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01章 跟封立昕离婚

第101章 跟封立昕离婚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封行朗离开封家后,封立昕并没有再次跟雪落相见。

    一来是因为结婚证被封行朗锁进了保险柜,缺乏最重要的证明跟雪落把这一切解释清楚;还有就是源于封立昕的自卑心理。他着实不想以残毁的面目示于雪落。

    雪落当然是难过的。可她更是无奈的。

    早餐封立昕吃得不多,安婶一直唉声叹气着。从安婶口中得知,好像昨天大少爷和二少爷又吵过架了。

    封行朗是踩着晨曦回到封家的。似乎带着显而易见的怒意。将臂膀里的西服径直丢在了沙发上,燥意的用手扯着颈脖上的领带。

    雪落一眼就看到封行朗白色衬衣上的血污。大部分已经干涸在了衬衣上,变成了黑褐色。有少数地方还是鲜红的,应该是刚刚流出来不久。

    男人受伤了?雪落本能的上前想关切封行朗的伤情;可在迈腿的那一瞬间,就逼迫着息冷静下来。

    林雪落啊林雪落,你不能在对这个男人念念不忘了!你必须跟他划清界限,保持一个嫂子和小叔子应该有的距离。不能再越雷池一步了!半步也不可以!

    “啊,二少爷,你怎么流血了?你受伤了吗?伤到哪里了?”安婶看到血染衬衣的封行朗,立刻急切的冲了过来,万分心疼的询问着封行朗的伤情。

    其实封行朗衬衣上的血污并非雪落的。而是蓝悠悠那个女人的。他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都没能从她的嘴巴里撬出一丝一毫有关于那个幕后主使的消息。

    “太太,太太……你快过来帮二少爷把衬衣剪开啊,二少爷他受伤了。”安婶惊慌失措的叫喊着一旁静立着的雪落。

    可雪落却纹丝未动。半响才冷冷的说道:“安婶,你去找莫管家吧!我没空。”

    雪落说完这句冷得刺骨的话后,便转过身,头也不回的朝楼下的客房走去。虽说她的一颗心担心得要命,可表现出来的,却是一副不闻不问的冷漠。

    看着雪落决然离去的背影,安婶怔了一下,喃喃自语道:“太太这是怎么了?自己的丈夫受伤了,也不过来搭把手,怎么连看都没看不一眼就走开了?”

    封行朗的目光,冷冷的锁住雪落冷漠离开的背影上:而昨天,这个女人刚刚才欢快在他的身下,而这一刻,却冷漠得让人陌生!

    女人都这般薄情寡义吗?那个叫蓝悠悠女人的歹毒,比她还要更胜一筹!

    “老莫……老莫,快来看看二少爷,他受伤了。”安婶见留不住雪落太太,便朝书房方向喊叫着莫管家。

    “安婶,我没事儿。这些血污不是我的,冲个澡就行了。”封行朗站起身来,朝二楼的主卧室健步而上。

    整个白天,雪落没上过二楼半步,更别说去关心封行朗的伤情。就像封行朗是个与她毫无关系的陌生人一样!准确的说,应该比陌生人还要陌生的人!

    躺在依旧喜庆的婚床上,封行朗英挺的眉宇沉沉的敛着:女人究竟可以狠到什么地步?

    像蓝悠悠那样,先是设计勾去大哥封立昕的心,然后再将他狠狠的折磨致死?即便是死,都死得这般的心甘情愿!

    封行朗不清楚:究竟要有多宽的心,才能对一个残忍加害自己的女人念念不忘情?

    可封立昕却真的这么去做了!临死之际,他都不肯让封行朗继续去追究蓝悠悠的恶行!而且还一味的帮她遮盖,帮她掩饰。

    这一觉,伴随着仇恨的梦魇。封行朗睡得并不踏实。本能的探手去触碰,却没有捞抱到他想拥入怀中入睡的女人。

    封行朗带着燥意起了床。

    楼下偌大的餐桌前,雪落独自吃着简单的晚餐。

    用吃并不准确。因为雪落只是坐在餐桌前静静的看着。听到身后传来的有力脚步声后,她这才艰难的把食物往嘴巴里送着。如同嚼蜡,却装做很美味的样子。

    封行朗在雪落的身侧坐了下来,有些不满于女人对他的置若罔闻,“我要吃面,去做。”

    又是这很大爷的倨傲命令口吻!

    “知道你封行朗矜贵,但如果你言语客气点儿,就更能彰显你的绅士风度!”

    雪落抬起头,迎上了封行朗的眼眸:如同那宽广的海洋,深邃而神秘,瞬间漾起了漩涡,将她席卷着进入中心。

    心头又是一悸!

    自己怎么这般忍不住要跟这个男人搭讪呢?当他是透明人不好么?

    “那我昨天早晨够绅士吗?”封行朗上扬着菲薄的唇,勾起的笑容着实浮魅。

    “……”一句话,便将雪落一颗故作镇定的心搅得如小鹿乱撞。

    雪落咬着唇,沉默。当然更不会给这个无礼的男人去做意式面。

    见女人没动。封行朗也不恼火,淡悠一声,“不愿做就不愿做,怎么还给我脸色看呢?伺候我是你的本分!有空多看看三从四德!”

