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90章 是叫救命吗?

第90章 是叫救命吗?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封行朗的步步逼近,让雪落又惊慌又无措:。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这个男人不会在他们身陷囹圄之际把她给……给睡了吧!还有这该死的爱情片儿,男人女人此起彼伏的叫着喊着,把雪落一张净美的小脸愣是羞了个红彤彤。像熟透了的红苹果,分外的楚楚动人。

    男人的喉结急促的蠕动了几下:不得不承认,此时此刻的雪落娇媚得无以复加!

    封行朗是个正常的成年男人!禁锢了很长时间的念想,在这爱情片的刺激下,更加的如火似荼难以言表。上涌气血在封行朗的身体里肆意的流畅着。

    “封……封行朗,别这样……你不能这样。”雪落惊慌的后仰着自己的身体,却无意识的将自己的前身挺倒向了男人,更为丰腴的曲线几乎抵在了男人健壮的匈膛上怀里。

    “不能怎样?林雪落……你贴得这么近,这是在沟我么?”男人的目光,像高清扫描仪一般从雪落的前身扫过,描绘着她曲线的轮廓和尺寸。

    “封行朗,你无耻!”当雪落意识到封行朗这不怀好意的话时,连忙用双手环住了自己的前身微躬而起。这男人怎么这么色坏啊,哪里不好看,偏偏要盯着她看!

    “你这么近……我不想看到都难!”封行朗悠声一句。

    他向来很享受这只习惯于躲着自己的小绵羊。而且还带上了利齿和利爪,时不时的在他心尖上挠这么一下,便一直从心间痒痒到身体里的四肢百骸。

    封行朗寻思着:用这个女人来打发寂寞的日子,到也不错。

    “……”雪落着实服气了这个男人:这都什么时候了,他竟然还想着轻薄她这档子事儿?这男人有没没心啊!难道他不着急逃出去么?

    雪落紧紧的护着自己的身前,不肯让封行朗得寸进尺。俏人的明媚模样中,再带一丝叛逆。

    “借过!你挡到我关电视了!”封行朗谩斥一声,“还是你舍不得把这爱情片给关了?”

    “……”原来男人只是想关了电视?雪落的脸再次羞得俏丽。囧得她恨不得找个缝儿给遁地了。连忙尴尬的给封行朗让出了一条道儿来。

    只是,只是那画面实在是太……太夸张。这一男一女简直在用生命在演绎男女之间的最原始的快乐。雪落连忙侧过身去,羞得多看一眼。

    没有可供插拔的电源插线板。而动作片中的男女主角却更加卖力的叫着。无奈之下,封行朗只得将电源线从墙壁里直接暴戾的拽扯出来,一路闪电带火花。

    房间里的灯忽闪了两下,随后便陷入了一片漆黑之中。真的很黑!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突然陷入的黑暗,让雪落本能惊慌的朝封行朗的身边过去。

    “你投怀的方式,我好喜欢!”一只劲实的大手沿着勾过雪落的腰向上际,不似浮魅,却也不端庄。一个丈夫跟妻子之间正常互动的小动作。

    “封行朗,你这个趁人之危的小人!”雪落带着怒意痛斥了男人一句,大力的扯开男人的手,并将他推离开来。

    意外的是,黑暗中的封行朗并没有趁人之危。雪落听到了他离开的脚步声。

    “封行朗,你要去哪里啊?”漆黑一片中的雪落,微带焦虑的追问。说实在的,这一刻她真的很害怕封行朗丢下自己一个人独自离开。

    “去睡觉。”黑暗中,封行朗慵懒着声音应了雪落一句。便健步朝里间走了过去。

    不用猜,里间一定有一张超奢华的大床。既然是严邦为了协助大哥封立昕将他和林雪落锁在一间房子里造小人,那床这个道具自然是必不可少的。而且质量也应该很不错。

    漆黑中,雪落听到了男人进去里间的声音,然后是男人脱去皮鞋躺上了床的声音。

    再然后就没有声音了……!

    封行朗真的就这么坦坦然然的睡觉去了?也不管不顾他和她还身陷囹圄之中?

    这男人的心该有多宽呢!这样的环境他也能睡得下来?

    在黑暗中静站了几秒钟,莫名的恐惧涌上心头,四周漆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万一从哪里钻进一个人来,自己该怎么对付啊?雪落又想到了那只头大如狮子的藏獒,估计一口就能把她的手臂给咬断。越是这么想,雪落就越发的心惊胆战。

    她在黑暗中下意识的摸索,想跟里间的封行朗离得更近一些。

    万一有个什么意外的状况,他也好帮助到自己。再怎么不济,自己也是他的嫂子,他应该会看在他大哥封立昕的面子上,不会坐视不管的!

    “砰”的一声,雪落在黑暗中的方向感远没有封行朗好。她一不小心就撞在了里间的木门声。脑门一阵嗡嗡作响。

    床c上的男人微微侧身,他已经嗅到了女人的味道离他越来越近。黑暗中,他菲薄的唇上扬而起。他早预料到女人肯定不敢一个人坐在外间的沙发上。

    再走几步之后,雪落的膝盖撞在了床沿边上;一个重心不稳,她扑身在了床上。不过还好,撞了个软和的东西,并没有磕疼她自己。

    “呃……”漆黑一片中,封行朗发现一声类似于惨哼的声音。

    自己撞到他了?雪落下意识的摸索了一下,想知道自己撞到他哪里了,却羞于启齿的发现自己的脸刚刚好巧不巧的撞在了男人的难处!

    “对……对不起。你,你没事儿吧?”雪落惊慌的问。

    “有事!”封行朗沉沉的低哮一声。

    这男人也太能装了吧?刚刚自己的脸磕在他上面时,根本就没有太用力好不好?

    “封行朗,你少讹人!不是还在么,又没断又没坏的。”雪落羞喃一声反驳道。

    “你又没有,你怎么会知道它有多疼?”男人的声音染上了邪肆。

    雪落最害怕听到封行朗这样的说话腔腔:这男人总会在她不经意间狠狠的轻薄她。

    突然间,封行朗压低声音问道:“林雪落,会喊吗?”

    “喊?喊什么?”雪落微微一怔,“是喊救命吗?”

    黑暗中,封行朗的俊眉微蹙:看来在男女的情之事上,这个女人蠢得就像一张白纸。

    借着漆黑一片做掩饰,封行朗一个迅猛的动作:他猛的抓住了雪落的左手……

    “啊!”雪落发出一声如惊弓之鸟般的尖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