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02章 你是不是爱上封行朗了?

第102章 你是不是爱上封行朗了?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可离婚又谈何容易啊!

    先不说雪落不忍心抛弃被大火烧得连生活都不能自理的封立昕,就说夏家人也不会答应的。 雪落不难想像,舅舅夏正阳会把自己捆绑好给封家再次的送过来!

    对于夏家而言,自己嫁给封立昕,无疑是一次有利可图的婚姻。既然有利可图,夏家人又怎么可能容忍雪落任性的离婚呢!

    再说,雪落也狠不下心抛弃封立昕。安婶和莫管家照顾不了他一辈子,而封行朗也终会有他自己的小家,封立昕还是需要有人来照顾他的后半身的。

    雪落并不觉得自己有多么的高尚。只是稍稍的善良。

    但雪落又实在受不了封行朗在她面前趾高气扬的模样。她可是他的嫂子啊!一丁点儿不尊重她也就算了,竟然还……

    雪落的脸莫名的烫红了一下。想到那个铁房子里的点点滴滴,她的心间顿时荡漾起了涟漪。

    或许并不道德,但却终身难忘!

    雪落依旧不后悔将自己的第一次不保留的给了那个叫封行朗的男人!

    身体是自己的!那只是一次被坏人把算计的意外!绝对不会再有下一次!

    封行朗似乎不太喜欢女人的冷漠,这会让他更加的烦躁。

    都说男人才会穿裤后无情,怎么这女人要比他还冷情?裙子穿好,就不认他这个‘一日夫妻百日恩’的丈夫了?

    关键是,那天早晨,这个女人在他的面前有多么的柔情似水!几乎快把他给柔化了!

    而现在,她竟然对他如此的冷漠……是难过自己要了她的第一次?还是依旧念念不忘那个叫方亦言的男人?

    【阳光开朗,明媚得像晨曦!】

    方亦言、方亦言……封行朗觉得自己的拳头特别的作痒!

    意式烩面,封行朗胡乱的吃了几口。他急需要一个答案来解除自己心头的疑问。

    “老莫,十分钟后,你让林雪落上楼来,说我哥在二楼主卧室等着她。”封行朗站起身来,挺拔着身姿朝二楼健步而上。

    “哦管家应好一声,却轻松不起来。因为封行朗说了‘我哥’两个字。

    换句话说,封行朗并不以自己的本尊示于雪落太太,而又要以‘封立昕’的模样跟太太沟通。

    其实莫管家是懂封行朗的。之所以不想以本尊面容跟雪落太太相见,其中的因素很多。

    包括对封立昕强塞给他一个女人的不满和抵触;还有封行朗日渐仇恨的心态。他把一切试图接近封家的人,都归类到敌视的范围里!

    就好比蓝悠悠。用美人计去俘获大少爷的心,然后再将他推入了万丈深渊。

    这样的女人歹毒之至!保不准林雪落会成为第二个蓝悠悠!

    但莫管家一直觉得:林雪落会是个好女人。温婉贤淑,是个宜居家的好太太!

    只是,她并不受二少爷封行朗的待见。

    微微叹息一声,莫管家还是遵照了二少爷封行朗的指示,去楼下客房去喊雪落上楼去。

    楼下客房里,雪落再为另一件事儿惆怅着。

    还有两天就开学了。自己的学费还没着落呢。想到上回自己去夜莊跟袁朵朵一起跳舞赚钱,雪落后背就直发寒。

    骨气当然要有,但也犯不着用出卖自己的身心和尊严去换取。

    雪落起身想去找莫管家,却没想到莫管家正好来叩她的门。

    “莫管家,我正要去找您呢。”问别人开口要钱,雪落确有些难为情。

    “太太,您要找我?”莫管家怔了一下,“还是为见大少爷的事么?”

    “不是……是另外的事。”雪落抿紧着唇,深深的提息,“我想跟您预支六千块钱学费!等我发了奖学金,再还您!”

    “哈哈哈……”却没想莫管家竟然笑了,“太太啊,您说这话就见外了。您现在可是封家的太太,这用钱方面,您随意就好。提什么还不还啊?封家就是您的家啊!您可是封家的女主人哟!”

    被莫管家这么一说,雪落反而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这么说,您是答应我学费的事儿了?”

    “都说了,您是封家的女主人啊!您的学费,封家自当会出的。生活费什么的,您尽管开口。”莫管家连声应好。

    “谢谢莫管家!”雪落欣喜不已。

    早知道这么方便容易,自己就不跟袁朵朵去夜莊跳舞赚钱了。还落得让那个男人狠狠的羞辱了一回。上两回只是用手指侵犯了她,或许可以狡辩成自己是被逼无奈的!

