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05章 阿朗,你抱抱我吧……

第105章 阿朗,你抱抱我吧……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一瞬间,就吊起了男人的保护欲。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叶时年实在是受不了蓝悠悠那泪水呼之欲出的楚楚可怜模样。

    好像自己要是不肯帮她,就是大逆不道!

    “行,行,姑奶奶,我这就给你打!”叶时年再次掏出手机,往封家老宅拨打过去。

    蓝悠悠那张梨花带雨的脸上,这才阴过一丝若有若无的笑。看得出,她并不开心。到不是因为自己被人软禁了自由,而是那个叫‘封行朗’的男人不在!

    有他的任何地狱,对于蓝悠悠来说,都是天堂!

    而没有他的任何天堂,对于蓝悠悠来说,都将是地狱!

    所以,在蓝悠悠得知封行朗的行踪之后,她想尽一切办法逃离了那个宫殿般的城堡,赶来追寻封行朗蛛丝马迹的行踪。

    凌晨两点,突然在封家乍响起来的座机,几乎将整个别墅喧闹而起。但除了封立昕的医疗室。

    或许是座机多响了几次后才被人接听,雪落从朦胧的睡意中艰难的睁开了双眼,“这么晚了,谁打的电话?应该是有什么急事儿。”

    身侧的封行朗‘嗯’了一声,他要比雪落睡得晚,本想寻思着某种运动的,或许是累了倦了,看着怀中的睡美人,封行朗竟然也能安然入睡。

    一种居家的温馨和闲适。这四个多月来,几乎从没出现在封行朗的生活中!

    感觉到那只环在自己腰上的有力臂膀,雪落这才意识以自己昨晚是跟‘封立昕’一同入睡的。

    “立昕……”雪落本能的伸手去开床头的台灯。

    “别开灯!”封行朗沉声一句。因为没了颈脖间的变声器,他的声音清晰而浑厚。

    虽说,封行朗有意的压低了自己的声音。

    可这声音虽说低沉,却不是封立昕那般的苍老,亦不是封行朗那般的磁性。一种介于封立昕和封行朗之间的男人声音。

    “立昕?”雪落疑惑的喃了一声,想去触碰身旁的封立昕。

    因为紧贴着的彼此之间的皮肤反馈给雪落一个信息:男人的皮肤很光滑,很健康。

    在台灯亮起的那一瞬间,封行朗一个眼疾手快,用整条绒毯披盖在了自己的身上。从头到脚。

    “立昕,你裹着自己干什么啊?”雪落微微一怔。

    “我怕吓着你。”封行朗的声音压得沉之又沉。

    “我已经不害怕了……”雪落心间微微一揪。

    似乎没想到‘封立昕’竟会如此的体贴:害怕半夜三更自己烧残的容颜吓到她。

    “别裹了,我不怕了。”雪落朝封行朗走近过来。

    丈夫越是对她这个妻子体贴,她心里就越是难过。两天前,自己还跟封行朗睡在了一起……

    这么一联想,雪落感觉自己真心愧对自己的丈夫。

    “二少爷……二少爷……”楼下传来了莫管家急切的叫声。寻着这叫声,似乎他已经朝二楼飞奔上来了。

    绒毯中的封行朗微微蹙眉:这个莫管家,八成是老糊涂了,难道不知道自己正玩着狸猫扮太子的游戏么?

    “雪落,你快出去看看。”封行朗睿厉的想支走雪落。

    “哦落一边应好,一边已经拔腿朝门外走去。毕竟莫管家的叫声很急切,应该是发生了什么要紧的大事儿。

    走廊里,雪落差点撞上了急急火火跑上楼来的莫管家。

    “太太,二少爷呢?还睡着呢?”莫管家焦急道。

    雪落着实一怔:她怎么会知道封行朗究竟有没有睡着?

    或许在莫管家看来:有关蓝悠悠的消息,要比二少爷玩老婆来得重要许多。

    “我,我没见着封行朗啊……他晚上不是出门了么?又回来了?”雪落疑惑一声。

    “唉,这个二少爷,都什么时候了还玩心这么重!”

    莫管家一边说着让雪落云里雾里的话,一边朝着二楼的主卧室,也就着婚房冲了过来。

    “莫管家,封行朗不在房间里……立昕睡着呢。”雪落好意的提醒着莽撞的莫管家。

    等雪落和莫管家一同走进婚房时,卧室里早已经空无一人。只有封立昕的轮椅空荡荡的留在原地。

    封立昕走了?走到哪里去了?他行动不便,能去哪儿呢?

