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99章 用鲜血和生命铸就的孽缘!

第99章 用鲜血和生命铸就的孽缘!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别这么对雪落!她是无辜的!她会是个贤妻良母的。 ( . )”

    封立昕没有放弃去劝说封行朗;就像封行朗永远不会放弃封立昕的生命一样。

    “她是不是个贤妻良母,你应该亲眼看到!毕竟,你可是为我和她牵线的红人!”

    封行朗说得温驯,可这样的温驯却满染着霸气。

    “所以,如果你撒手西去,我就一定会迁怒于她!好好活着,健康的活着,才是我们大家同共的出路!”封行朗的话,凝重得如一堵不透风的铜墙铁壁。

    封立昕没有作答什么,只是紧紧的合上了双眸:为什么非要逼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呢!

    客房里,雪落一直侧耳细听着门外的动静。她在伺机而动:等封行朗一离开封家,她就再去求金医师放自己进医疗室看望封立昕。

    听到门外有脚步声,雪落立刻缩回了书桌前,拿着桌上的《视觉媒体与视听媒体》的专业书看了起来。

    其实雪落哪里看得进去啊。她的心早已经凌乱不堪。从昨晚上开始,自己的这颗心俨然已经不属于她自己了。每一个相视,每一句相言,都会让雪落的芳心大乱。

    尤其是经历了最后的男女关系之后,这种感觉就更加的强烈。强烈到雪落就快控制不住这样的情感。

    所以,她才要执意的要跟封立昕见面!从而束缚住自己放任的感情世界。

    男人的脚步声很厚重。源于封行朗高大健硕的体魄。

    好像男人的步伐踩的不是地面,而是她林雪落的心尖。随着身后男人的逼近,她的心加速的狂跳着,一下猛于一下,紧张得不知如何是好。

    “书拿反了。”一声轻悠的谩言从雪落的身后传来。

    是封行朗。

    糗大了!雪落条件反射的将手中的《视觉媒体与视听媒体》翻转了一百八十度。

    身后,传来男人沉沉的低笑;封行朗半依在书桌的边缘上,深深的凝视着魂不守舍中的女人,撩唇,“又反了!”

    “……”雪落这才发现,自己手中的书,的的确确是拿反了!

    如果说现在手上的书拿反了,那岂不是说刚刚自己明明拿的是正的?

    雪落立刻意识到:这个男人耍了自己!

    自己也太心不在焉了吧,竟然这个恶劣的男人戏耍了两回?!

    “封行朗,你这么耍我,有意思吗?”雪落有些恼羞成怒,“是想突显你的机智?还是暴露你的恶劣?”

    男人凝眸看着女人,微微轻吁出一丝不满,上扬着声音问:“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为什么不让我进医疗室看你哥?”雪落努力的平息着自己心情,想好好的跟眼前的男人沟通。

    “你不是说过了吗,我够法希斯呗!”封行朗淡声。

    “……”毫无意义的争辩!雪落实在不想继续跟这个男人多说什么了。

    “还在想今天早晨的事儿?”封行朗悠声问道。

    雪落净美的小脸微红,抿紧着红唇,一直默着。

    “其实那种事儿,对于你这种涉世未深的女孩儿来说,有了第一次,就容易上瘾了。”

    封行朗的声音很好听,像大提琴的末音,浑厚而低沉。没有一丝的浮魅气息。虽然他的言辞内容有些儿童不宜。

    雪落只觉得自己的一张脸好像被烫过了一样!

    “这事你情我愿,各取快乐。所以,你不用如此忧伤自责!但也别太魂不守舍的念想!真上瘾了,就再也戒不掉的。”封行朗安慰人的方式,实在是太……露骨了吧?

    雪落真想找个地缝直接给钻进去。这男人,已经超出了正常人的思维。雪落恨不得拿个胶带把他的嘴给封上。

    不!还是直接拿针线把他的嘴缝合上比较好!

    “滚!”忍无可忍,雪落从齿间狠狠的咬出这个字眼来。

    “滚什么?床?早上才刚刚滚过……你这瘾,来得也太迅猛了吧。”

    封行朗微微倾斜着身体,戏看着雪落小脸上那时而娇羞俏红,时而又怒不可遏的动人模样。

    “滚你的蛋!”雪落愤怒的扬起手中书朝封行朗砸了过去。

    矫健的身姿,敏捷的侧闪躲开。

    手机的突然作响,叫停了房间里让人脸红心跳的爱昧气氛。

    “朗哥,诱捕到蓝悠悠了。”手机那头,传来助手叶时年压低声音的汇报。

    “非常好!先稳住她,我马上到。”

    封行朗刚刚还浮魅的眼眸,瞬间变得阴森森的。如伺机而动的猛兽,突然获知了猎物的消息。

    不得不说,这的确是个好消息。快一个月的诱捕计划,最终完美的收官。

    封行朗勾过雪落的后脑勺往前一带,一个蜻蜓点水的吻印在了她的额前,柔声:“在家乖点儿。”

    老是让她乖点儿,这是哄阿猫阿狗的节奏么?

    目送着男人健步离开,雪落的心再次被男人这记蜻蜓点水的吻搞得魂不守舍的!

    林雪落啊林雪落,你怎么这么不自重不自爱呢?只是亲了你一下额头,就像丢了魂似的,连自己的这张脸都不要了吗?

    ****

    明明长了一张洋娃娃似的脸,却透着一股生人勿近的高贵和冷艳。

    女孩子的穿戴的很简单:白色的帆布鞋,泛白的牛仔裤;上身是一件白色的短袖t恤,很贴身的那种;勾勒出少女妙曼的玲珑曲线。

    这样的打扮,使得女孩儿看上去很有一种清新脱俗的气质,干净的同时,更多了几分吸引力。

    你千万别觉得这个女孩儿可以顺意的亵玩焉,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这个女孩儿叫蓝悠悠。一个让封立昕坠入情网无法自拔的女人!

    即便封立昕知道自己落得今日这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地步跟她有关,他都不想去追究蓝悠悠任何的责任。

    用鲜血和生命铸就的孽缘!

    蓝悠悠是个危险的女人,就像那美丽的罂粟花。冷艳妖娆,却剧毒无比。

    叶时年显然不是蓝悠悠的对手。从他脸上被铁链打肿的血淤就能看出。

    并不是叶时年的身手不如蓝悠悠,而是他远没有蓝悠悠来得诡计多端。

    “叶时年,你想知道我最里面的衣服是什么颜色的吗?过来啊……我给你看!”蓝悠悠朝着远远坐离自己的叶时年发出了热情的邀请。

    “可惜了!我并不想看!”叶时年已经被这个女人整怕了。

    估计封行朗再不来,他会被这个女人玩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