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00章 爱之深

第100章 爱之深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被玩疯,也会被逼疯。

    蓝悠悠就像个带刺的玫瑰,表面上看起来人畜无害。尤其是她的笑容,天真又无邪。可使起坏来,会让你一个措手不及,便中了她的圈套。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骗人……你明明就想看!你看看你,脑门上都在冒汗,是不是特别的口干舌燥啊?”

    蓝悠悠是个高智商的女人,她会在潜移默化中,把你往一个毫不知情的深渊中带去。就像温水煮蛙一样,让你在不知不觉中深陷其中。

    “行了蓝悠悠,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搭理你了!像你这个女人,完全就是欠收拾!”

    叶时年冷眼看向这个叫蓝悠悠的女人: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的确很漂亮。那种带媚的美丽。要是搁置在古代,就一定是个魅或君心的主儿!

    “咝!”不小心触碰到脸颊上的淤青,叶时年疼得一阵抽气,恶狠狠的丢下一句:“蓝悠悠,一会儿就有人来收拾你了!”

    “谁?男人还是女人?”蓝悠悠傲慢的问。不管男人还是女人,她都能轻而易举的摆平。

    “一个你不想见到的人!”

    叶时年揉了一下自己被铁链打疼的脸,瞪向蓝悠悠时,却又狠不起来了。这个女人总能在你对她发狠的时候,露出我见犹怜的楚楚可怜模样。

    “我不想见到的人?”蓝悠悠喃喃的重复一声,冷下带媚的眸子静静的沉思。

    美艳脸庞上的神情,能在瞬息之间变换。你根本就不能从她的脸上捕捉到她内心的所想。

    “我实在想不起来有什么人我特别的不想见……要不,你告诉我吧!”蓝悠悠咧着阳光活力的笑容,看起来分外的明艳动人。

    就是这个时而装忧郁愁苦,时而装清纯无辜的女人,把自己的大哥封立昕迷惑进了她的感情深渊中!临死都不想去伤害这个女人一分一毫。

    可这个女人不但还能笑得出来,而且还能笑得如此的无辜天真?真是个蛇蝎心肠的女人!

    “哐啷”一声巨响,封行朗用劲腿直接将仓库的门给踹开了。

    一个满身染怒,几乎快被仇恨的烈焰吞噬掉的封行朗凛冽的出现在了蓝悠悠的面前。

    那一瞬间,蓝悠悠的小脸上漾起了欣喜的红晕,她真的没想到自己还能如此近距离的看到活生生的封行朗!

    “阿朗……真的是你?你竟然还活着……还是这么的帅!”女人落泪了,晶莹剔透的泪水,在她精致如洋娃娃的脸庞上落下来。

    封行朗一把揪过蓝悠悠那头柔顺的长发,将愤怒的火种瞪向女人这张染泪的脸,“怎么,难道有人告诉你,我被烧死了么?”

    “阿朗……”蓝悠悠突然张开双臂,死死的抱住了封行朗的腰,将头深埋在他的胸膛上,泣不成声,“你活着,比什么都好。我真想替你死!”

    不知道是真情流露,还是虚情假意的伪装,蓝悠悠哭得很伤心,几乎是肝肠寸断。

    “蓝悠悠,你真还真有当影后的天赋!瞧瞧这泪水,哭得跟真的一样……”

    封行朗掰过蓝悠悠的脸,让她正视着自己的双眸,低嘶:“为什么要害死我哥?”

    “原来……封立昕真的是你哥啊?难道死的是他?”

    蓝悠悠嗤嗤冷笑,那冷漠和傲慢的神情,根本就不把别人的生死当回事儿。

    “蓝悠悠,你这个恶毒之极的女人!为什么要欺骗我哥的感情?他跟你无怨无仇!”

    封行朗近乎咆哮。

    “因为封立昕不死,你就得死!可我实在舍不得你死!”

    蓝悠悠深深的凝视着被愤怒充满的男人,她毫无畏惧。更没有一丝一毫的惭愧。好像封立昕的死,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儿。

    吭啷啷……

    封行朗拖动着铁链,怒不可遏的缠上了蓝悠悠的颈脖,然后慢慢的勒紧,“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好好享受一下死亡的感觉吧!”

    “能死在你封行朗怀里……值了!”蓝悠悠已经说不出话了,但她依旧在笑。

    那张瓷娃娃般的漂亮脸蛋,因为缺氧而泛红泛青,呼吸变得急促,再慢慢的,便气若游丝。

    “朗哥……松手啊,快松手啊!她会死的!她要是死了,大少爷就真的没救了。”

    刚开始,以为封行朗发泄一下就算,却没想封行朗这回真的狠上了!感觉到了蓝悠悠的气若游丝,助手叶时年冲了过来,他咆哮如雷的劝说着怒不可遏中的封行朗。

    几乎是命悬一线,最终封行朗还是松开了手中的铁链:这个女人不能死!不然,自己又何必花费那么多的精力把她找回来呢!

    “咳咳……咳咳咳!”蓝悠悠几乎是从鬼门关中走了一回。新鲜的空气,让她剧烈的咳嗽着。但总算是捡回了一条命。

    封行朗丢下了蓝悠悠走到了一旁的沙发上坐下,燥意万分的点燃了一支烟来平静自己的心绪。

    “就知道你舍不得我死!”好不容易捡回了一条命,可蓝悠悠似乎并不想珍爱。

    她挑衅着封行朗的底线。

    将指间点燃的烟送至唇间深吸一口,再徐徐的吐了出来,烟雾缭绕后的俊彦,讳莫如深。

    良久,才冷清清的开了口,“蓝悠悠,你应该不知道我有多想弄死你!恨不得亲手将你大卸八块!”

    “你这叫‘爱之深’,所以才‘恨之切’!我懂的!”

    蓝悠悠却咯咯一笑。完全不像是刚刚才经历过一场生死的人。

    “……”封行朗沉默了。似乎不太想跟这个女人逞口舌之快。

    将指间燃尽的烟在烟灰缸里掐断后,他才又淡声的开口,“告诉我:谁指使你这么做的?”

    “我不可能告诉你!因为这个人,你根本就撼动不了!不过他已经答应我,不会再动你!”

    蓝悠悠回答得十分平静。平静得好像仅仅是在陈述一个故事。

    很显然,她再次惹怒了封行朗。他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这条线索就这么中断掉的。

    无法抑制的愤怒化在了铁链上,鲜血从蓝悠悠的嘴巴里溢了出来,可她依旧只是微微的笑。

    因为她知道:如果自己把那个人告诉封行朗,无疑是将封行朗送上了死亡的不归路。

    她舍不得封行朗再次冒险。她要他好好活着。

    他活着,比什么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