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79章 耳光响亮

第79章 耳光响亮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扑面而来的,是男人身上的微醺酒气,到也不难闻;混着烟草的味道,封行朗浓郁的荷尔蒙气息紧紧的包裹住雪落的呼吸。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吸进去的每一丝空气里,都沾染了男人的味道。

    雪落恍了一下神儿,随之体验到的,就是身体上这沉甸甸的,如同一座大山似的体魄。

    “封行朗……重……好重……你启开啊……压着我了。”雪落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快被截断了。

    她想用自己的双臂将男人撑离开自己一些,可最终的结果竟然变成了她的一双小手在封行朗的胸匈膛上如猫挠似的,一直痒痒到了男人的心里面去了。

    “乖,别动!”封行朗似乎还没醉到完全的不

    省人事。他好像很享受雪落这样的柔软,两个心跳偎依在一起的感觉,让彼此都能获得慰藉,两颗孤独的心便不在荒凉。

    封行朗是舒服了,可下面的雪落却难受无比。她后背抵在硬硬的地板上。她才一米六五啊,娇小的身体怎经得起他的柔躏?

    在这么被压下去,雪落感觉自己要么会被压断了气,要么五脏六腑会被压出来!

    “封行朗……你真的好重!”雪落呜咽一声,跟猫儿哼哼似的。带着娇弱的轻喘。

    “麻烦!”封行朗菲薄的唇勾了一下,双臂紧勒过雪落的腰际,一个带动便将两人的给换了过来。她上,他下。

    以为自己能自由了,雪落刚想从封行朗的身上爬起身来,却被男人的劲臂不满的奋力一勾;雪落刚刚已经抬起的上半身,再次的被重重的压了下去……红唇不偏不倚的压在了男人的唇上。

    雪落感觉到自己的唇被撞得生疼,伸手想揉;可封行朗怎么会容许她的唇离开?他卡住了她的后脑勺往前一带,四片唇便狠实的粘贴在了一起。

    男人的唇,染着浓重红酒的醇厚,酒意绵绵的;出乎意料的柔情!

    雪落丝毫没感觉到这是一种侵有,细数着她贝齿的个数,席卷着她口中的甘美;毫不急切,温温吞吞的,就像温水中的蛙,慢慢的沦陷在他的温情之中。

    这样的亲昵,让人迷醉。雪落再一次的沉沦在了男人的柔情似水中。不知不觉中,雪落身上原本就松松垮垮的睡衣,现在已经被男人褪到了腰际,说不出的情韵和妩媚。

    雪落是美的,她的美很纯净,不染一丝尘埃。

    他喜欢她媚在他怀里时的模样,醉得他暂时忘却所有的怒意,恨意,仇意,只要跟她沉沦在一起,不用去思考今夕是何夕。

    天呢,自己又被这个男人给蛊惑吗?都扒成这样了,竟然一丁点儿感觉都没有?还无比享受的投入在了跟他的亲吻之中?雪落的脸再次被羞红!

    “封……封行朗,我恨你!”她捞起身上的睡衣,双眸梨花带雨的瞪着封行朗。

    而身下的封行朗更不好受,真够要命的!这个女人难道不知道现在的她身处在多么危险的境地之中么?

    “现在应该是你在轻薄我吧……”

    封行朗故意挺起了自己的腰际,让危险的东西更近的贴合向女人。已经伟岸了,女人应该能够感觉到他的如火似荼。

    “啊……”后知后觉的雪落发出一声噤若寒蝉似的尖叫,她感觉到了男人的挺拔姿态,几乎是连滚带爬的想从封行朗的身上离开。可男人的双手却如铁钳似的卡在了她的腰际,动弹不得。

    “怎么,惹火了就想跑?”封行朗低嘶着,微喘的声音透着无尽的浮魅。

    越是这样,雪落就越害怕,“封……封行朗,你渴不渴?我帮你下楼倒水喝吧?”

    “我口不渴,身体渴!你说什么办呢?”封行朗从雪落的腰上挪开了一只手,蜷起手指,轻轻划过她白净娇好的脸庞,“雪落,今晚我们洞房了吧!”

    “……”雪落惊愕得语无伦次,“洞……洞……洞房?封行朗,你疯了么?”

    “怎么,不想做我的女人?”封行朗故意问得这么挑情。一双迷人的眼如星辰一般,熠熠生辉的盯看着女人那张娇好带羞的脸庞:似乎今晚,他真的想要了她!

    做他的女人?做他封行朗的女人?雪落一怔,似乎整个灵魂都震颤了。说实话,在那一瞬间,雪落是心动的。眼前的男人丰神俊朗、矜贵魅力,如果说对他没有一丁点儿心动,那就虚伪了!

    只是雪落清楚的知道:自己不能爱他!她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身份!她跟他已经逾越了太多太多,她不能再继续错下去了。

    不然,就真的回不了头了!雪落害怕自己会有那样的恶果!

    ‘啪’的一声,一记耳朵响亮的打在雪落白净的脸庞上。最终,雪落还是没舍得去痛过眼前的男人,而是选择了打了自己一记耳朵。在这寂静的开放式三楼里,格外的清脆响亮。

    封行朗明显的愕了一下,似乎不相信自己的眼:这个女人竟然抽了她自己一记耳光?要是真想扇耳光,也应该扇在他封行朗脸上才对啊!

    “白痴女人,你打自己做什么?”封行朗咆哮着厉问。他半坐起身来,抱住了女人的脸,看到女人弹指可破的白皙脸庞上赫然跃出淡色的手掌印。

    “封行朗,这一耳光,是我替你大哥封立昕打的!打他妻子的不忠!”

    晶莹剔透的泪水沿着雪落的脸颊滚落。她并不想打自己,只是她已经深深的感觉自己就快控制不住心头对封行朗的那种情窦初开的悸动。这一巴掌,她真的是替封立昕打的!

    雪落希望这一巴掌能把自己给打醒!不要在迷恋和沉醉于封行朗的温情!自己和他,没有可能,也不应该有可能!