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92章 娇艳的,诡异的,残酷的

第92章 娇艳的,诡异的,残酷的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疼。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雪落本能的喃了一声。

    女孩儿干净柔软的声音,如同催化剂一般在封行朗的身体里轻漾着,无法扑捉,无法自抑。

    “那就乖点儿。”封行朗将臂膀收紧,让彼此间的的空气挤压而出,贴合得毫无缝隙。

    这样的紧拥,让雪落不自在了起来。她不知道封行朗是什么样的感觉,雪落只觉得自己在一点一点的变热。还有呼吸和心跳,似乎也不在原来的频率上了。

    “封行朗,我们想想办法出去吧。要是我们彻夜不归,你哥肯定会着急的。他身体不好,受不得急。”

    雪落对紧拥着她的封行朗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一味反抗和争吵,也解决不了他们实际面临的困局。

    于是,她便主动的把男人往正确的方向引导:“封行朗,要是你先答应会付给一个亿的赎金,等我们逃出这里后再追回赎金,行得通吗?”

    “那你觉得……你在我心目中值一个亿吗?”黑暗中,男人的唇角勾起一抹邪气的弧度。

    雪落神情黯然了下去,微微轻吁出一口委屈的气息:“我知道你瞧不起我,认为我嫁给你哥另有所图。直白点儿,就是图你们封家的金钱和权势!所以,你从来都不会尊重我,觉得像我这样一个拜金的女人根本就不值得你去尊重!对吧?”

    “那你来封家应婚,该不会是看上了我哥那张被大火烧得面目全非的脸吧?”封行朗斥声冷问。带着一丝挖苦的嘲讽之意。

    雪落默了,良久,她才淡应一声:“我没那么高尚!”

    微顿,雪落咬了咬牙,“封行朗,我不奢望你会尊重我这个嫂子!或许从一开始,你就从没有把我当一天的嫂子看待过!但我还是想提醒并警告你:你不能如此肆无忌惮的轻薄我!即便我不为我自己,也会为了封立昕捍卫自己的清白!希望你能尊重你大哥!”

    黑暗中,男人轻悠的笑了笑。这四个月来,封行朗一直被无穷无尽的仇恨包围着。那是一种让人压抑到窒息的感觉。难免会用偏激和仇意的目光去看待人和事。

    “我到是挺想看看,你要怎么个捍卫法?”封行朗挪动了个身材,半压制在了雪落的身上。一只大手已经不安分的从她的腰际向下。

    他吻了她:他的舌,年轻而有力,紧紧地追逐着她的舌。灼热而执着!

    雪落感觉到:那只不安分的手仿佛是在她的皮肤之上挪移,似乎已经渗入了她的骨血,占据着她所有的思维能力……

    “封行朗,你混蛋!”雪落如惊弓之鸟般的挣扎着,困兽的挣扎。

    可封行朗健硕的体魄,实在不是娇小的雪落能够撼动的。于是,她张口嘴巴就去咬压制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很好的演绎了:兔子急了也会咬人!

    “咝…暗中,封行朗发出一声沉沉的闷吼声。下嘴唇几乎被她咬掉下一块肉来。

    这女人下嘴也忒狠了点儿吧。自己这还没对她用强呢,她竟然还敢对他施暴反抗?

    封行朗侧挪开了身体,得以自由的雪落连忙爬起身来想避开……

    ‘噗通’一声,因为退得太急,雪落径直从床上滚掉在了地毯上。

    还好铺设了地毯,雪落摔得并不是很疼。她爬坐起来,低低的抽吸着。

    漆黑一片中,男人微叹一声,探手过来将地毯上摔疼的女人捞上庥;可雪落似乎并不想再次跟男人同睡在一起。“封行朗,床给你。我去睡外间的沙发。”

    “先回答我一个问题:林雪落,你不肯做我的女人,是因为道德的束缚?还是因为……我对你的吸引力还不够?”

    雪落微微一怔,没想到封行朗竟然还有反思的意识。也知道他这样轻薄她纯属不道德的行为吧!

    可男人这么问是什么意思?如果自己承认了是因为道德的束缚,那岂不是承认他对自己很有吸引力?

    何止简单的吸引力啊,那简直就是一种蛊惑!致命的蛊惑!

    有好几次雪落几乎沦陷在了男人伪装出来的虚幻温柔之情里不能自拔。她明知道这个男人只是逗玩自己,轻薄自己,戏弄自己!因为她嫁进封家的另有所图!在他眼里,她拜金,她虚荣。她不值得他去尊重!

    “我觉得吧,还是你的吸引力不够!我喜欢像方亦言那样的男人:阳光开朗,明媚得像晨曦!”

    “方亦言是谁?”黑暗中,男人的厉问生生的冷。

    “我的初恋男友啊!”雪落感觉到了男人的怒意,故意回答得这么轻松愉悦。

    “你现在可是封太太!忘了他!跟他断干净点儿!”封行朗低嘶。

    “做为封太太,我会跟他了断干净的!但我心里有没有他,能不能把他忘了,那你可管不着!”雪落轻声驳斥。

    “林雪落,你找揍么?我让你忘了他,你就必须把他给我忘得一干二净!如果你还敢想着他,我会先废了他,然后再废了你!”封行朗低声厉嘶。

    “滚出去!”随后,又是一声愤怒的咆哮。

    雪落求之不得。连忙爬起身来,摸索着朝外间走去。

    方亦言,确有其人。只不过并不是雪落描绘的那样:阳光开朗,明媚得像晨曦!

    只有雪落知道,这后面的话,是她对那个叫封行朗的男人真诚的希冀和期盼。她希望封行朗能开心起来,幸福起来,心境能像晨曦一样的明媚。不再压抑他自己,不再阴霾,不再扭曲。

    或许,男人永远不会明白她的心。

    沙发上,雪落的鼻间狠实的泛酸着:或许在封行朗的心目中,她又更加的不堪了。

    然而这样,却能让雪落摆脱封行朗的纠缠,她只能义无反顾的这么去做。捍卫了自己的清白,才能保全封立昕的颜面,才能维护好他们兄弟之间那血浓于水的情深意重!

    雪落很感激:

    那个用自己的身体为她挡下封一明手中锋利匕首的男人;

    那个半夜冒雨去给她买女生用品的男人;

    那个为福利院的孤儿们慷慨解囊的男人;

    那个半夜跑进她的房间,只想抱着她入睡,却并没有侵犯她的男人……

    封行朗,你的吸引,就像缠绕在心间的黑色曼陀罗,花香清淡幽雅,但闻久了便会让人产生幻觉,热烈而又致命的感觉!

    娇艳的,诡异的,残酷的,亦是致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