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98章 这是她的命!

第98章 这是她的命!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医疗室的门从里面打了开来。 雪落连忙迎了上去,执意到拖拽住了金医师的手臂。

    “金医师,让我进去看看立昕吧。我答应你,不会打扰到他任何的疗养!我就安安静静的呆在里面,哪怕一句话都不说!”这一回,雪落说什么也要进去医疗室里看望封立昕。

    不管金医师还是莫管家,都不能阻止她进去看望封立昕。如果他们非要阻止,那她就……

    “金医师,我是封立昕的妻子,做为他的第一监护人,我有权进去看望我丈夫的病情!如果你非要阻拦我,那我就通过法律途径来维护自己的权利了!”

    这一次,连‘法律途径’这样的字眼雪落都用上了,可见她真的铁了心的要进去医疗室看望封立昕。任何人都别想阻止她。

    看到紧紧拽着自己胳膊的雪落,金医师温和的笑了笑,“封太太,大少爷正让我出来请您进去呢。还说有东西要送给您当见面礼!”

    金医师口中的见面礼,就是莫管家手中的那个锦盒,里面装着封行朗和雪落的结婚证。

    “立昕他终于肯见我了?”雪落有些小激动。看来自己的坚持和执着,终于得到了回报。

    “嗯。封太太,您先准备一下吧。最好穿上无菌服……”金医师的话声未落,便看到一抹矫健的身影从客厅飞奔而上。

    “谁借你们胆子,敢放这个女人进去?”低厉的咆哮声,震斥着众人的耳膜。

    封行朗如地狱恶魔似的出现在了雪落他们的面前。那满身的戾气,让人不寒而栗。

    “是你大哥封立昕同意的。”眼看着好不容易争取得到的机会又要被这个男人给阻止了,雪落急声解释道。

    担心刚刚才亲昵过的小夫妻俩又会吵起来,莫管家连忙帮声道:“二少爷,太太说的是实情:大少爷跟金医师说,他想见雪落太太!这不,还让我拿上了这个做见面礼呢!”

    封行朗一把从莫管家的手中夺下那个锦盒,启开看了一眼,那张俊脸便霾气的沉敛。

    无疑,他看到了锦盒中的结婚照。可这个视角雪落却看不到锦盒里装的是什么。她只看到封行朗的那张脸阴沉得很戾气。

    “她不配接受这个见面礼!”吧嗒一声重响,封行朗将锦盒重重的合上。

    “这是立昕给我的见面礼!还轮不到你说不配!”

    雪落本以为锦盒里装着金银珠宝。其实她对这些贵重物件并不感兴趣,只是看不惯封行朗那嚣张跋扈,整个封家唯他独尊的言行。

    于是,她奔过来抢夺封行朗手中的锦盒。如果真是太过贵重的物品,自己真的不配接受,那也应该由她林雪落退还给封立昕。并不是他封行朗一个小叔子能支配并指手画脚的。

    想从封行朗手中抢东西,的确很难。更何况还是暴戾中的封行朗。

    “林雪落,你这么迫不及待的想抢我手中的财物……还有脸说你嫁进封家不是为了金钱?”

    封行朗故意将话题带歪。误导雪落以为这个锦盒中只是些贵重的财物。让她知难而退。

    雪落被男人羞辱的话给伤到了。原来在他心目中,自己一直这么的不堪。既然如此,那就更没有必要纠正他对自己的看法了!

    “对!我就是个拜金的女人!嫁给封家就只是为了钱!”

    但雪落却停下了抢夺锦盒的动作。比起能进医疗室看望封立昕,这点儿小委屈算不了什么。

    “这些金银首饰我可以不要!但我今天说什么也得进去医疗室看望我丈夫封立昕!我是他的妻子,有这个义务,更有这个权力!”

    雪落朝医疗室奔去。金医师刚刚出来过,所以医疗室的门应该还没有锁死。

    然,封行朗的动作却比她更快更敏捷。他横身了那扇门和雪落之间。重重的,雪落的脑门磕在了一堵厚实的铜墙铁壁上。是封行朗健硕的胸膛。

    “我哥现在不方便见你。”封行朗将那个不大的锦盒在空中抛接把玩着。

    “你说不方便就不方便了?!”雪落厉驳一声,“我是封立昕的妻子,是他法律上的第一监护人!我比谁都有资格进去看望他!”

    封行朗的眉宇敛沉:几个小时前还婉转在他身下柔情似水的女人,现在怎么就一副铁齿铜牙的悍妇形象?是自己的功课做得不到位么?

    面对雪落执拗的伶牙俐齿,封行朗却笑了,那笑勾在唇角,似有似无:“林雪落,我就不方便,还真就不方便!我就是王者,我就是霸权!我说一,封家还真没人敢说二!”

    雪落怒目瞪他,良久才从齿间怒吼出了一句话:“封行朗!你!法!西!斯!”

    愤怒归愤怒,但雪落还是聪慧的。她当然不会跟封行朗争一时的口舌之快。既然封立昕已经答应会见她了,也就不急于这一时。

    雪落已经想好了:等封行朗这个恶魔一离开封家,她就让莫管家领自己进去医疗室。

    也算是迫不得已下的以退为进。

    书房里,封行朗凝视着手中的结婚证。喜庆的红色,温馨而暖融。照片是那天晚上合成上去的,却看不出一丝的痕迹。

    女人净美的脸庞上,染着浅浅的忧郁之色,还蕴上了小小的轻羞。初为人妻的茫然和无助,却又对未来希冀和憧憬。坚韧中,又流露出脆弱之意。

    良久,封行朗才合上了结婚证,将它和锦盒一起,锁进了书房中的保险柜中。

    医疗室中,封立昕染着怒意的追问。

    “行朗,为什么不肯让我见见雪落?难不成你一直要伪装我的样子吓唬她一辈子么?”

    “那你先说说:你为什么要见林雪落?只是为了告诉她,我封行朗才是她的丈夫,而并非你封立昕?”封行朗不答反问。

    “不可以吗?我们早应该告诉她的!”封立昕应道。

    “告诉她之后呢?你又想做什么?撒手西去?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封行朗言语生冷。

    “行朗,难不成你想隐瞒雪落一辈子?她可是你的妻子啊!”

    有时候,封立昕真不喜欢自己这个弟弟的太过聪明。凡事他都能比别人看得更深透。

    “这是她的命!从她决定嫁进封家的那一天起,就注定无法全身而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