    “……”雪落无语凝噎。实在懒得跟他多说一句。

    更过分的是,男人突然倾身过来,从她面前将糯米粥碗给端了过去,然后大口的开吃。

    封行朗很少喝粥。他不喜欢清粥的寡淡。却没想今晚竟然主动抢了雪落的粥碗,而且还喝得如此的畅快。

    “矜贵的封家二少爷竟然吃我吃过的东西,转性了?”雪落忍不住的谩言挖苦一声。

    封行朗英挺的浓眉微扬,似笑非笑:“连口水我都吃过了,还何况一碗粥?”

    “……”雪落再次的无语凝噎。

    封行朗手机的作响,化解了雪落的尴尬。她本想起身离开,不愿继续搭理男人的邪佞。可在听到通话内容时,却又顿住了脚步。

    “朗哥,这女人不肯吃东西。一整天滴水未进。”手机那头是叶时年。他快被蓝悠悠逼疯了。

    “她不肯吃东西,那就让她饿着好了!难不成你想让我去低三下四的哄她吃?”

    封行朗冷声道。对于蓝悠悠,他似乎也有些束手无策。毕竟是大哥封立昕用生命爱过的女人。

    “那她一天不吃不喝,会不会死啊?”叶时年不确定的问。

    “她死了,你也别活了!”封行朗厉斥一声。

    吧嗒一声,手机被无辜的丢在了餐桌上。封行朗一张俊逸的脸庞阴沉得有些骇人。

    微顿片刻,封行朗快速的喝光碗里的粥,健步离开。

    目送着封行朗挺拔的背影,雪落一颗悸动的心才慢慢的得以平复。

    “太太,怎么二少爷又走了?我刚给他做好烩面了。”看到封行朗离开,安婶长长的叹息一声。

    看到雪落的粥碗被封行朗拿去喝光了,安婶转身朝厨房走去,“太太,我给你重新拿个碗再舔点儿粥吧。”

    “不用重新拿了,我用这个碗就好。”雪落拿过身旁封行朗刚刚喝光粥的碗,重新往里面添上了小半碗粥继续喝着。

    雪落没有洁癖,当然不会嫌弃封行朗喝过的碗。只是……只是总觉得有那么点儿说不出的心慌。

    ***

    gk集团的地下仓库里,蓝悠悠娇弱的躺在一张简易的板床上。

    年青的女人,向来美好。不仅仅赏心悦目,而且还我见犹怜。

    “朗哥,医生刚刚给她检查过,还打了一针!说明天再不张口吃东西,就能输营养液了。”

    叶时年是怜香惜玉的。更何况蓝悠悠还是个美丽得不可多得的女人。

    “那就给她输营养液!只要她死不掉就行!”封行朗冷哼一声。

    “朗哥,这丫头嘴巴硬得很,估计她是铁了心的不想说。来硬的不行,要不我们试试看来软的吧?”叶时年提议道。

    “来软的?怎么个软法儿?哭着求她?”封行朗嗤声冷哼。

    “看得出,她……她挺喜欢你的。你对她好点儿……”叶时年实在不忍心看到如此天真烂漫的小姑娘被封行朗暴戾的威逼。

    蓝悠悠白皙如凝脂的曲线,宛如惊世骇俗的美女蛇,撩起更多的春景,毫不保留的将自己呈现在封行朗和叶时年的面前。

    只是女人身上被铁链勒出的血痕,着实让人看着触目惊心。

    “你竟然让我对她好点儿?你明明知道这个女人四个多月前,刚刚设下美人计残害了我大哥封立昕!你竟然让我对她好点儿?”封行朗隐忍的低嘶。

    叶时年沉默了。他不知道怎么去劝服封行朗,只是觉得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女子用这么大的刑责,实在是于心不忍。

    “以后像这种不肯吃饭的小事,你自己想办法解决。她实在不肯吃,就直接胃灌!只要死不了就行!等她醒了再通知我!”封行朗盯视了板庥上的蓝悠悠一眼,冷情的转身离开。

    封家。

    封行朗据窗而立。修长挺拔的身姿,整个人站得如标枪一样的笔直!骨节修长的指间夹着一根烟,规律的送至唇边吸吞着。烟雾缭绕中的侧脸,染着淡淡的忧郁之色。

    “太太,二少爷晚餐吃喝了半碗粥,你把这个烩面端过去给他吃吧。”安婶将做好的意式烩面端给雪落,示意她端送给窗前的封行朗。

    “他饿了自然会自己吃!”

    雪落淡应一声,没接过安婶手中的烩面盘子,更别说端送去给封行朗了。

    冷情的转过身,雪落朝楼下的客房走去。

    在转身的那瞬间,雪落的心是疼的。

    她有些茫然:自己在封家究竟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她想到了跟封立昕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