    可这一回……稳稳的坐实了自己跟他歼情。

    “对了太太,二少爷他……”话一出口,莫管家便打住了。寻思着,最近大少爷封立昕状况很不好,为了不在节外生枝,莫管家还是决定按照二少爷封行朗的意思行事为上策。

    “你家二少爷他……怎么了?”雪落还是担心的问出了口。

    自己不是决定不再管那个男人的么?真够嘴贱得可以!雪落真想打上自己一大巴嘴丫子!

    “哦,二少爷同意让你见大少爷了……”莫管家改口道。

    “真的吗?什么时候?就现在吗?”雪落一激动,拔腿就朝二楼的医疗室奔去。

    “太太,大少爷在婚房里等着您呢!”莫管家连忙对着雪落匆匆忙忙跑上楼的背影嚷喊一声提醒道。

    这太太也真够马大哈的!都跟伪装的二少爷见过好几面了,怎么就还没察觉出端倪来呢?

    只能说,自家的太太实在是主单纯了。她根本就不会主动的把人往恶劣的方面去联想。她又怎么会想到:封行朗会假扮封立昕的样子,一而再再而三的欺骗她的感情呢?

    知道了肯定会咬他一口肉下来!

    封立昕在婚房里等自己?雪落调转方向,径直朝二楼的婚房飞奔过去。

    “立昕……立昕……”雪落带着欣喜的轻唤,因为一路飞奔上楼的,气息喘得有些急。

    听在封行朗的耳际,便成了一种迫不及待。这个女人就这么想见到大哥封立昕吗?

    联想到女人对自己的各种冷漠,封行朗皮具下的那张俊脸,实在是有些冷寒。只不过毫不知情的雪落完全看不到罢了。

    封行朗坐在轮椅上,脸上和手臂上都戴套着一层满是疤痕的皮具。

    这套十分逼真的皮具,是从美国定制的。当时封立昕命悬一线,而封一明咄咄逼人着每天都会带人来查探封立昕的病情,他这个第二继承人好赶紧的上位继承封氏集团。

    出于被逼无奈,也出于对封立昕的维护,所以封行朗才会高价定制回来这套皮具。这才暂时保住了封立昕名下的封氏集团。

    现在竟然用它来吓唬自己的女人?也是被逼无奈么?

    “立昕……”雪落低低的喃叫一声,她半跪在封行朗的轮椅边,紧紧的握住了封行封疤痕满布的手,“立昕,谢谢你肯见我……”

    封行朗深深的凝视着半跪在轮椅边的女人,轻轻的用带着疤痕的手指去缠绕女人的柔发,似乎他挺喜欢这个简单又单调的动作。

    “听行朗说,你很想见我?”脖子上粘贴的变声器,让封行朗的声音苍老又低沉。

    “嗯……立昕,求你让我住进医疗室里陪着你吧。我是你的妻子,你有这个义务照顾你。”雪落紧握着封行朗的手,乖巧的任由他轻抚着自己的脸庞。

    “金医师和小邢都是男人……你一个女人住进去,多有不便的。”封行朗蜷着手指,轻蹭着雪落白茹凝脂的肌肤。他喜欢她的温顺。

    “那我进去伺候你的一日三餐好不好?安婶每天都能进去,为什么我不能进去啊?”雪落说出了不满。

    她真的很担心自己跟封立昕越走越远,反而对封行朗越来越沉迷。

    这不道德!必须快刀斩乱麻!

    既然已经犯了错,就必须赶紧的纠正这个错误。

    亡羊补牢,但愿为时不晚!

    “雪落,你是不是有什么心思?听安婶说,你最近对行朗很冷漠……他怎么你了?”

    封行朗问得轻悠。他到是很想看看:这个女人会不会在他面前说谎!

    “行朗他……他……他没有怎么我。”雪落支支吾吾的,一张小脸绷得通红的。

    “没怎么你?可我怎么听说,你跟行朗昨天晚上彻夜未归啊?”封行朗诱导着雪落的话。

    原来‘封立昕’已经知道自己和封行朗昨天彻夜未归?

    那他知不知道自己跟封行朗已经……已经发生过一些不应该发生的关系了啊?

    雪落的脸涨得更红。最终,还是没能承受得住心理的压力,和道德的约束。

    “立昕……对不起……”雪落微声低喃。

    “对不起?对不起什么?是对不起我吗?”封行朗问得冷邪。

    雪落紧紧的咬住了自己的唇,抬起梨花带雨的眼眸,轻轻的低泣:“立昕,真的对不起!”

    真是个单纯的傻丫头啊!连个谎都不会撒!就这情商,还会人家玩什么心机?

    可怜又可人!

    “雪落,你是不是爱上封行朗了?”

    封行朗没有给女人回避的机会。而是逼迫她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他也挺想知道答案的。

    冷不丁的被这么一问,雪落惊慌失措的抬起头。面对‘封立昕’这个丈夫,雪落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他这个问题。

    忍不住的在心底反问自己一声:自己真的爱上了封行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