不应该是违背道德和伦理的!”袁朵朵的话,听起来着实义正言辞。

    雪落全身一颤,立刻上前来抱住了袁朵朵,低低的倾述,“朵朵,谢谢你!谢谢你能理解我,也谢谢你能这般真诚的奉劝我!”

    “又跟我客气?还真把自己当封太太高高在上了?”袁朵朵俏皮的刮了一下雪落的鼻尖。

    “我哪有高高在上啊!又嘲笑我!”

    两个年青的女孩儿追逐在一起,活力的身影将这书香之气的校园衬托得更加朝气蓬勃。

    开了个小小的后门儿,雪落和袁朵朵如愿的被分在了同一个宿舍里。

    条件还不错:宿舍一共就四个人。有wifi,能洗热水澡。还有空调。不用爬上下铺。就是空间小了点儿。

    更让袁朵朵和雪落庆幸不已的是,那两个女同学,一个谈了男朋友在校外租了房子,学校的宿舍只是为了跟父母交差;另外一个女生只有周六和周日才会住过来。

    换句话说,这宿舍就只剩下雪落和袁朵朵了。

    “雪落,你可千万要坚持自己的立场啊!可别封行朗一个电话,就把你给叫回去了。那这宿舍里可就真剩下我一个孤家寡人了!”整理好床铺的袁朵朵扯了扯雪落的裙摆说道。

    “放心,我不会抛弃你这个小怨妇的!”雪落心情难得的好上很多。不用去想那些心烦意乱的事。

    “谁是小怨妇啊?你都被封行朗给睡了,你才是名副其实的怨妇好不好!!”

    袁朵朵和雪落扭在了一起,欢快的笑声久久的在宿舍里回荡着。那是专属于年青人荷尔蒙过剩的

    愉快情怀。放飞着青春,扑捉着理想。

    身娇肉贵的雪落,当然不会是袁朵朵的对手。要知道袁朵朵每天在福利院里,要帮着那群护工们一起照顾很多的孩子。大部分都是有残疾的,有时候袁朵朵要抱着他们爬上十几个来回的楼梯。

    袁朵朵成功的将雪落压在了自己的身之下,突然眼眸明亮的问道:“雪落,第一次……究竟是什么感觉?是不是很疼?以封行朗那暴脾气,你一定疼死了吧?”

    没想到袁朵朵竟然会问如此**的问题。雪落顿时羞了个大红脸,“朵朵,你又开始胡说八道了!你这么想知道第一次是什么感觉,找你家麦大叔做一下不就知道了!”

    一抹深深的失落涌上心头,袁朵朵坐到了一边,安静的用双臂环抱着自己的膝盖。

    “怎么了朵朵?是我说错什么了吗?对不起啊!跟你开玩笑呢。”雪落不知道袁朵朵为什么会突然伤感了下来。

    袁朵朵摇了摇头,“不怪你,你别多想。”

    随后,袁朵朵盯看着自己的那条跛腿,自卑的哀叹一声:“雪落,像我这种残废,是不是只有嫁二手男人的命啊?”

    “朵朵,你胡说什么呢?你哪里残废了?你的腿早好了。别这么说自己!”雪落将袁朵朵环抱在自己的怀里。

    “雪落,我真的是心比天高,可命比纸薄。昨天麦维民给我送学费来,我没肯要。连池院长都在撮合我跟麦维民。说他虽然是个二婚,虽然年龄大了点儿,还说老男人会疼人……可我真的对他没感觉!”袁朵朵低垂着头,满目的殇意。

    “朵朵,别太逼自己了!如果对他没感觉,你就跟他明说。用不着委屈自己的。”雪落安慰道。

    “我就是这么跟麦维民说的!他表面上说会一直等我,可他转身离开时,我却听到他跟司机说:一个残废,还挑三拣四的!”袁朵朵失控的哽咽起来。

    “姓麦的真是个渣子!”雪落真没想到麦维民竟然是这种两面三刀的人。

    手机的突然作响,让原本愤慨中的雪落吓了一大跳。

    瞄了一眼是封家的座机电话,雪落这才意识到:自己临时起意搬到学校里来住,还没跟莫管家招呼过呢。现在只能硬着头皮先斩后奏了!

    “莫管家,我住校了。忘跟您说一声了,真对不起。”雪落歉声。

    “住校?太太您怎么住校了?在封家住得不自在吗?”莫管家冷不丁怔了一下。

    刚刚小钱回来说太太住校了,莫管家还不信呢。现在听来,真的是太太自己拿的主意。

    “不是的……”雪落有些词穷,“我会常常回去看立昕的。您不用担心我,我会照顾好自己的。莫管家再见。”

    挂断电话,雪落已经是一脑门子的汗。像个做错事的孩子,极力的逃避家长的盘问和数落。

    ***

    封行朗是晚上九点才回的封家。

    没见到应该等在客厅里恭候他回家的女人,他不满的微蹙眉宇。

    “太太呢?叫她出来伺候我!”封行朗慵懒着姿态坐在了沙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