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91章 这都谁在折腾谁啊?

第91章 这都谁在折腾谁啊?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对,就这样!”封行朗用实践的方式启示了雪落。

    雪落这才意识到这个男人又在戏耍自己,只是没想到男人为了达到目的,竟然不惜牺牲他自己的身体?

    明明是她吃亏好不好!这个男人真不知道‘羞耻’二字怎么写。

    雪落连忙缩合了自己的手,慌张得不知道把自己的手往哪里放才好。恨不得剁了才痛快。尖叫声也随之停止,雪落默默的从床沿边挪下,坐在了床边的地毯上。

    “怎么不叫了?”封行朗问。

    “叫你个头!封行朗,都什么时候你还玩?也不想想办法出去!”

    雪落一心想着如何才能走出这个困局。如果今晚走不出去,那是不是意味着要跟这个时而暴戾,时而邪佞的男人共处一室一整个晚上啊?想想就觉得后背发凉。

    感觉到女人已经不坐在边沿上了,封行朗提声悠问:“你真想出去么?”

    “当然想出去了!难道你不想吗?”雪落不解的问。

    “但如果我告诉你:我们唯一能走出去的方法,就是同睡一张床,然后同做男女之间的爱事,你还会想出去么?”

    封行朗玩味的反问。他到是想看看:在所谓的贞烈和逃出之间,这个女人会做什么样的选择。

    “……”雪落着实一怔,随后便是满满的气愤,“封行朗,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话?你想轻薄我,也用不着使上这么蹩脚低俗的借口吧?”

    良久,c上的男人喃喃浅叹的哼应一声,“你别这么激动!其实我也不是很想!”

    “……”雪落竟然无言以对了:什么叫‘不是很想’?而且还说得这么傲娇!好像自己要求他似的!真是个无耻的烂男人!

    真想不通那么儒雅绅士的封家大少爷封立昕,怎么会有封行朗这么个桀佞野性的弟弟。

    “那就谢谢了!”雪落斥声反驳了封行朗一句。不然真会被这个男人给气死。

    庥上没传来封行朗的回应声,并不代表男人没有回应。他知道白默的那些下三滥的手段和招数,这回落在他们俩手中,估计这一觉,不睡也得睡,睡也得睡了!

    真要在这个女人的身体里留下自己的子嗣?封行朗似乎并没有这方面的意向。大哥封立昕的仇迫在眉睫,还怎么有心情谈儿女情长的事!

    但这并不妨碍自己把这个女人给盖章了。盖上专属于他封行朗的印章!

    女人的身心很干净。这年头,能将那层东西保护到二十多岁的女人,并不多见。

    封行朗并不是很在乎女人那层象征着清白的东西,但这个女人的那层东西,必须是他封行朗的。邪肆的霸道,一如他封行朗!

    “那我就等着你来求我睡你!”黑暗中,男人的声音轻悠悠的,荡漾起细细的潋滟,一直蔓延到了女人的心间。

    自己会求他睡……睡自己么?这男人真够自大狂的!而且还是个带s的自大狂!她林雪落脑子又没有坏掉,怎么可能求他睡……睡他个大头鬼!

    雪落当然不会相信男人的话,带着微微的怒意,雪落闷不吭声的静坐在床沿边的地毯上。里间的屋子里散发着悠悠的玫瑰悠香,很温馨浪漫的那种气息。闻着让人有种说不出的沁人心脾。

    因为有封行朗的陪伴,雪落到是没有了恐惧。只是依旧浅浅的忧郁:自己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里啊!她担心的事很多:封行朗现在俨然是封家的顶梁柱,可他却跟着自己一起被困在这里,万一封一明又带人去封家闹事,安婶和莫管家能阻拦得住吗?

    还有,自己跟封行朗久不归家,安婶和莫管家一定会很着急;如果再让封立昕知道了,他本就身体不好,着急上火了可怎么是好啊?

    黑暗中,雪落因这些担心琐事而微微的轻叹。

    “这里终年透不进阳光,保不准地板上会有什么蟑螂老鼠的爬来爬去……”封行朗邀请女人上庥的方法很特别。旁敲侧击的刺激。

    “啊……这里真的会有老鼠么?”雪落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从地板上爬了起来,并连滚带爬的上了床。在这一片漆黑之中,老鼠和蟑螂的存在就更加的诡异恐怖了。

    见女人主动爬上了庥,封行朗健臂一勾,雪落便滚进了他的怀里,“睡吧!别折腾了!”

    这都谁在折腾谁啊?

    “封行朗,你,你别抱着我好吗?”雪落恐惧黑暗,但她更恐惧于封行朗对她的亲昵动作。

    “你要知道:我现在想睡你,是轻而易举的事!你反抗不了,更逃不了!”

    封行朗的一只臂膀勾勒在雪落的前匈,将她的盈软挤成好看的抽象图案。那样的软弹之感,着实让他的手臂殷实的享受了一回。

    年青的女孩儿,有着极为柔软的饱满身体,填充在封行朗坚实的怀抱中,力量与柔软在这一刻并存着,连空气里都流动起了一抹醉人的爱昧之气。

    “你不会的!因为你尊重你大哥!”雪落当然知道自己身处的险境。加上这个男人又有着恶狼般的不良嗜好。正如男人所说的那样,自己反抗不了,更逃不了。雪落深知自己今晚凶多吉少。

    但她又是睿智的。知道封行朗一直敬重封立昕,便只能搬出封立昕来救驾。

    “我睡你……跟尊不尊重我大哥有关系么?”

    封行朗的大掌环过了雪落的腰际,在她挺起臀上拧挤了一把。他喜欢她健康的手感。

    年青的女孩儿,很干净很清爽。尚未被人开发过的纯净和美好。

    “封行朗,你别闹了好不好?我知道你脑子好使,快想想办法出去吧?”雪落转移着男人的话题和注意力。被他拧疼的p股上滋生起细细密密的小疼,痒痒得让雪落直想伸手去挠。

    她微微躬起身体,想避开男人的那只作恶多端的手。

    “让你别乱动!怎么总是不听话!”封行朗嗅着雪落发际的淡淡花香,却惩罚性的在她的唇上重重的嘬了一口。像俯冲下来捕食猎物的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