    “立昕……”雪落轻呼一声,本能的钻进洗手间里寻找。

    知道是二少爷封行朗玩的空手道,莫管家叹息一声,也没有拆穿什么,便转身离开了主卧室的婚房。朝二楼的医疗室走去。不用猜,脱身后的封行朗,一定会在医疗室的门口出现。

    因为他要给自己的突然出现找一个合理的借口。

    在洗手间里没能找到封立昕,雪落难免惊慌起来,连忙追着莫管家的步伐朝医疗室走去。

    果不其然,在医疗室的门口看到刚刚打开医疗室的门,并从里面走出来的封行朗。

    “封行朗,你哥在里面吗?”雪落急切的想挤进去张望寻觅。

    “我哥累着了,我刚把他送回医疗室。”却被封行朗健硕的体魄横在了门外,不咸不淡的嗤声冷哼:“林雪落,你实在有某些方面的需要,也最好能忍着点儿!我哥毕竟是病人,伺候不了你!”

    如果在三天前,雪落还是个原封未动的完璧女孩儿时,或许她还悟不出封行朗这匪气的话。但经历了男女之间的那些事后,雪落便能猜测出封行朗口中的‘某些方面的需要’指的是什么。

    顿时,雪落的小脸羞得俏丽。着实被这个邪佞的男人给带坏了。

    “封行朗你……你冤枉人。”雪落气得牙痒痒,却又发作不得。莫管家还在呢,这个男人怎么能这样的口无遮拦啊!丢不丢人呢!

    “难怪你老是想见我哥呢……原来你那方面的需要这么强烈啊!连一个病人你都不放过?”

    封行朗一直在找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从而阻止林雪落老是想进去医疗室看望大哥封立昕。现在看到,这个借口浑然天成了。

    估计十天半个月,这女人也不敢嚷嚷着要见大哥封立昕了。

    “封行朗,你……你……我没你这么下一流!”

    雪落被封行朗这番讥讽和奚落的话挤兑得无地自容。羞得跟这个男人驳斥,雪落染着点点的泪光气跑了。

    这个男人实在是太恶劣了!

    看到太太被活生生的气走之后,莫管家除了叹气还是叹气。不过这小夫妻闹别扭,他们做家仆的也实在是插不上话。凡事过犹不及,莫管家只能由着二少爷封行朗这般欺负二太太。

    不过莫管家很清楚的意识到:虽说雪落太太挨欺负了,但二少爷封行朗的心情似乎开朗了不少。不会一味的沉浸于仇恨中不能自拔。或许,这并不是一件坏事儿。

    用金医师的话说:这是太太必须经历的。既然她选择嫁进封家,就必须承受住这些苦楚。

    因为风雨后的彩虹,更迷人,更沁人,更值得彼此去珍爱一生!

    “二少爷,不好了,出大事儿了……”是莫管家接到刚刚叶时年打来的电话。

    “能有什么大事儿,能让你老莫这一惊一乍的?”

    封行朗已经看过医疗室里的封立昕了。只要封立昕是安好的,其它的事对他来说,都算不得什么大事儿。

    “莫管家,您可是越老越会办事儿了?专门赶去房间里拆台?”封行朗慢悠的挖苦并警示。

    刚刚,差一点儿,他封行朗就不能自圆其说了。好在林雪落那个女人笨得可以,还算好糊弄。

    “有……有蓝悠悠小姐的消息了。”莫管家压低声音,“刚刚叶助手来过电话,我听到蓝小姐在电话里叫你的名字呢。”

    “这个白痴!”封行朗谩斥一声:叶时年这个家伙犯痴呆么?竟然把电话打到了封家座机上来?

    “老莫,不许任何人跟我哥提起!”封行朗叮嘱一声,便疾步朝楼下走去。

    “知道的二少爷。”莫管家紧随其后的跟着。给封行朗拿上了风衣和车钥匙,“要让小钱跟着么?”

    “不用!”封行朗套上了莫管家递送过来的风衣,凛然一声。

    “晚上开车小点儿。”莫管家慈声提醒。封家大少爷已经这样了,这二少爷千万不能再说什么意外。

    ***

    玄黑色的法拉利如离弦之箭一般在柏油马路上疾驰着。深晚的冷风被刺破,刮起路边的落叶,如枯叶蝶般在空中飞舞。

    叶时年知道:主子封行朗一定是带着愠怒而来。所以他已经做好了挨训的准备。

    不经意间,他又抬起头,朝板床上呆滞的女孩儿看了过去:的确美得动人心魄!即便只是在发呆,也别有一番风情。

    ‘哐啷’一声巨响,封行朗直接踹门而入。

    “阿朗……”蓝悠悠甜甜的惊呼一声。望穿秋水似的浓浓眷意,几乎能软化男人的心房。

    只可惜,封行朗却是免疫的。不仅仅是因为蓝悠悠已经被他归类到了大哥封立昕女人的范畴,还因为她对大哥封立昕所犯下的十恶不赦之罪行。

    “你犯痴么?竟然把电话打到封家去了?”

    封行朗看也没看蓝悠悠一眼,径直冲过来一把揪住了助手叶时年的衣领。

    “是我逼他打的!你要打人,就打我吧!”

    身后,传来铁链的吭啷声,然后蓝悠悠从身后紧紧的抱住了封行朗的劲腰:

    “阿朗,你抱抱我……我就告诉你幕后主使是谁。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